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巴拉

2020-03-12 11:46:38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2期

王秋珍

河北省井陉县的苍岩山,有位来自西藏的高僧,法号清明。传说高僧会药术,善针灸,还在庙里供着佛教圣物嘎巴拉。

嘎巴拉,是高僧圆寂后的眉骨和指骨做的佛珠。高僧的眼睛,是阅佛经、明世情的窗口。而做法事时,指骨的使用最频繁。因此,嘎巴拉最有因缘和悟性。一副嘎巴拉灵骨佛珠,需要几十甚至上百位高僧的眉骨和指骨,花费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它价值连城,又难觅真容。

民国二十六年10月,日本鬼子入侵晋东,在娘子关疯狂杀戮中国百姓。

是日,日本中尉井上正一带着一队人马包围了神庙。井上正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战争狂魔,却期待拥有圣物嘎巴拉,期冀自己一生平安。他命令高僧交出嘎巴拉。据说,拥有嘎巴拉的人,能转运护佑,百邪不侵。这俨然一对血腥的鹰爪,却奢望饰以柔软的兔毛。

井上正一喝令手下收起九五式军刀,满脸堆笑。高僧清明请求不要伤害香客,一口就答应了井上的要求。高僧捧着嘎巴拉念念有词,一脸虔诚地用双手把它交给了井上。

井上狞笑着,扬长而去。

从此,苍岩山没了香客。高僧的传说突然间像烧至尽头的香灰,以无力的形状落入了尘埃。有人偶尔说起,就会眼神斜出60度,鼻子发出一个字符,带着不屑的拖音。

三天后,井上正一带着一个随从来到了苍岩山。几天不见,他眼神涣散,精神萎靡,比霜打过的茄子还难看。

“唯针灸可医。阁下乃邪气缠身。”

井上思考了180秒,决定接受针灸。他的随从举着大刀,站在高僧边上,等着一有风吹草动,就来一个咔嚓。

邪针穴位很多,百会、合谷、涌泉、阳陵泉、人中、内关、肩井等。百会位于头顶正中,即两耳角直上连线的中点。如果扎百会,估计针还没扎进穴位,那把大刀就落下来了。高僧思索一二,觉得肩井最合适。肩,指穴在肩部。井,指地部孔隙。此穴指膽经的地部水液经此流入地之地部。打通此穴,自能去邪清热。

高僧对井上说:“中国民间称此病为鬼附身。把鬼赶跑,就会浑身通泰。扎上几次,即可痊愈。”

果然。井上发出恐怖的直嚎,像一个厉鬼在咆哮。

这是将附身的鬼驱赶出体外。

“嘎巴拉是圣物。只有神庙可以供养。染过鲜血的手,更是碰它不得。”高僧的声音很是平和,却有着不容质疑的力量。

井上站起来,发现脑袋轻了很多。

第二天下午,井上把嘎巴拉丢到高僧面前,就像丢掉烫手的石头。高僧又一次扎了肩井,井上又一次发出了鬼叫声。

当晚,井上正一突然胸闷气绝。

肩井穴位,稍稍运针,就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扎出气胸,致人性命。

当夜,高僧清明消失了。

有人说,他在西藏的神庙里。有人说,他在娘子关的战场上。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2期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丑府
莫叔的新房
钓鱼
婚姻之味
住在树上的鱼
狼娘
快3平台 上海11选5 河北快3开奖 青海快3 冠军彩票计划群 金福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8码公式 彩吧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不是骗局 全球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