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研究

2020-05-07 08:02:41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年2期

叶本乾 赵艳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针对互联网发展的诸多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新观点、新思想、新论断。习近平立足国际国内两个网络社会发展大局,依据网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要求,创造性地提出新时代网络社会治理的基本原则,并强调要从网络治理格局构建、依法治网强网、网络治理文化培育、网络科技队伍培养等途径解决现阶段的网络社会治理问题。这为我国互联网的发展与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和指引,也为世界互联网的发展与治理贡献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关键词:习近平: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

中图分类号:D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8268(2020)02-0026-09

我国始终高度重视互联网治理工作,坚持用网和治网并举、以用促治来发展互联网,把互联网作为国家治理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工具,推动互联网赋能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取得巨大成就。随着我国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社会治理的极端重要性、极其必要性和极度紧迫性日益凸显,网络社会治理问题成为当今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实现网络社会有效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环节。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网络社会的重大问题作出了许多新的重要论断,提出了新时代网络社会治理的许多新的重要论述。党的十九大指出:“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因此,现阶段加强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梳理和研究,将对丰富和发展我国的网络社会治理理论,推进新时代网络社会治理现代化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形成的实践逻辑

根据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要求,必须透过现象看到事物本质及其发展规律。思想理论的科学性分析,必须在把握现象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究其现象形成的内在逻辑。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形成的实践逻辑,旨在深入分析习近平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形成是基于国内互联网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的内生逻辑。是基于西方互联网发展强大优势冲击的外向逻辑,回应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要求。

(一)内生逻辑:国内互联网发展的巨大需求与发展挑战

习近平关于国内网络社会治理的相关重要论述,正是在对国内互联网发展的巨大需求与发展挑战清晰认识的基础上,进行的科学性经验总结。这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形成的内生逻辑。

目前,我国民众对互联网的使用需求不断增长。随着我国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使用互联网的人数从1991年开始不断增加.截至2019年6月,我国互联网用户人数达到8.54亿,互联网普及率约为61.2%,使用手机上网的人数约为8.47亿。事实上,随着智能手机的更新换代、“4G”网络的普遍运用和“5G”网络技术的开发应用,互联网融人人们的生产和消费活动的趋势越来越强,人们对互联网技术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在2019年的“双十一”活动中.互联网购物成交额为4101亿元,与2018年“双十一”网络购物成交额的3 143亿元相比,同比增长30.1%,高于2018年的同比增速(24%)。同时,我们应看到互联网技术正影响到社会生产的各个行业,包括汽车、电子技术、航空航天、铁路交通等,推动其快速发展,形成了相关的产业效应。相对于互联网使用人数增加、融人生产和消费活动的趋势加深,互联网对国家治理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随着“互联网+政务服务”“互聯网+党建”的提出.我国将互联网技术运用于政务服务和党的自身建设,在“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的指引下,不断推进政府治理纵深性发展,建立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党建学习和监督体系。因此,互联网的发展推动着我国互联网使用人数的增长,深深影响着各行各业的发展和人们的网络消费行为等。

随着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互联网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但互联网问题也日益增多,人们对互联网美好生活的追求日益增强。一方面,我们应看到互联网促进行业生产,拉动消费增长,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理性地认识到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技术也产生了严重的网络社会问题,影响和制约着网络社会的有序运行和良性发展。事实上,网络社会的存在以现实社会为基础,其存在的技术、主体基础是现实社会的软件、硬件和人,其存在的内容是现实社会存在内容的电子化形式。网络社会的问题必然反映于现实社会,严重的网络社会问题必然影响现实社会的发展。当今国内的网络社会问题主要表现为主流意识形态面临挑战、网络安全问题严重、网络法律制度不完善和科技人才供需矛盾严重等。

其一,网络主流意识形态面临挑战。开放、多元和复杂的网络社会必然形成复杂多样的网络文化。在这些多元的网络文化中包含着亚文化和反文化,其在一定程度上与主流文化形成对抗,特别是越轨文化和反文化,它们为犯罪提供环境。因此,这些亚文化和反文化形成的价值观念,通过在一部分网络民众中传播蔓延,对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形成一定程度的冲击,影响国家的政治稳定和政治安全。

其二,网络安全问题严重。网络安全问题涉及网络社会的每个主体,从微观和宏观划分主要包括个人、群体和整个社会,这三个层次相互交织,形成复杂的网络安全关系网。现阶段国内网络安全问题主要有:针对个人类的流氓行为、恶意扣费、信息窃取和暴力信息传播等;针对企业、机关单位和团体等的安全攻击、网页造假、网页篡改等;针对整个社会的传播恶性信息、制造社会恐慌、抹黑政府、扭曲社会现象,甚至出现鼓吹推翻国家政权,煽动宗教极端主义,宣扬民族分裂思想,教唆暴力恐怖活动;等等。这些问题严重影响网络社会的正常运行,进而给社会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

其三,网络法律制度不完善。网络社会行为和现实社会行为最大的区别在于网络社会行为的隐蔽性更强、情况更复杂、管控更难、犯罪更简单和成本更低,较隐蔽和复杂的网络环境为网络犯罪提供了更为隐蔽的环境,较低的犯罪成本和较难的管控增大了网络犯罪的概率,特别是在网络法律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现行法律大多无法适用于网络犯罪。因此进一步加剧网络越轨行为的发生。

其四,网络科技人才供需矛盾严重。我国互联网技术虽然进步快速,但核心技术的竞争力在整体上与西方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为此,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我国互联网发展最大的“命门”就是互联网核心技术.我国互联网发展最大的隐患就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这对我国互联网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安全隐患。而获得核心技术的关键在于培养科技人才,只有大力培养核心技术人才,才能推动核心科技的发展,提高整个国家的网络安全系数。事实上,现阶段国家对科技人才的需求量大,然而,科研院校对网络社会治理方面的高科技人才的培养严重不足,质量和数量还无法满足整个国家互联网技术发展的需要,产生严重的供需矛盾。

(二)外向逻辑:西方互联网强大霸权的冲击

我国互联网融入国际互联网中,在给中国互联网发展带来极大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重大挑战,特别是互联网国家主权等问题。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就是在对我国互联网融人国际整体格局所面对的机遇和挑战的科学性分析的基础上提出来的。这也构成了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形成的外向逻辑。

第一,我国参与国际互联网合作日益增强。习近平曾指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引领了社会生产新变革,创造了人类生活新空间,拓展了国家治理新领域,提高了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能力。互联网让世界变成‘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相隔万里的人们不再‘老死不相往来。”事实上,科技进步推动了社会的变革和发展.互联网科技的出现和发展推动了整个社会的又一次变革,开辟了人类新的生活空间。国际互联网合作缩短了全球范围内人与人交流的时间距离,推动了全球的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实现了全球整体性发展,将整个全球网络发展成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依托于国际互联网,我国政府参与全球范围的文化、经济、政治、社会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特别是在全球性问题上,我国政府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国际化接轨,参与全球治理。同时,民间组织和个人也通过互联网实现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合作、文化交流和社会交际等。我国国际互联网参与力、影响力、创新力进一步提高,为国际互联网的和平与发展做出新的重大贡献。

第二,国际互联网问题日益严重。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在推动国际社会参与主体交流与合作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和问题。国际互联网的发展关乎全球各个国家的切身利益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只有可持续发展的国际互联网,才能推动全球治理的有效实现。一方面,国际互联网命运共同体并未达成共识,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也未构建,互联网领域问题日益凸显。世界范围内侵害个人隐私、侵犯知识产权、网络犯罪等行为时有发生,网络监听、网络攻击、网络恐怖主义活动等成为全球公害。另一方面,我国运用互联网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必然面对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入侵。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通过互联网实施“和平演变”活动,鼓吹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宣扬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贬低社会主义制度的价值。在这双重压力作用下,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科学地运用国际互联网,抵制西方国家敌对势力思想文化的渗透和侵蚀,维护国家政治文化安全.是网络社会治理的“红线”和我国互联网发展的重要目标。

二、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基本原则

在把握国内外互联网整体发展趋势的前提下,面对国内外网络社会的主要问题,习近平提出推进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构建新时代互联网治理格局,以实现互联网社会的有效治理。为此,他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网络社会治理的基本原则:第一,综合原则;第二,发展原则;第三,开放原则;第四,安全原则。

(一)综合性研判网络社会现状

针对网络社会问题的治理.必须对网络社会问题进行综合研判,认真分析互联网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其产生的缘由,这是网络社会治理活动的首要前提。为此,我们应立足于整个互联网运行和发展的系統,综合把握国际互联网环境的深刻变化和我国互联网发展稳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和新挑战,要综合研判互联网各个主要领域和参与主体等存在的问题,才能有“防范风险的先手”。

首先,网络社会影响整个生产、生活活动。就整个互联网发展来讲,研判网络社会治理的主要问题,就是要把握互联网技术与人们的生产、生活活动是否有效融合,分析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怎样的问题。我们应看到,国内互联网的发展涉及国内的各个行业,特别是在经济体制改革后,新兴技术运用于生产和生活。“互联网+”的全新模式已经形成,互联网已经涉及到各行各业的发展问题。无论是“互联网+消费”“互联网+生产”。还是“互联网+党建”“互联网+政务服务”等,互联网就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便利人们的生产生活,另一方面给人们生产生活带来困扰。同时,全球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催生了以互联网为纽带的全球性经济合作、文化交流、政治对话等活动,进一步扩大了互联网社会的内容和范围,使互联网影响整个生产、生活活动。

其次,多元主体参与互联网活动必然产生利益矛盾和纠纷。互联网是一个多元主体参与的网络运用系统。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互联网的参与主体可以是个人、企业,也可以是政府、社会组织;对于全球而言,互联网参与主体可以是个人、社会组织,还可以是全球性团体和国家。多元主体参与互联网活动,必然产生正当或非正当的利益诉求,由此产生多元利益矛盾或冲突。因此,以多元、复杂为特征的互联网社会,所产生的问题也必将是多元和复杂的。我们不能只从某一方面、某一行业、某一主体出发,而应综合研判互联网社会参与主体的问题,以便为网络社会治理奠定基础。

(二)发展性看待网络社会治理

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重要内容。同样,用发展的观点理解和把握网络社会治理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灵魂。

首先,新发展理念贯穿于习近平有关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全过程。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健全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体制机制”“健全基础管理、内容管理、行业管理以及网络违法犯罪防范和打击等工作联动机制,健全网络突发事件处置机制,形成正面引导和依法管理相结合的网络舆论工作格局”,到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讲到“提高网络综合治理能力,形成党委领导、政府管理、企业履责、社会监督、网民自律等多主体参与,经济、法律、技术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综合治网格局”,再到十九届四中全会再次提出“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我们可以看出,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结合时代发展的需要,根据时代形势变化对网络社会治理工作不断充实完善的。

首先,建立科学的人才引进机制。科技人才是互联网空间竞争的关键,因此,要进一步推进人才机制改革,加大科技人才引进力度。对待人才不应排辈论资,不应按同一标准衡量,特别是领导干部要做到爱才惜才。

其次,建立人才激励机制。人才引进来是关键,如何激励人才为我国互联网事业做出贡献这也是关键,因此,应建立人才激励机制,激发广大科技人才投身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中。要不断提高工资待遇,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健全奖惩晋升制度,保障科研服务,要真正把人才留住、用好,从而实现人才队伍的集合效应。

最后,加强政治建设。一支好的科技人才队伍必须是一支政治素质过硬的队伍。只有网络技术而没有良好的政治素质,不仅不能服务社会,甚至会危害社会,危及互联网空间安全。因此,应加强科技人才队伍的政治建设,坚定科技人才队伍的政治立场,提升其政治素养和政治品质。同时,加强科技人才队伍管理,选好配好各级网信领导干部,为网信事业发展提供坚强的组织和队伍保障。

四、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重要论述的重大意义

在互联网发展趋势不断深化的时代背景下,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新时代我国网络社会治理的指导思想和根本遵循。是全球网络社会发展和治理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它对指导解决网络社会问题和加强网络社会治理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一)我国网络社会治理的指导思想和根本遵循

首先,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我国网络社会治理的指导思想。在新时代背景下,网络社会急剧变化,人民日益增长的网络消费需求和许多亟待解决的网络问题倒逼党和政府必须加强网络社会治理。因此,必须深入学习和贯彻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以其为新时代网络社会治理的指导思想,从而实现我国网络社会有效治理,增强人民福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其次,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为新时代网络社会治理提出了新要求。网络社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和网络社会的有效治理都离不开党的领导、网络文化的培育、科技人才的培养以及网络法律体系和治理体系的建立健全等。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蕴含着丰富内容和精神要义,要求在坚持党的领导下,通过科技创新和科技人才培养,实现我国网络的快速发展,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网络核心技术差距,增强国家网络技术核心竞争力。与此同时,为实现网络社会的健康发展,习近平进一步指出,必须完善网络社会治理体系和加快网络社会治理法治化进程,从而增强网络社会治理保障力。

最后,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实现我国网络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根本遵循。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立足于我国网络社会发展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具有鲜明的人民情怀和时代特征,是新时代我国网络社会治理的根本遵循。坚持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将进一步增强我国网络核心技术的竞争力,提升我国网络技术的综合实力,实现网络社会的有效治理和网络强国梦。

(二)全球网络社会治理的中国方案和智慧

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立足于我国网络社会融入国际社会和全球网络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而提供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习近平将“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相结合,针對全球网络社会发展不平衡、规则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问题,倡导加强对话合作,推动互联网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习近平就全球网络治理体系变革,在“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和构建良好秩序”的基本原则前提下,结合全球网络基础设施、网络文化交流、网络经济发展、网络安全和网络治理体系等方面,创造性提出“五点主张”,形成国际网络治理的普遍性价值。这是我国参与国际网络治理的智慧结晶,是中国面对全球网络社会问题提出的中国方案。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以人类社会发展为价值取向,以全球网络社会和谐发展为目标,是我国积极承担大国的国际主体责任,为实现全球网络治理贡献中国力量的体现。这对推动我国网络发展和治理,积极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提升中国在国际网络社会的话语权和国际地位具有重要的意义。

极速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山东11选5开奖 顺发彩票计划群 99彩票导航网 湖北快3走势 印象彩票计划群 豪门会彩票计划群 盛通彩票 云鼎彩票计划群 贵州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