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设七大传染病中心防疫情:统一管理 注重“实战”

2020-02-07 15:13:0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2月7日报道(文/田颖 任珂)德国有7家国家级传染病治疗中心,一旦有疫情发生,这些医院负责收治患者。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收治德国最初几例确诊病例的慕尼黑施瓦宾医院的传染病中心便是其中之一。

这7家传染病中心是德国“严重传染疾病能力与治疗中心”常设工作组(STAKOB)架构的重要组成部分。STAKOB设立于2003年,集合了公共卫生以及传染病临床治疗方面的专家,接受联邦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调度。7家治疗中心较为均匀分布于德国全境,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开车几小时便可以到达最近的中心。

7家严重传染疾病治疗中心满足临床隔离、人员培训、实验室检测方面的最高标准,人员须定期接受培训。7家治疗中心有统一的质量标准,以保证技术设备和人员培训要求能落实到各个中心。

德国传染病研究中心新发传染病研究协调人斯特凡·贝克尔告诉记者,STAKOB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应对疫情机构。这些中心对于需要特殊治疗以及严格隔离的病人来说非常关键,这些中心的医务人员也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传染病中心设施先进

记者日前探访了位于德国东部城市莱比锡的STAKOB治疗中心——圣乔治医院传染病中心。中心负责人、首席医生克里斯托夫·吕贝特告诉记者,新冠疫情暴发后,由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不定期组织各中心召开电话会议,分享慕尼黑施瓦宾医院治疗新冠病例的最新信息等,协助各中心做好应对疫情准备。

圣乔治医院有800年历史,园区像一个大学校园,传染病中心坐落于园区一隅,是一座二层楼房。该中心共有44个计划床位,其中12个床位位于带有前厅的单间病房。这12间病房中包括5间负压病房,以及1间收治埃博拉、拉沙热等严重烈性病毒的隔离病房。中心有12名具有重症监护经验的医生、30名护士及其他护理人员。

曾收治埃博拉病毒患者的病房距离整栋楼大门最近,由前厅、过渡室以及治疗室组成。治疗室配备体征监测仪、内窥镜、支气管镜、血液透析设备,以及床边检测设备等。房间配备空气过滤系统,空气经过滤后才会排出,一切只为确保传染物质不出治疗室。医务人员结束工作后,到过渡室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消毒。

据吕贝特介绍,这种隔离室是为“最糟糕”的情形准备的,这种级别的隔离治疗,一个患者每天就需要20位医护人员照顾。2014年,这里收治一名埃博拉出血热患者。这位来自苏丹的患者在为联合国机构工作时感染埃博拉病毒,但终因病情过重,几天后不治身亡。

吕贝特说,对于冠状病毒患者而言,最理想状态是在负压病房单独隔离。该中心的负压病房分为前厅和治疗室,医护人员在前厅换口罩和防护服。向内关上门后,负压系统便开始工作。一旦治疗室房门被打开,空气会向内流动。吕贝特说,这样的病房通常用不到,为尽量用上先进的设施,这里平时也收治广泛耐药肺结核等传染病患者。

该中心还扩建了一间医用废品消毒室,和治疗中心的建筑相连。消毒室配备大型全自动消毒设备,所有医用废品经过机器130摄氏度高温消毒处理后便可以由垃圾清理人员收走。

统计单间病房以防万一

德国并无大的烈性传染病威胁,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已经算是病例较多的疫情,当时全德也只有9例确诊病例。吕贝特说,对于埃博拉、拉沙热等病毒,德国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单个输入病例。冠状病毒即使出现二三十例,该中心也可以收治其中一部分。因而中心收治能力在正常情况下不存在问题。但为以防万一,目前德国政府也在做统计,让所有满足一定规模的医院上报各家有多少单间病房可用于隔离。

吕贝特说,如果有成千上万人感染的话,很难做到单间隔离,这时就需要对感染者进行集中隔离。吕贝特认为,对于中国目前较严重的疫情而言,在武汉新建医院是非常必要的。

他告诉记者,在医院收治能力不足的时候,只能让轻症、无症患者在诊断后回家隔离,与医生保持联系,除非病情恶化。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清晰的病例定义和可靠的诊断,需要足够的人员分诊,按照重症、普通患者以及可以回家隔离的患者进行分诊。

定期举行防疫实操演习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尔·威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德国从SARS、H5N1等疫情中吸取经验教训,SARS之后加强了这7家传染病治疗中心,而重中之重便是加强7个中心医务人员的培训。

吕贝特介绍,该中心每2-3个月举行一次针对严重烈性病毒的实操演习,所有人员穿着全套防护设备参与演习。演习在星期六举行,每次持续4-6小时。演习中用人偶作为患者,完全模拟真实情况,医护人员可以演练为严重传染病患者插管等项目。专为该中心服务的烈性传染病救护车也要参与演习。但对于冠状病毒等日常处理疾病而言无需额外的演习。

此外,STAKOB机制本身分工明确,除治疗中心之外,还包括8个“能力中心”,也就是8个城市和州的卫生行政部门。这些“能力中心”的职责包括:获取并上报最新流行病学信息;为疾病诊断提供支持;为有关隔离、疑似病例转诊转移等决策制定提供支持;进行救护车等后勤组织调配;根据《德国防疫法》向相关地区卫生管理部门以及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报告病例;处理媒体与公共关系工作;组织协调防疫措施。这些措施具体包括:规定并评估消毒措施和废物处理措施、组织死亡患者尸体解剖和安葬、为识别并追踪患者接触人群提供协助、在无法将患者转移至指定治疗中心的情况下提供医务人员支持。

“中国做出了正确决定”

在问到对中国当前防疫建议时,吕贝特说:“我认为中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也是很有勇气的决定,将整个湖北省相当于德国一半还多的人口隔离起来。这是阻断传染链的措施,没人进、没人出。如果能够在整个病毒潜伏期严格执行隔离措施,就可以阻断传染链。”

“实话说,中国无需借鉴德国经验,中国已经建成专门收治医院。(这种规模的疫情)需要的就是足够的空间来分隔感染者和未感染者,然后派出合格的医务人员到新建医院工作,没有症状的患者就回家隔离14天,如果能够做到,就能控制疫情。最大的问题在于,当已经出现成千上万的病例和不计其数的接触者时,如何追踪到接触者以及将他们隔离起来。总之需要大量人力来组织相关工作。”

莱比锡圣乔治医院传染病中心医用废物消毒设备(任珂/摄)

【延伸阅读】外媒:新型冠状病毒为何如此难命名?

参考消息网2月7日报道 外媒称,导致疫情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至今还没有一个专有名称。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4日报道,一群科学家一直关着门在努力寻找一个专有名称。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助理教授、资深学者克丽丝特尔·沃森说:“一种新病毒的命名常常会拖延很久。到目前为止重点一直放在公共卫生响应上,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优先考虑命名也有道理。”

报道称,为了区别这种病毒,科学家一直将其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因在显微镜下看有冠状突起而得名。

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临时名称为“2019-nCoV”,“2019”指发现年份,“n”表示“新型”,而“CoV”表示“冠状病毒”。但这个名字并非铁板钉钉了。

沃森说:“现在这个名字用起来不方便,媒体和公众也在使用其他名字来指代这种病毒。”

报道称,正式命名该病毒是一项紧迫任务,这是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ICTV)应承担的职责。

报道指出,此前的疫情为该委员会提供了警示案例。2009年的甲型H1N1病毒一度被称为“猪流感”。这导致某些国家扑杀了国内所有的猪,尽管这种病毒是由人而不是猪传播的。

报道称,正式名称也可能出现问题。WHO在2015年对“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这个名称提出批评。

它发表声明说:“我们看到,某些疾病的名称引起了公众对特定宗教或族群成员的强烈反感,给旅行、商业和贸易制造了不公正的障碍,引发了对食用动物的不必要扑杀。”

因此,WHO发布了指导方针。根据这些指导方针,新型冠状病毒的名称不应包括地理位置、人名、动物及食物名称或涉及特定文化及行业。

它说,名称应该简短——比如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

ICTV由11人组成的新名称研究小组的成员、病毒学教授本杰明·诺伊曼说,研究小组大约两周前开始讨论名称问题,花了两天时间才确定下来一个名称。

他们现在将这个名字提交给一家科学期刊,希望能于几天内公布。

(2020-02-07 14:43:37)

【延伸阅读】美媒:应用高科技设备有助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参考消息网2月5日报道 美媒称,1月29日,当美国华盛顿州一家医院的医生着手治疗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时,他们使用了一台名为Vici的设备。借助这台设备,这些医生可以通过屏幕,而不是面对面地与病人互动。医生、机场工作人员和酒店员工正在使用包括该设备在内的一些机器帮助遏制疫情。

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2月2日报道,上述患者在华盛顿州埃弗里特市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接受治疗。该中心首席医疗官埃米·康普顿-菲利普斯说:“护理人员需要在隔离室内提供护理,但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减少密切接触的次数。”

康普顿-菲利普斯说:“将这种新病毒的扩散范围最小化尤其重要,因为我们还不具备针对这种病毒的任何免疫性。”在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暴发期间,被感染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医疗工作者,这凸显了在提供治疗时保证安全的难度。

报道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可实现人传人,这意味着可将医院内人体接触最小化的远程医疗设备和机器人具有拯救生命的潜力。

报道还称,在中国,机器人正用于向疑似病毒感染者运送食品和医疗用品。一款机器人为一家酒店内的被隔离人员送餐,而中国南方一家医院使用的机器人能够送药和回收被服、垃圾等。

据报道,除了配送和远程医疗,对机器人清洗和消毒服务的需求也在增长。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的谢尼克斯消毒服务公司销售的机器人利用脉冲氙灯的短波紫外线消灭病原体。该公司称,目前收治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例的机构正利用其设备给房间消毒。

谢尼克斯消毒服务公司发言人梅琳达·哈特说:“我们的科研团队一刻不停地与这些医院进行电话沟通,讨论疑似病例曾经或正在使用的房间和区域的消毒方案。我们还与能够联系到中国和美国政府的人士保持沟通,研究我们能够以何种速度将机器人出口到中国。”

报道称,在若干独立的医院研究中,这些设备被证明能够减少与医疗有关的感染,即患者在接受一种治疗时感染另一种疾病的情况。

(2020-02-05 15:16:04)

【延伸阅读】新加坡首现新型冠状病毒社区传播病例 比利时报告首例病例

2月4日,在新加坡惹兰勿刹一带,一名男子走过中药行。 多国卫生部门4日报告本国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新加坡首次出现社区传播病例,比利时报告首例病例。 新华社发(邓智炜 摄)

这是2月4日在新加坡惹兰勿刹一带拍摄的中药行。 多国卫生部门4日报告本国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新加坡首次出现社区传播病例,比利时报告首例病例。 新华社发(邓智炜 摄)

2月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比利时卫生大臣玛吉·德布洛克(左二)在记者会上介绍情况。 多国卫生部门4日报告本国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新加坡首次出现社区传播病例,比利时报告首例病例。新华社记者 张铖 摄

2月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比利时卫生大臣玛吉·德布洛克(左二)在记者会上介绍情况。 多国卫生部门4日报告本国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新加坡首次出现社区传播病例,比利时报告首例病例。 新华社记者 张铖 摄

(2020-02-05 07:59:09)

【延伸阅读】武汉火神山医院接收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病房(无人机照片)。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拍摄的医护人员。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这是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拍摄的医护人员。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2月4日,在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工作人员对救护车进行消毒。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2月4日,救护车将患者送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 当日,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新华社发(范显海 摄)

(2020-02-05 07:52:00)

【延伸阅读】外媒:意大利科学家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

参考消息网2月4日报道 意大利媒体2月2日报道称,意大利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的科学家已经分离出正在快速扩散的新型冠状病毒。

据德新社2月2日报道,意大利卫生部长罗伯托·斯佩兰扎说:“这是具有国际意义的重要消息。这意味着我们更有可能了解和研究这种病毒,以防止它进一步扩散。”

报道称,位于罗马的这家研究所将允许其他国家使用其研究结果,从而让进一步的研究得以开展。专家已经在加速研发疫苗。

报道称,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意味着从感染者处获得纯微生物样本,而不是在实验室中培养。

报道还称,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调查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疑似病例。意大利已出现两例确诊病例。

据安莎通讯社报道,研究人员称,他们是在做出确诊诊断48小时内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的。

几天前,澳大利亚科学家在实验室中培养出这种冠状病毒。

(2020-02-04 15:20:50)

上海11选5计划 王者彩票开户 贵州快3代理 环球一号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历史开出最多多少连 大红鹰彩票计划群 M5彩票计划群 云顶彩票计划群 盛通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计划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