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猫

2020-03-20 14:38:18 《鸭绿江》 2020年2期

鹤童

锁成的书丢了,丢的不是一般的书。这本《林彪与孔孟之道》是影印本,“内部资料,不得遗失”!

锁成发现这本书丢了之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们村头北屋大奶家门口有个碾房,里边有个驴拉人推的碾子。推米,轧面,破豆碴子。我家的大榆树抱着大奶家的小榆树,两树夹掩,把碾房围个严严实实。白天,碾房一片树荫,碾子“咯吱”着,坐碾房里的人一边抽旱烟袋,一边唠嗑,说说张家长李家短。

碾房是全村人扎堆的地方。在大奶家门口的墙上,用白石灰抹了三尺高四尺宽的一块地儿,再刷上墨汁儿,弄出一块儿黑板报,其实是墙报。黑板报由村里的共青团组织和红小兵组织承办,常常写些语录或宣传口号。一年中多半时间空闲,也许春节写的内容会一直挂到年末。那时,没人往上写广告,顶多有人用石灰块儿写上一行骂人的话,“袁××大王八蛋”之类。

那天,看到团支书锁成叔出黑板报,在黑板报上写“坚决反对克己复礼,复礼就是复辟资本主义”大字标语。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之后,全国开始批林批孔。锁成在黑板报前边像模像样地摆张桌子,桌子上还放一本《林彪与孔孟之道》。就是臭显摆嘛!其实黑板报并不高,一伸手就能摸到上沿儿,这本书也派不上用场,写个口号而已。这任务交给共青团了,根本没把红小兵放到眼里。我们红小兵心里不舒服,想给锁成弄点麻烦。我和荒子围在桌子前边,伺机动手。

锁成叔出黑板报,他家的小花猫也跟凑热闹。它扬着头看粉笔,锁成写一笔,它的脑袋也顺着笔画使劲儿。突然碾房窜出一只耗子,猫抓耗子,锁成去看热闹,在我的掩护下,荒子成功地把书拿走。当时,锁成并没在意丢了什么。

得到这本小册子,我开始认真学习。不但没觉得孔孟之道有啥反动,反而悟出许多人生道理。孔子读易,韦编三绝。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已经读得着迷,爱不释手。我们才不急着归还呢。

锁成叔已经怀疑书是我和荒子拿走的,但他不敢说偷。当然,如果定性是“偷”,那就不好归还了。锁成放口风,跟我们讲条件,答应谁捡到了这本书吱个声,他可以用小人书《三打白骨精》交换。我俩不吐口缝,不露声色。

最后,锁成扬言,再没人还书,就要蒸猫了。

辽西乡下有个习俗,丢了东西找不到时要蒸猫。不知道这个习俗多大范围,反正白狼山一带都这么做。据说,只要把猫一蒸,猫垂死挣扎时叫唤一声,偷东西的贼也就应着叫唤一声,猫死了,贼也死了。

蒸猫要选初一十五的晚上。大锅里加上清水,烧沸,放上坪帘儿,把猫摆在坪帘儿上,用线绳绑上猫咪四腿,把火烧旺,在滚滚蒸汽中,“审问”猫咪:丢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荒子慌了,找我商量还书。他担心我俩的小命儿。我告诉他,我们红小兵,不能让迷信吓倒。后来,听说要蒸锁成叔家的小花猫,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我和荒子都喜欢小花猫。它身上的条纹黑白相间,黑处油汪汪的黑,白处棉桃一样的白,我俩经常给它抓蚂蚱,喜欢逗它玩,让它一个爪子搭在胳膊上,用另个爪子从我们手里叨食。不相信锁成叔真的狠心蒸自己家的小花猫。

得到确切消息,蒸猫日子选在农历八月初一,蒸的就是锁成家的小花猫。我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白扯”,离初一还有六天。我决定抄书。把《林彪与孔孟之道》抄下来,把影印本还回去,这样就能救下小花猫一条命。我用了五天时间,不分日夜,把这本书抄完,一共用掉九个小学生练习本。

初一早晨,起个大早,我把这个小册子从大奶家的门楼扔进院子里。听到她家的狗“汪汪”叫了两声,我赶紧逃回我家院里。

从此,我做下一个毛病,总是隔着院墙偷看大奶家的院子,好像一直在找大奶家的小花猫。

【责任编辑】  安  勇

作者简介:

袁雪文,署名袁雪雯或鹤童,在《鸭绿江》《散文天地》《天池小小說》《百花园》《小说月刊》等发表散文和小小说一百多篇。另有近六百篇文学性短文在全国报刊上发表。《大家说我还年轻》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从“官员”到“柜员”》获《金融时报》征文二等奖。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

极速赛车登陆 8828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平安彩票是真的吗 东方彩票计划群 35彩票计划群 111彩票计划群 创元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是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