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争锋遗祸:黑心护工差点拔掉老父氧气管

2020-03-20 10:04:59 《知音·上半月》 2020年2期

卷卷

半夜,特护病房里的护工,突然站在熟睡的病人床前一动不动。过了一会,他的手伸向了病人床前的氧气表开关……

神秘护工,尽心尽责很难得

2018年9月24日下午1点,沈阳一家三甲医院呼吸科,接收了一位呼吸困难的患者。

值班的赵医生马上安排了抢救室的床位,备好了吸氧装置和心电监护设施,亲自到急诊把患者接回了病房。

患者资料显示:林东强,男,72岁,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

赵医生皱了一下眉,气切患者就意味着不能说话,病情和既往病史都难以得知,家属往往了解不够,对后续治疗不太有利。

让他意外的是,陪同入院的“家属”竟然对患者的情况了如指掌,提供了很多有用信息。

等签字的时候,赵医生问了一嘴才知道他不是家属,只是一名护工,叫刘通!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赵医生马上联系了家属,并交代护士,时时刻刻留意林东强所在监护室的情况。

每次,护士例行查看林东强的监护情况,刘通都会问状况怎么样,很是关心。整个呼吸科医护人员都感慨,家属不在身边,竟然还有这样尽心尽职的护工,真是难得!

晚上,林东强的家属终于来了,他的两个儿子和大儿媳。两个儿子没有任何交流,也不问病情,倒是儿媳跑前跑后地打听状况,细心地给老人擦脸擦手,渴了喂水,饿了喂饭,任劳任怨的样子。

下午三点左右,护士站外传来大声叫骂的声音,监护室门前围了一大圈的人。

“医院请保持安静,赶紧散开!”护士长大吼着,把人群扒拉开,只见林东强的儿媳妇和一个头发凌乱、面容憔悴的女人对峙着!

女人指着林东强儿媳妇的鼻子,继续叫嚣着:“闵然,你可真厉害啊,别在这给我假惺惺,爸爸以前发病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你这么孝顺啊,以前他住院,你问过一次来过一回吗?”

那个叫闵然的女人也不甘示弱,站在门口嚷着:“林红,你说话注意一点,爸爸住院,你这个做女儿的能过来照顾,凭什么儿媳妇我就不能!”

林红用力地推搡她一把:“你照顾老人?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别在这装好人了,你为了什么,你心知肚明!”说完,她气哼哼地回了监护室,关上了门。

闵然羞恼地看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咬牙也推门进屋。

护士赶紧把走廊里的人劝走,又对林红和闵然做了宣教,批评了她们的吵闹行为。林红认错的态度居然出奇地好,闵然坐在靠窗空置的床位望着窗外。

监护室里面因为这姑嫂二人的不和,有股空气凝结的压抑感。

林红轻柔地给林东强清理气管套管里的痰痂,看见护士进屋,赶忙咨询自己的操作是否规范。

突然,林东强发生呛咳,痰液从气管套管里喷出来,发出呼呼的痰鸣音。

林红急忙拿起面巾纸去擦,一边擦一边要林东强自己咳一下,声音轻柔得就像哄孩子。此时的林红温柔无比,完全无法和刚才“泼辣”的她画等号。

经过细心料理,没过几天,林东强的状况有了好转。国庆节后,他就从监护室转到了04病房。因为有急性哮喘,医院仍然把他当成一级护理的病患对待,依然要求频繁查房。但是好几次查房,护士发现林东强睡觉不戴氧气管——没有吸氧!

这样的操作对于其他病人来说影响不大,但对于COPD的患者是很危险的。因为COPD是一种慢性肺病,主要病理是肺实质纤维化,像林东强这样70多岁的患者,基本上是不能自主呼吸了,不吸氧会上不来气。

护士当面叮嘱了刘通几次,也对林红与闵然做了宣教,如果不吸氧,严重的会憋死。

林红很是紧张,询问了护士好几次会不会出问题,在得到否定的回复后,她那紧蹙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并表示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

姑嫂大战,究竟谁图谋不轨

国庆节过后,10月10日一大早,林红拽着闵然的胳膊就往护士站走。她一边拖拽一边说:“让大家看一看这个做儿媳妇的,是怎么害自己公公的。”

原来,林红今天早上出去买早饭回来,看见林东强没有吸氧,已有好几天没出现的闵然正悠闲地坐在旁边看手机,便一口咬定是闵然想害老爷子。“你就这么希望爸爸死掉吗?你怎么就非得下这么狠的手啊?”林红歇斯底里地叫着。

闵然涨红了脸大声辩解:“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没有不给爸吸氧,谁知道氧气表没开啊,我以为戴上氧气管就完事了。”

林红气得直哆嗦:“结婚这么多年,你一次农村老家都没回,要不是动迁了,你会回去么?这么多年都是我在照顾爸爸,你们不想照顾就给我滚!”

护士长赶忙过去把两个人拉开:“这里是医院,这么大声地吵闹影响别人治疗,都不要吵了。”闵然耷拉着脑袋回到了04病房,林红则继续激动地向护士长投诉着……

原来,林红是林东强的小女儿,上面有两个哥哥林江和林海,母亲去世后,老父亲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

高考時,两个哥哥都没考上大学,只有林红勉强考上了一所大专,毕业后留在沈阳做了医疗器械的销售。

林江林海每年大年初二回家一次,林东强舍不得农村的地,不愿意去沈阳住,一个人住在农村老家河南新县。

林东强常年劳累,患有呼吸系统慢性病和急性哮喘。担心父亲发病期间没人照应,林红每月花2000元给老爷子雇了护工。

2018年初,新县动迁,在林红母亲的忌日这天,林东强召集三个孩子回到了老家,并请了村干部作证,为回报林红这么多年的赡养和照顾,要将以后动迁款项的一半分给女儿,另一半两个儿子平分。林江林海坚决不同意,争执不下,最后摔门而去。本就不和的兄妹,更生嫌隙。

5月,林东强突发急性哮喘呼吸困难,林红将父亲紧急送往医院。因为急救时下不去气管插管,医院做了气切手术,把他的气管切开,借助外力呼吸,才得以救回一条命。

为方便照顾,林红将父亲接到了沈阳护理。谁知前阵子出差的时候,林东强再次出现紧急情况,得亏护工刘通拨打120将父亲送了过来。

一向不出面的哥嫂,居然在这种时候献起了殷勤。林红愤怒又有些愧疚地说:“哥嫂不管我爸,又想要他的房子,她不给我爸吸氧,不就是想害死他,然后和我平分财产吗?”

护士长欲言又止,因为她的确有一次看见闵然和刘通一起护理林东强时,闵然把氧气管从气切套管拔出来了。

护士长过去询问,她说是以为睡觉不用戴。但此刻即便护士长将这事儿说出来,也证明不了什么,贸然下结论只会给家属添更多纷争。

闵然和林红争执过后,护士长紧急召集护士到主任办公室开会。

主任让护士长关了门,慢悠悠地开口说:“咱们干这个活儿本身就是一脚医院一脚法院,所以大家一定要多巡视,千万别出岔子。目前来看,林东强的病情还算稳定,没啥大问题了就安排他出院吧。”

按照主任的指示,护士们加强了查房次數,观察林东强的吸氧情况,只等着他的复查结果好点后能早点出院。结果,没等到出院医嘱,却被护士目睹了惊人的一幕。

兄妹不和,护工险些捡便宜

10月12日,护士菲菲查房时,走到04病房门外,隔着病房门的玻璃窗,看到林东强在病床上熟睡,护工刘通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盯着他看,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让人毛骨悚然。

这时,刘通突然抬手伸向了氧气表的开关。他想干什么?

菲菲的心一下被攥紧了。为了不暴露自己,菲菲急忙往03病房的方向退了几步,再装作查房的样子走到04房间的门外,推门而入。

刘通看见护士进来,并未有任何惊慌,菲菲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查看了林东强的情况后,发现他没有吸氧。

被追问氧气表怎么没开,刘通一脸紧张地凑过来:“肯定是刚才吸完痰后,我把氧气管拿出来,氧气表就关了,这一戴上就又忘了开了。”菲菲只好又对他宣教了一番吸氧的重要性。

10月13日,慢性支气管炎的老患者律师肖冰被安排在04病房靠窗边的床位,与林东强用一个帘子隔开。

肖冰平时喜欢到护士站走动,那天闲聊之余,肖冰故作神秘地一挑眉毛问道:“我隔壁床那个微胖的男人,不是那老爷子的家属吧?”

虽然没有经历04房的姑嫂大战,但大律师的眼睛就是毒辣,一眼就能看出他家的微妙情况了。菲菲笑而不语,不便做过多的说明。

“那个人是护工吗?偷偷告诉你们,他竟然问我按手印的合同有法律效力没。”肖冰惊诧地说。

“我问他打听这个干啥啊,有意外之财啊!他和我打哈哈,说是给别的同行问的。但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会是自己想问的。”肖冰继续说,“就他那个问话的神情,八成是他手里有啥东西,难不成,想要在老爷子这里趁火打劫?”

菲菲心里“咯噔”了一下,联系之前看到的事,心里越来越没底。找了个时间,菲菲还是把肖冰说的事告诉了护士长。护士长权衡以后,说此事她来处理,让大家做好手上的事情。

好在当天下午,林红就给林东强办了出院,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

12月初,科室照例举行聚餐,大家都给主任敬酒,感谢这一年来主任带着大家又平安过了一年,没有医闹、没有事故。

这时,主任突然问道:“你们还记得那个COPD的林东强吗?”大家一愣。

“记得啊,就他家事儿多。那会儿肖冰还说他家护工有问题呢,也不知道他家是儿媳妇有问题,还是这护工有问题。”菲菲一下就来了八卦精神。

“真被肖冰给说中了,那个护工居然趁林东强睡着了,用他的手指在假合同上偷偷按手印!貌似是老爷子走后,房产全归他。”主任说完,喝了一口酒。

原来,在林东强出院之前,主任将大家汇报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林红。

林红不动声色地回到家,出其不意地找护工对质,还谎称监控全都录下了他当时的动作,要报警。

护工心虚之下,老实把事情全部交代了。

原来,他听了姑嫂俩相争房产的事情,又听护士说不吸氧会让林东强憋死,加上有闵然没开氧在前,他就临时起了歹心,想要假造合同打财产的主意。没想到,动手那天,正好被菲菲撞上。后来又听到肖冰说合同无效,后怕不已的他才放弃。

林红听罢顿时潸然泪下,以前总防着哥嫂要害父亲以夺财产,千防万防,岂知真正要防的人竟然是请来的护工!

护工坦白过后,趁林红不注意的当口,连随身物品也没要,就偷偷地溜了。因为不是在正规中介公司找的护工,林红手上也没有实质性证据,再加上护工也没有对林东强真正造成伤害,她也就没有再去追踪。

林东强后来拔管了,愈合不错能说话后,林红把他接回家照顾。林东强房子的动迁款下来了,他要求给林红一半,儿子们分另一半,他和林红生活,以后走了,回迁的房子就给林红。

林红没听父亲的,坚持和哥哥们平分,但是老父亲仍然归她养。哥哥们反倒不好意思了,共同决定,兄妹三人轮流赡养。

编辑/徐艳

上海11选5计划 256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吗 永盛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走势 上海11选5计划 中大奖彩票计划群 88彩票计划群 新利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