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女报恩”故事类型文本的形态结构

2020-05-07 08:02:56 《寻根》 2020年2期

桂玉燕

“龙女报恩”故事在中国流传甚广,各民族各地区皆有传述,其起源受到佛经中龙女故事的影响较深。东晋时,佛陀跋陀罗和法显集译而成的《摩诃僧律》卷三十二载有一则“龙女报恩”的故事,主人公有两位:商人和龙女。施恩者作为主人公在报恩类型的故事中已成定式,而在这则故事里,由龙女说出大段说教,将其提升为仅次于施恩者的第二位主人公。白化文认为“这种男女两主人公双峰并峙的安排,影响了后来中国类型龙女故事的构思”。

六朝至唐代,关乎龙女的故事类型更为丰富,在流传过程中经由民间讲述的加工,逐渐脱离最初的佛教故事而汉化、世俗化,并启发文人创造出中国本土的龙女形象和报恩故事。李朝威的傳奇《柳毅传》是较早的一篇涉及龙女报恩情节的故事,由于第一主人公是柳毅,龙女及其报恩的内容并不占主体地位,而是作为点缀附着于柳毅的形象之上,起塑造人物形象的作用。宋代刘斧《异鱼记》里龙女跃至与施恩者并列的位置,她虽然没有以人形现身于施恩者面前,但个性色彩较为浓重,身处困境仍能保持威严与神秘,对施恩者说出“放我者生,留我者死”“汝若杀我,无益;放我,当有厚报”等恩威并施的话。这一点在民间流传的龙女报恩故事文本中非常少见,不过民间故事文本对龙女主体性地位的强调则多有体现。龙女作为主人公之一的地位获得确认,使得其报恩情节也得到强化,故事的组织结构摆脱松散而趋于紧密。如此一来,便于我们抽绎龙女报恩故事文本的主要情节,其作为“龙女报恩”故事类型的特质也更为凸显。

“龙女报恩”是神异类的报恩故事之一,丁乃通《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将之划为555型“感恩的龙公子(公主)”,情节简单而精彩,生命力较强,至今仍流布于全国各地,文本数量可观。考虑到分析工作的可操作性,从汉族流传的众多“龙女报恩”型故事中随机选取21个文本(编号T1~T21,附于文后)。在研究方法上,本文参照刘魁立先生《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浙江当代“狗耕田”故事类型文本的形态结构分析》的研究思路,运用类型学的方法,通过共时性的比较,从故事形态结构入手,将讲述“龙女报恩”的21则故事文本划分成八个类型变体。

1。故事类型变体之一

化身他物的龙女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龙女回报主人公,赠物或带来其他好处

这一变体的故事情节比较简单,即龙女化身为他物(一般为鱼类),被渔人捕捉。随后获得主人公的解救,龙女便许诺回报他。龙女的回报并非立刻兑现,所回报的东西也都是财宝等好处。T1《异鱼记》中龙女遣使赠送美珠。

2.故事类型变体之二

龙女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龙女回报,同主人公成婚,带来财宝等好处

变体二同变体一最大的不同在于,变体二的回报内容不是物质或其他好处,而是以龙女本人同主人公成婚的方式来报恩。二人成亲往往包含了龙女赠送物质好处的成分,如T5《龙女报恩》(闰氏讲述)中龙女带来银子买地,两人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T21《柳毅传》中龙女最终与柳毅成亲,所带来的“法用礼物,尽其丰盛”。

3。故事类型变体之三

龙女或其亲族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龙女回报,同主人公成亲,带来财宝等好处—龙女离开

就主体情节而言,变体三与变体一、二是相同的,但变体二龙女与主人公成婚后,二人一起生活,而变体三的故事中龙女成亲之后又独自离开,回到龙宫,并赠物报答。龙女离开的缘由不尽相同,T12《龙女报恩》(王张氏讲述)中龙女只能在人间停留一百天,若不回宫则触犯天规,临走之前她将宝扇、聚宝盆赠予主人公。T16《钓鱼郎和龙女》中龙女与主人公成亲生子,但由于龙王反对,二人不得不分离。

4。故事类型变体之四

化身他物的龙女或其亲族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或其亲族—龙女回报,为主人公带来好处—恶人觊觎,使坏谋夺好处—龙女施法惩恶,恶人得恶果—龙女离开

龙女陷入困境、受到某人的恩惠这一母题链十分重要,它在逻辑上直接触发了龙女报恩情节。龙女报恩故事类型的中心母题是龙女报恩,故报恩主体无疑是龙女,而次要但亦重要的母题链——龙女陷入困境、受到某人恩惠,其主体未必始终是龙女。有时候,和龙女有关的人,如龙女的亲族(龙子、龙王等)也都可以替换龙女,成为主人公的施恩对象,这种主体的变换并不影响中心母题的出现,也不会改变这个故事的类型性质。T13《破罐与龙女》中破罐所搭救的小白蛇是东海龙王。T15《王小娶龙女》中王小对龙宫有恩,龙王让其选择礼物时,他选择了龙女所变之猫,归家后龙女现形同其成婚,完成了事实上的报答。T19《渔郎和龙女》中,被救的是龙子,最后报恩者仍然是龙女。T20《打鱼人与龙女的故事》中主人公将长命锁——龙王的眼睛还给龙王,于是龙王让龙女同其成婚以回报。其中,T13《破罐与龙女》属于变体四的范畴,其他几则属于其他变体类型,此处为证龙女陷入困境、受到某人恩惠的母题链具有较强的活跃性,故汇总列举以便理解。在归类时,我们可以把龙女、龙女亲族陷入危机并受到主人公恩惠合并概括。

恶人觊觎主人公娶龙女、享有龙女带来的财宝,使坏谋夺龙女及财宝的情节是前面三个变体所不具备的,它发生于龙女报恩情节之后,紧接着就是龙女离开主人公回到龙宫的结局。T18《龙女庙的传说》中恶人作恶出现了两次,第一次作恶被龙女惩罚,在龙女离开后恶行复萌,于是龙女回归,铲除了恶人之后再次离开。这种重复手法增强了文本的故事性,实质上未生发新的情节,归类仍然与单次惩恶再离开的情节相同。

5。故事类型变体之五

化身他物的龙女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龙女回报,同主人公成婚,带来财宝等好处—恶人觊觎,使坏谋夺好处—龙女施法惩恶,恶人得恶果—龙女离开

变体五与变体四的情节及其发展顺序并无二致,不同之处在于龙女报恩的内容,变体四的文本中龙女未和主人公成婚,变体五则有成亲情节。

6。故事类型变体之六

化身他物的龙女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主人公受邀到龙宫做客—龙王赠礼,要主人公挑选—主人公择物而归,该物为龙女化身—龙女现身,为主人公做饭,带来好处—龙女同主人公成婚

这一变体的文本都增加了新的母题链,主人公施恩于龙女之后,受到邀请到龙宫做客,选择礼物并带回。几个文本在去龙宫做客的方式上有所不同,T8《孝男得龙女》中龙王让龟丞相设巧计将主人公引到龙宫,T10《龙女嫁渔郎》中龙王用大风把主人公卷来,T14《龙女》龙王遣使者邀请,T19《渔郎和龙女》中主人公则是跟随所救的龙子来到龙宫。

龙王为了表达感谢,让主人公选择礼物的情节在几个文本中基本一致。主人公不要金银财宝、绫罗绸缎,而是选择龙女化身的小猫。在择物情节上,一些文本的龙女化身不是小猫,而是花,如T2《龙女报恩》(魏氏口述)里的小白花,T6《阿三和龙女》里的白花。

主人公带龙女化身归家,龙女或是直接现人形,如T8《孝男得龙女》和T10《龙女嫁渔郎》,或是暗中现形为主人公做饭,一段时间后被主人公发现,拿走变身法宝(猫皮之类),随后两人成婚,如T14《龙女》和T19《渔郎和龙女》。其他变体中的文本如T6《阿三和龙女》、T11《龙女报恩》(王氏口述)、T16《钓鱼郎和龙女》、T17《张打枪和龙女》、T20《打鱼人与龙女的故事》均有此情节。需提出一点,暗中现人形为主人公做饭,被拿走变身法宝(猫皮之类)的情节显然是田螺姑娘的母题被融合进来的结果。

7.故事类型变体之七

龙女或其亲族陷入危机(困境)—主人公施恩于龙女—主人公受邀到龙宫做客—龙王赠礼,要主人公挑选—主人公择物而归,该物为龙女化身—龙女现身,回报主人公,带来好处,同主人公成亲—恶人觊觎,使坏谋夺好处—龙女施法惩恶,恶人得恶果

相较于变体四、五、六而言,变体七的故事形态更为完备,既有龙宫做客、择物而归的情节,亦有恶人觊觎谋夺、龙女惩恶的情节。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文本中恶人使坏、龙女巧智惩恶的情节循环三次,如T6《阿三和龙女》、T11《龙女报恩》(王氏口述)、T15《王小娶龙女》及归属于其他变体的T7《龙女下嫁》、T17《张打枪和龙女》,均体现了叙事的三次重复规律。

8。故事类型变体之八

主人公偶得龙女化身—龙女为主人公带来好处—主人公发现龙女身份,龙女消失—主人公找到龙女,帮助其亲族—龙女回报,同主人公成婚

变体八的文本为T20《打鱼人与龙女的故事》,其主干情节没有变动,包含了龙女亲族受到某人恩惠,龙女与之成婚报恩的中心母题。但在主要母题链之前还延伸出一个枝丫,龙女化身为蛇,欲骗取主人公的一件东西——长命锁,那是龙王所需之物(龙王的眼睛)。此外,龙女暗中现形为主人公做饭,被发现后随即消失,这一情节同样是田螺姑娘母题糅合进来的结果。

龙女报恩故事类型的众多文本有着繁简不一的情节,具体情节的排列顺序互有差异,但它们都是围绕情节基干和中心母题展开的。经过抽绎、汇总、归纳,我们得到八个故事类型变体,在对这些变体进行分析比较后,不难发现它们的重叠部分,即龙女或其亲族陷入危机,主人公施恩于龙女或其亲族,龙女回报主人公。这是构成“龙女报恩”故事主体的情节基干,它包含了两个重要的母题链,分别以主人公施恩于龙女、龙女回报主人公为内核,构成这一故事类型的两个中心母题。在情节基干上延伸出的其他母题链,依据刘魁立先生的观点,可以分为积极母题链和消极母题链。消极母题链没有“结束和发展情节的功能……在文本的叙述中这些母题链必然地还要返回到情节主干上来”。在部分文本中,T8《孝男得龙女》、T9《龙女送宝》中主人公的母亲都生病了想吃鱼,于是主人公去捕鱼,捕捉到龙女化身。这个情节可以视作龙女陷入危机的前引,类似的还有T10《龙女嫁渔郎》中的龙女厌倦龙宫出来游玩被捕捉,T16《钓鱼郎和龙女》亦交代了龙女出海游玩而陷入险境的前因。T15《王小娶龙女》中王小因帮助仙人而获得宝物,拿着宝物碰山炸海,惊动龙宫,又以答应龙宫不炸海而有恩于彼,自然而然衔续之后“龙女报恩”的中心母题。积极母题链可以推进故事情节,构成新的文本,故事的诸多文本都出现了恶人觊觎主人公的妻子龙女、财宝,使坏谋夺,龙女惩治恶人,恶人食恶果的情节段。有的文本将这一情节段作为结局收束整个故事,呈现出新的文本样貌。

附录:21个龙女报恩故事文本

T1:(宋)刘斧撰辑;王友怀,王晓勇注:《异鱼记》,《青琐高议》,三秦出版社,2004年,第172页。

T2:十堰市民间文学三大集成编辑委员会:《龙女报恩》,《十堰市民间故事集》,1987年,第203页。

T3:《龙女报恩》,《中国民间文学集成·辽宁分卷·辽阳市白塔区资料本》,1986年,第307页。

T4:《穷书生与海龙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福建卷》,1998年,第571页。

T5:《龙女报恩》,《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河南卢氏卷》,2009年,第362页。

T6:《阿三和龙女》,《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江苏南通海安卷》,2016年,第145页。

T7:《龙女下嫁》,《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江苏南通如皋卷》,2016年,第161页。

T8:《孝男得龙女》,《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江苏徐州邳州卷》, 2016年,第178页。

T9:《龙女送宝》,《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浙江温州苍南卷》, 2016年,第169页。

T10:《龙女嫁渔郎》,《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浙江宁波象山卷》,2015年,第239页。

T11:《龙女报恩》,《中国民间故事集成·重庆市卷》,1990年,第584页。

T12:《龙女报恩》,《中国民间文學集成·河南开封县卷》,1990年,第307页。

T13:《破罐与龙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河南正阳县志》,1989年,第190页。

T14:《龙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重庆市巴县卷》,1990年,第152页。

T15:《王小娶龙女》,《中国民间文学集成·辽宁卷·沈阳市资料本》,1988年,第206页。

T16:《钓鱼郎和龙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广东卷》,2006年,第854页。

T17:《张打枪和龙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重庆市巴县卷》,1990年,第148页。

T18:《龙女庙的传说》,《中国民间文学集成·辽宁分卷》,1987年,第250页。

T19:《渔郎和龙女》,《隆尧县故事歌谣卷》,1985年,第530页。

T20:营口县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编辑小组:《打鱼人与龙女的故事》,《营口县资料本》,1987年,第320页。

T21:李朝威著:《柳毅传》,中华书局,1985年。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

江苏快3平台 海南4+1 安徽快3计划 荣鼎彩 75秒极速赛车规律漏洞 35彩票计划群 福建11选5 鼎盛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参考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