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国外网文作者的生存之道

2020-05-08 05:17:26 环球时报 2020-05-08

本报驻德国、日本、韩国特约记者 青木 许黛如 夏雪

编者的话:阅文平台与网文作者之间的“斗争”仍在发酵:5日,网文作者在多个社交平台自发举行“断更节”抗议不平等合同,大量网友声援;6日,阅文召开作家恳谈会称改革旧合同,免付费模式由作家选择。这场关乎国内众多网文作者生存的版权风波,也反映出我国网络文学的日益壮大。在欧洲和日韩,网文作者的生存现状又是如何?他们与各国网络平台具体面临怎样的版权和收益之争?

德国:仍希望回归纸质书

在欧洲,网络不仅是网络作家的主阵地,许多传统作家也借助网络推销作品。据德国《焦点》周刊报道,德国书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德国电子书销售同比增长两三成。德国柏林文学研究学者尤塞夫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许多不知名的作者通过网络走红后,或与文学平台签约,或自己出版电子书在亚马逊等平台销售。比如,德国女作家依娜·克尔纳用“自助”的方式在亚马逊平台上出版了魔幻爱情题材作品《月光传奇》——从封面设计到文本上传,都是她一人包办。该作品共售出1500本,此后出版的续集销量也不断上涨。

德国网络作家收入究竟有多少?多位网络作者告诉记者,如果与平台签约,平台会给予每本书籍5%至20%的版权费用;如果是自助出版,网络作者一般可分得20%左右的出版收入。不过具体到手的收入往往要打个折扣。比如一本售价15欧元的电子书,按比例作者可以从自助出版服务提供商处收取每本3欧元的分成。不过加上校对费、设计封面费、邮寄给媒体评论副本费、运营费、网络推销费等,算下来作者每售出一本的盈利仅占10.7%。由于欧洲许多国家要求电子书与纸质书价格相同,此举虽然可以保护网络作家的权益,但也会束缚电子书销售,导致许多读者更倾向买纸质书。此外,已有知名度的作家在网络平台发行新书虽可保障获得更多的收入分成,但也会面临违约等问题。

在欧洲网络文学平台上,只有特定类型的电子书才有销路,比如魔幻故事或侦探小说这类消遣性的“速食书籍”。许多欧洲网络作家更青睐未来能出版纸质书,传统出版社仍是首选。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传统作家在疫情中开始尝试网络出书。柏林作家蒂尔曼·兰姆斯泰特通过网络平台,每天给订阅他新作《明天更多》的读者发送部分章节,订阅最后一日读者便可获得完整版。著有《发毯编织工》《耶稣的摄像带》等畅销书的德国科幻作家安德烈亚斯·艾希巴赫,也准备把新作先在文学平台上出版。他认为这种形式更环保,出版速度更快,还可以及时与读者互动。

出版服务提供商BoD去年对欧洲八国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网络作家销售的书籍数量越来越多,他们也更擅长利用社交媒体进行推销,传统作家也应向网络倾斜。尤塞夫松还告诉记者,网络作家如今也越来越全球化,比如许多欧洲网络作家签约中国文学平台。

日本:兼职写作难出头

比起传统纸质书,网络作品更能收获爆发性的关注度。在日本,网络文学被称为“新文艺”,近些年涌现出许多人气小说投稿网站,网站注册会员多在百万人以上。在网络发表作品门槛并不高,一些家庭主妇都加入“码字大军”。为了吸引作者投稿,日本许多网站设有文学竞赛,好评作品将获得高额奖金,还有机会被出版为实体书。不过日本网络文学受众较窄,据统计,读者过半数为青少年——因为能免费阅读,无需太多投资。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日本普通作者大部分是出于兴趣爱好兼职写网文,更新慢或停更等都有可能。很

多作者认为,只有作品获得出版社青睐或被影视化,才有出路。但这条路并不好走,本职是医生的网络作家津田彷徨称:“近些年网络作家的存在感大为提升。但真正靠写网络小说存活下去的作者并不多,专职写作根本无法生存。”

受少子化、老龄化等因素影响,日本传统出版业遭遇寒冬,实体书的印刷、发行和版税面临更为严格的把控。传统作家生存尚且不易,网络作者的生存状况更是不容乐观。村上春树、东野圭吾等畅销书作家每年收入能达上亿日元(100日元约合6.6元人民币),但普通日本作家的收入通常为100万至300万日元左右,这种收入在日本仅能维持基本生活,因此写作在日本又被称为“吃不饱饭”的职业。网络作家都渴望作品能被影视化,但其实原作者获得的版权费也并不高。据《日经娱乐》报道,一部几十亿日元票房的大热电影,原作者表示“只拿到100万日元的版权费”。该事件曾引发业界广泛关注,认为作家收入太低。而新人作者不仅连谈版权费的权利都没有,甚至存在一分钱都拿不到的情况。

韩国:面对现实,“哭着接受”

韩国网络作家现状也不容乐观。韩国纸质书价格一般在1。5万至2万韩元左右(1000韩元约合6元人民币),而网络小说1个章节的价格仅为100韩元。为了吸引更多读者,韩国各大阅读平台纷纷推出“等就免费”促销模式——读者只需等待12或24小时,即可免费阅读参加促销作品的新章节。然而在大部分平台上,参加“等就免费”活动对作者来说是没有收益的。平台为吸引读者大力推行的免费活动,实际上是通过减少作家原本的收益金额而展开。

按照规定,韩国网络作家在完成连载后将从平台方获得付费阅读部分的收益。这部分收益中,平台拿走的手续费也不少。以KakaoPage平台为例,如果该作品被指定为“等就免费”推广活动,平台将拿走收入的45%作为佣金;剩下的55%中,出版社(代理商)还要与作家分成,一般出版社与作家按3∶7、4∶6或5∶5的比例分配。因此,作家最终的收入只占总收入的1/3左右。从事网络小说4年的金作家大吐苦水说,平台和出版社分走的收益太多,大部分作家连创作内容收益的一半都拿不到。

即便不满,作家们也不得不接受这样高额的手续费。首先,大部分阅读平台不是直接与作家签约,而是通过中间代理商即出版社来签约,作家的直接收益由出版社来分配。其次,参加“等就免费”促销仍是大部分网络作者较大的收入来源。网络小说作家韩先生说,“如果不参加活动,作品很难获得流量和曝光。即使平台和出版社抽成定得过高,大家也只能哭着接受。”▲

CC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能不能玩 福建快3走势 山东11选5计划 9A彩票计划群 有在极速赛车赢钱的吗 极速赛车是人控制的吗 河北11选5开奖 鼎盛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