成长,或许只是一瞬间

2020-06-01 07:19:41 《意林·少年版》 2020年10期

陈吹吹

“李航,你想过你的未来吗?”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眼里充满哀愁。

“你烦不烦?”李航一跃而起,脸涨得通红,眼里全是怒火。中年男子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儿子休学在家一年了,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他们之间的第几次战争了。他能理解儿子对游戏的喜欢,可他无法理解,本来乖巧听话的儿子为什么会因此改变了脾性,不愿再去学校,甚至到最后,他只要与儿子说话便会发生争吵。

他不忍心看着儿子一天天堕落,但也无能为力,只好叹息着走了出去。他换下破了洞的黑色T恤和全是泥巴的牛仔裤,以及儿子的旧球鞋,走进了浴室:现在已经是初秋了,漏风的简陋浴室让他瑟瑟发抖。

爸爸关门的那一瞬间,李航恍了神。说起来,他沉迷游戏好像就是从妈妈生病开始的。那时妈妈才35岁,却因脑出血而瘫痪,当医生对他说,妈妈活不过半年时,他只觉得五雷轰顶,他不愿相信那个面颊凹陷、骨瘦如柴、生活已经完全无法自理的女人是他的妈妈。

他试图更加努力地学习,但妈妈睁着无神的双眼惊恐地望向他的样子总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种种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促使他躲进游戏的世界,以此暂时逃离现实的纷扰。直到妈妈去世他都没有再去医院看过她一次,妈妈的葬礼他也没有参加。

他还记得妈妈葬礼那天,爸爸站在客厅对着他的房门大吼:“你这个白眼狼!”爸爸不知道,他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早已哭肿了双眼。

自从妈妈去世后,李航就像变了一个人,他不愿意再去接触外界的一切东西,他只想将自己锁在狭小的天地里。他和爸爸之间也像隔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交流少得可怜,甚至,他们再没有坐到一起吃过一顿饭。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深夜,爸爸推门走进来。李航赶紧打开已经关掉的游戏界面,装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吧?”

“那你早点休息。”李航偷偷扭头看爸爸,他神色淡然。

李航醒来时,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计算机也被关了,他朝门外吼了句:“说过多少遍了,别动我的计算机!”见无人应答,他翻身下床,打开计算机。不同于往日的是,他的脚下多了一双新的天蓝色条纹棉拖鞋,每一只上面都有一个“爱”字。真是俗气,李航心想。

中午12∶30,往常这个时候爸爸应该会回来给他煮饭并且小睡一会儿的。李航突然有些心慌。

12∶40,爸爸还没回来。他平复心情,拆开了一桶泡面。

13∶00,爸爸仍没回来。他顺手打开了游戏。

13∶20,门外没有爸爸的身影,他刚结束了一场战斗。

13∶40,他想起昨晚爸爸的神情,自言自語:“或许他在外面吃了吧。”

15∶30,按理说这个时候爸爸会打电话告诉他晚上几点回家,可今天爸爸没有。

李航坐不住了,大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爸爸是不是出事了?”这个念头一旦涌现便无法驱逐,他极力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努力将思绪拉回游戏中,但那个想法仿佛孤魂一般,纠缠不清。

16∶25,李航瘫坐在医院手术室外的墙角,他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怎么会呢?那么强壮的爸爸怎么会从两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摔下来呢?

“你爸爸是因为太过疲劳,加上负重过多体力不支才会跌落的,没什么大碍,等他醒来,再调养一周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

仿佛刚从冰窖中拿出来的心,在炽热的阳光下重新开始跳动。他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忽然想起妈妈那时也是这般躺在床上,从发病到离开,只用了短短半年时间,高昂的治疗费用让他们倾家荡产,也让爸爸失去了稳定的工作。

他又想起昨晚爸爸一身泥巴、倦容满面地回家时,他正在游戏里厮杀,他甚至还对爸爸大吼,说爸爸令人厌烦。

他想起自己昨晚明明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醒来时却躺在床上……

爸爸在城市里每一个需要修建房屋的地方,用自己粗糙的双手撑起他的未来,而他正亲手将自己的未来堵死。李航的眼泪忽然落了下来:“爸爸,对不起。”

这夜,李航静静地坐在爸爸的病床边,这是半年来他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着爸爸。爸爸瘦了很多,头发也白了许多,因长期风吹日晒,他的皮肤变得黝黑,那双手上满是老茧,指甲也因被重物压过,导致瘀血堆积而发黑,有的地方还残留着血迹。李航的心忽然开始绞痛,仿佛有双大手正要用力将它捏碎,他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第二天爸爸醒来的时候,李航刚好买早餐回来,他和爸爸面对面坐着喝着暖胃的粥,吃着灌汤包,久违的温暖包裹着李航。

父子俩相视一笑,所有的隔阂便如初春的雪一般悄然融化,亲情的种子终究是冲破了坚硬的土壤,发出了嫩绿的芽。

一二三摘自《哲思》

极速赛车和值 玖玖棋牌app k8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改单 豪客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能不能赚钱 上海快3走势图 河北11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