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架雪车、雪车队运动员专项体能训练研究

2020-02-06 03:02:26 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 2020年1期

景磊 袁晓毅

摘 要:钢架雪车、雪车是北京冬奥会的比赛大项,2015年我国成立了自己的队伍并参加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目前来看,两个项目虽然在短时间内取得了突破,但在多个方面与世界优秀运动员仍存在差距。本文通过文献资料、专家访谈、观察、比较分析等研究方法对现有的研究成果进行归纳分析,以钢架雪车、雪车运动员的专项体能训练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并依据项目特征进行相关体能训练的研究。结论:(1)雪车和钢架雪车运动员的体能训练主要围绕强化速度、力量和身体控制能力展开。(2)推车启动和加速是比赛的关键,中国队主要通过增强运动员下肢力量和RFD来提升运动员在推车加速阶段的表现。(3)中国队的体能训练以无氧大强度训练为主要训练内容,通过合理的营养学和训练学手段增加运动员瘦体重。

关键词:钢架雪车;雪车;专项体能训练

中图分类号:G86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808(2020)01-0027-06

Abstract:The skeleton and bobsleigh are the official competitions of the Winter Olympic Games, which will total of six gold medals. China established own team in 2015 and participated in the 2018 PyeongChang Winter Olympics. At present, there is still a gap  with the worlds top athletes,although the two projects have made great break through in a short time.This paper base on literature survey expert investigation ,method of comparative analysis, summarize and analyze the existing research results and according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roject research  physical training.Conclusion: (1)physical training of  skeleton and bobsleigh mainly focuses on strengthening speed,strength and core control. (2)starting and pushing is the key to the competition. The Chinese team mainly improves the performance of the athletes in the accelerated and push by enhancing the lower limbs power and RFD of the athletes. (3)the physical training of the Chinese team takes anaerobic and high-intensity training as the main training content,increases the  lean body weight through reasonable nutrition and training methods.

Key words:Skeleton;Bobsleigh;Special physical training

“體能”是指通过力量、速度、耐力、协调、柔韧、灵敏等素质表现出来的人体基本的运动能力,是运动员竞技能力的重要构成因素[1]。专项体能训练即指根据各项目的特点和技战术需要,通过各类身体练习,刺激运动员的机体,使之产生训练适应,达到提高机体能力,提高专项成绩的目的。钢架雪车、雪车这两个项目在项目特征、关键技术以及训练内容等方面存在诸多共性[2]。在此背景下,我们分析了雪车和钢架雪车项目的共性特征,并结合中国国家雪车队参赛训练的经历以及对现阶段科研成果的归纳分析,利用北京冬奥会窗口期,全面提升钢架雪车、雪车这两个项目的备战水平。

1 中国钢架雪车、雪车队体能训练要求

2019年4月,中国雪车队与钢架雪车队分赴杭州、上海两地进行体能训练,整体思路为“全面固点,强化体能”。雪车和钢架雪车为同一类型的冬季项目,它们共用1条赛道,其技术可分解为推车启动、跃上雪车、赛道滑行、刹车减速4个部分。钢架雪车和雪车要求运动员必须具备的两个能力:其一,获得最大初始速度的能力;其二,在高速滑行状态下,灵活控制肢体维持身体或器械的能力。中国雪车队、钢架雪车队夏季体能训练计划主要围绕发展力量、速度,加强核心稳定性和增加瘦体重展开(见表1)。

2 中国钢架雪车、雪车队体能训练方法与手段

2.1 速度训练

雪车和钢架雪车在启动时,运动员需推动车辆完成30m左右的爆发启动,力求进入滑行状态时获得最大初速度,因此,加强速度和下肢爆发力训练是雪车和钢架雪车的重要体能训练内容。有研究表明车辆的前15m加速过程中,人—车系统加速度的大小对到达坡面处时速具有重要意义,也是赛道前三分之一用时长短的关键因素[3]。运动员短距离的抗阻加速能力对于推车启动阶段的表现显得尤为重要。

2。1。1 钢架雪车的速度

钢架雪车是一项单人冬季滑行项目,它要求运动员具备力量、爆发力、速度、无氧耐力和良好身体控制能力。出发时运动员弯腰手扶钢架雪车,经短距离加速后迅速跃上车后开始“驾驶”车辆沿赛道滑行。

Zanoletti等学者的研究中指出运动员的启动时间分别占男女钢架雪车运动员总成绩影响程度的23%和40%[4]。此外,LeBlanc的研究中还发现,在钢架雪车加速过程中运动员躯干的角度与抗阻力跑时的躯干角度近似[5],而抗阻力跑则是通过增强神经激活和肌肉功率,进而提高运动员速度的有效手段[6]。由于这种相似性的存在,在体能训练计划中,中国钢架雪车队将田径中的抗阻跑移植到钢架雪车的训练中用来发展运动员的推车启动能力。中国队把这种练习作为专项速度能力增长的训练手段,一般采用上坡跑、拖重物跑和踝系重物跑等方法,运动员通过进行合理的抗阻力跑训练,能够促进蹬伸与摆动力量的发展,使速度能力得到有效提高[7]。此外,抗阻跑的引入也解决了部分运动员不会“弯腰”跑的问题,中国队还利用下坡拖重物跑,使运动员奔跑时的躯干角度更加接近推车时的躯干角。中国钢架雪车队也会采用模拟推车的方式来加强运动员的速度能力,在跑道上利用旱地钢架雪车进行推车训练,并举办推车比赛激发运动员的训练积极性。钢架雪车的速度训练以高强度训练为主,强度一般在控制在90%以上。

2。1。2 雪车的速度

雪车也称“有舵雪橇”,是乘坐可操纵方向的雪橇在冰道上滑行的运动项目。与钢架雪车类似,雪车在启动时运动员协同发力推动雪橇快速前进,使雪车获得尽可能快的初始速度。男子2人座雪车人车总重量不得超过375kg,4人座总重量不得超过630kg,雪车项目的特征决定运动员要具备抗阻状态下快速奔跑的能力[8]。在雪车项目中,理想的助跑应该是运动员以等于或大于雪车的速度跃上雪车。在平昌冬奥会上,我国雪车队共有两支队伍参加第1轮比赛,其中金某、史某组合正是由于刹车手在登车时迟疑,导致速度降低进而影响了启动阶段的整体表现。对于雪车运动员来说,增强加速能力的练习是不可或缺的,但也不能忽视在完成加速后与登车之间衔接的顺畅性。因此要进行相关的专项速度练习,中国队采用完成30m阻力伞跑后撤销阻力立即进行跳箱练习,以此来模拟加速后跃入雪车的环节。雪车项目不仅要求运动员具备良好的启动能力,同时也要求出色的爆发力。Dmitry Kozlov研究表明负重背心能提高力量的输出功率[9]。因此,在训练中可以通过穿沙背心跑来增强肌肉离心负荷的能力,在肌肉中储存更多的弹性能量,进行快速伸缩负荷训练,从而加强肌肉的爆发力。中国雪车队的训练内容会根据个人的技术状况而定,做到区别对待,因人而异,同时遵守循序渐进的原则,逐渐增加负荷量和强度。

2.2 力量训练

相较于其他冬季运动项目,雪车和钢架雪车这两个运动项目存在着极大特殊性,雪车与赛车运动相似,由运动员通过方向舵驾驶雪车借助重力和惯性滑行。钢架雪车则要求运动员直接俯卧在钢架雪车上滑行,这对运动员的颈部力量和耐力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除此之外,运动员还要加强上下肢的力量以求在启动时占据更大的优势。因此,上下肢、颈部力量和保持躯干稳定性的核心力量训练是钢架雪车和雪车运动力量训练的主要内容。

2.2.1 颈部力量

相关研究表明,运动员在赛道高速滑行时需要对抗约6个G的重力[10],由于颈部的生理特点,运动员在钢架雪车上保持头部的稳定变得异常艰难。颈部肌群是保证滑行过程中头部相对稳定的基础,头部的稳定是保证视觉和前庭器官功能稳定的先决条件[11]。雪车在高速过弯时人车系统会受到巨大的离心力,运动员需要一边驾驶雪车,一边对抗过弯带来的身体倾斜,这种状态类似于战斗机飞行员转向和翻滚[12]。在Alricsson等人的研究中,他们通过指定的颈部强化项目与其他练习结合在一起进行训练,结果发现飞行员的颈部力量和耐力均得到大幅提升[13],这对两个项目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参考。

人体的每块肌肉通过肌腱附着在骨骼上,构成了一个有机的人体肌肉链。我们可以通过加强髂腰肌、肩胛提肌、竖脊肌和斜方肌,来提高颈部力量和耐力。

在训练中中国队通常借助一些轻便的器材进行训练,如瑞士球仰卧姿稳定性练习(见图1)。

运动员将瑞士球放在桌上,用头部抵住瑞士球,与地面保持45度角,抬起臀部,这样就能在肩膀和膝盖之间形成一条直线,通过微妙的平衡动作来控制球的运动。训练中可以通过增加球和墙之间的距离增加练习的难度。头部系弹力带负重练习(见图2)。

要求运动员在头部系一条弹力带,并保持头部正直状态。杠铃片为弹力带提供了一个固定点,通杠铃片的重力模拟滑行过程中颈部受到的离心力。

2.2.2 上下肢力量

纵观两个项目启动过程,依据其速度变化特点,可将启动过程分成加速段和速度保持段。Frick等人发现这两个阶段的肌肉参与程度并不相同[14-15]。依据加速和最大速度阶段之间的差异,结合负荷变化的超等长练习,在力—速度的不同范圍内,来提高力量与加速能力的关联性—力的发展速率(RFD)。RFD是加速和推车启动的一个重要因素,它说明了运动员整体产生力量的能力和产生力的速度。可以通过低负荷、爆发性、高速度的练习来增加力的发展RFD,通过大负荷、慢速型练习来降低RFD。中国队也会根据RFD在不同阶段的肌肉参与程度(见表2)进行训练,抗阻训练将会发展运动员的爆发力和RFD并提高他们的反应力量。国外有研究发现利用小于30% 1RM负荷进行快速练习可以有效改善高速度、爆发力和RFD[16],但目前看来,研究人员以及教练员并没有在提高启动的反应力量的最佳负荷是多少上达成共识。在计划钢架雪车和雪车运动员的力量训练时,中国队参考了国外钢架雪车和雪车年度训练计划采用混合的抗阻训练方法,需要注意的是钢架雪车、雪车力量训练手段的选择要注重与专项特征切合,满足运动员肌肉用力方式,突出专项特点。在2018—2019赛季中,雪车队运动员怀某等因弥补体重不足,训练中出现了肌力增长而反应力量下降的情况,主教练及时调整了训练方案,将量训练分为大负荷周与小负荷周进行,从而达到提高RFD的目的。中国队的力量训练主要在专门的力量房中进行,主要的训练手段是固定负荷和克服自重的推、拉、举、蹲等。吸取此前运动员肌力增长而反应力量下降的教训,相对于追求最大力量的提升,中国队更加注重提升上下肢肌肉用力的时机感和协同能力。

2.2.3 躯干核心力量

根据两个项目的特点,保持躯干的稳定性是控制车辆的关键,加强核心力量也是运动员体能训练的重要内容。核心稳定性(见图3)由核心肌群发力维持,肌群力量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核心稳定性的优劣。国内学者陈小平等人提出,核心稳定性是动态的,它依赖于肌肉力量、感觉传入以及身体和外界环境相互作用,它是在神经系统主导下,核心肌群力量、耐力、爆发力和柔韧等要素在内的综合体现[17]。

为了模拟滑行中的不稳定环境,中国队采用高重心俯卧位稳定性技术的练习,如俯卧瑞士球稳定性训练(见图4),训练中运动员通过核心肌肉来平衡两个瑞士球保持其稳定,可通过对瑞士球施加外力因素提高训练难度。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扭转购物车(见图5)来发展运动员核心抗扭转能力和腹外斜肌力量,练习中要保证双腿直立,从而加大腹部的锻炼强度。由于购物车的4个自由旋转的轮子会在在旋转途中产生方向变化,无形之中给运动员加大了难度,也可以在购物车内添加重物增加训练强度。

除去上述两个专项练习以外也可以采用一般核心练习。中国队的训练借鉴了很多雪车强国的理念:强调核心肌群的肌肉控制应该是稳定性训练计划的首要目标[18];强调腹部练习的基础地位,核心稳定性训练计划应围绕腹部肌群的训练来进行[19]。一般核心训练采用悬垂抛球、转体抛球、俄罗斯转体抛球等球类练习以及单杠挺髋和杠铃挺髋等练习。但需要注意的是核心稳定性训练既要注重核心深层局部性肌群的发展,也要对专项肌群进行训练,如腹内外斜肌等[20],兼顾浅表整体性肌群的锻炼。

2。3 增肌增重

分析钢架雪车、雪车的项目特点,运动员由静止推动车辆启动,经过加速、滑行等阶段向终点冲刺。这个过程中运动员需要达到最大奔跑速度,并在滑行中保持科学稳定的身体姿态完成比赛。运动员爆发力的优劣和体重的大小在这两个项目中显得尤为重要。相较国际雪车联合会积分排名靠前的优秀运动员,中国运动员普遍存在体重偏小的情况,并且已经成为了提高成绩的桎梏,国际雪车联合会规则对运动员和雪车的重量做出严格限制,中国运动员不得不通过增加雪车的配重来提升总重量,而这一举措会造成“小人推大车”,影响运动员在启动阶段的表现。现阶段提升运动员的启动速度和瘦体重依然是体能训练重点内容。针对体重问题,中国队在体能训练时期通过大强度的力量训练以及高蛋白食物的摄取,促进肌纤维的再合成,以达到增肌增重的目的。此外,中国队还聘请外籍营养师通过科学的营养学饮食和适宜强度的训练力求在赛季到来之前将运动员的体重提升到更高水平。

2。4 训练负荷与效果评价

冬季项目与夏季项目赛季时间相反,非赛季一般为4—9月,这期间会集中安排体能训练,一是为赛季做好充足的体能储备,二是抓住体能训练的时期增加运动员体重。雪车和钢架雪车主要是在国内进行体能训练,通常周一至周六为训练日,周日为调整休息日。钢架雪车和雪橇的体能训练主要以力量和速度训练为主,有氧练习和混合训练为辅,每周进行3次以上的高强度力量训练,同时注重发展运动员的爆发力,强度一般控制在85%~95%。此外,每周也会安排至少两次核心稳定性练习,负荷强度在75%以上。体能训练时期的训练效果主要依靠运动学测试,生理生化指标监控,疲劳量表和教练员的经验。每天训练结束后,会例行开训练会,讨论一天训练中的问题;每1~2周会进行推车分段测试、30m跑、立定跳远等项目的比赛。此外,中国队还会定期进行体能测试和比武,以检测运动员体能训练效果。

3 结论与建议

3.1 结 论

(1)雪车和钢架雪车的体能训练主要围绕强化速度、力量和身体控制能力展开,速度和力量训练注重结合专项特点,贴合项目发力特征。

(2)推车启动和加速的快慢是比赛的关键,速度和爆发力是推车启动和加速的主要影响因素,我们通过针对性训练对运动员下肢力量和爆发力进行强化,从而提升中国队运动员在推车加速阶段的表现。

(3)雪车和钢架雪车的体能训练主要以无氧大强度训练为主,有氧混合训练为辅,针对运动员体重不达标的现状,中国队在夏季体能训练时通过科学合理的饮食和增重训练提升运动员体重。

3。2 建 议

(1)体能训练需更加注重为专项服务,采取与专项贴合的训练手段,注重运动员本体感觉的保持。

(2)增肌增重过程中注意运动员专项能力的保持,避免造成“大块头、死肌肉”状况出现。

(3)增强科学训练意识,应用科技手段整合训练评价、生理监控、疲劳预防一体化。

参考文献:

[1] 田麦久,刘大庆。运动训练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08。

[2] 袁曉毅,徐欢腾,韩淼宇,等.钢架雪车、雪橇训练的共轭与序列[J].青少年体育,2019(2):128-131.

[3] Bullock N, Martin DT, Ross A, et al.Characteristics of the start in womens World Cup skeleton[J].Sports Biomech,2008(7):351-360.

[4] Zanoletti,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push phase and final race time in skeleton performance[J]. J Strength Cond Res,2006(20): 579-583.

[5] LeBlanc JS,Gervais PL. Kinematics of assisted and resisted sprinting as compared to normal free sprinting in trained athletes[J].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Biomechanics in Sports,2004(22): 536.

[6] Paradisis GP,Cooke CB. Kinematic and pos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sprint running on sloping surfaces[J]. J Sports Sci,2001(19): 149-159.

[7] 张仲景,卢晓燕.短跑运动员速度性抗阻力跑训练方法的选择[J].田径,2004(6):41-42.

[8] 袁晓毅。中国国家雪车队赛季训练安排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7,40(12):114-120。

[9] 科孜洛夫.短跑與专项练习肌肉活动的对比[J].武汉体院译报, 1993(1): 36-40.

[10] Larman R,Turnock S,Hart J. Mechanics of the bob skeleton and analysis of the variation in performance at the St Moritz world championship of 2007[J]. Engin Sport,2008(7): 117-125.

[11] 于滢,巨雷,孙智博,等。雪车项目运动损伤的原因及预防[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8,36(4):23-27。

[12] Yoganandan,et al。Inertial loading of the human cervical spine[J]。 Journal of Biomechanical Engineering,1997,119: 237-40。

[13] Alricsson M,et al。 Neck muscle strength and endurance in fighter pilots: Efefcts of a supervised training program[J]。 Aviation Space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2004(75): 23-28。

[14] Frick U, Schmidtbleicher D, Stutz R.Muscle activation during acceleration phase of sprint running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starting posture[M].Finland Jyvaskyla : Abstracts of the XVth Congress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Biomechanics,1995:286-287.

[15] Young W. Speed, strength and power training[M].Illinois Champaign: Human Kinetics,2001:123-136.

[16] Wanson S.C,Caldwell G.E. An integrated biomechanical analysis of high speed incline and level treadmill running[J].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2000, 32(6): 1146-1155.

[17] 陈小平,葛春林,等。核心稳定性训练及其在竞技体育中应用的热点问题探讨[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3,25(2):159-163。

[18] Robinson R.The new back school prescription:stabilization training part Ⅰ[J].Occup Med,1992(8):304-321.

[19] Sall J A.The new back school prescription:stabilization training part Ⅱ[J].Occup Med,1992,7:33-42.

[20] 巨雷,于滢,孙智博,等.我国雪车项目运动损伤特点及防治[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8,36(2):24-27.

 福星彩票计划群 旺旺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走势 内蒙古快3 盛通彩票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软件 72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哪里开的 上海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多久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