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研究

2020-02-06 03:56:26 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 2020年1期

刘春华 张莹 刘玉华 郑丽

摘 要:为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我国将培养大批冰雪运动员,而退役是运动员未来的必经之路,因此,如何在退役后将自身职业技能充分转换,以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和职业角色是我国冰雪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来源和我国冰雪体育运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本研究结合我国独有的政治生态探讨了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的职业技能转换问题。研究表明:社会因素、政策因素、运动员自身因素对冰雪运动职业技能转换有着重要影响,加快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需树立培养现役冰雪运动员全面发展的价值观、有针对性的开展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培训、加强退役冰雪运动员就业平台构建、完善退役冰雪运动员社会保障制度体系。

关键词: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

中图分类号:G8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808(2020)01-0021-06

Abstract:Preparation for the 2022 Beijing Olympics, China will cultivate a large number of athletes, ice and snow and retirement is a key way for the athletes in the future, therefore, how to after retirement will own professional skill fully change to adapt to the new life environment and professional role is our country athlete retirement life source and important guarantee for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ice and snow sports in our country. This study mainly adopts the methods of literature review, expert interview and questionnaire survey, and combines the unique political ecology in China to discuss the professional skills conversion of retired ice and snow athletes in China. Research shows that: social factors, policy factors, the athletes have a important impact on ice and snow sports vocational skills transfer, speed up Chinas retired athlete career skills transformation needs to set up the values of active athlete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targeted to carry out the retired athlete training, strengthen the retired athlete employment platform construction, improve the system of retired athlet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Key words:Retirement; Ice and snow; Athletes; Professional skill conversion

2022年北京冬奧会的成功申办,为我国冰雪体育的发展带来空前的机遇,2018年5月,由北京奥组委牵头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人才行动计划》颁布,具体形成了“7+4”两个方面的11个专项计划,其中特意强调了“竞技体育人才发展专项计划”,计划指出:加强教练员、运动员、裁

判员等竞技专业人才培养;推动运动员跨界选材;深化冬季项目后备人才培养;以及发挥主办城市优势,为运动员训练做好服务,提供保障。北京冬奥会比赛项目增设至15个大项、109个小项,作为东道主的我国势必选拔并培养出大批的冰雪运动员。

运动员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一直以来为我国的竞技体育事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而退役是每个专业运动员的必经之路,既标志着职业生涯的结束,又意味着人生新旅途的开始。尤其作为冰雪运动员,运动项目季节性影响较强,职业技能较为单一,如何充分转换冰雪运动的职业技能,使其在退役后快速适应激烈的社会竞争并寻找到合适的工作,是保障我国冰雪运动项目良性发展的重要途径。

1 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转换现状

退役运动员的职业转换,主要是指专业运动员退役后根据情境的改变而利用自身的职业技能相应的变换角色的行为过程。据统计,我国在训的优秀运动员约2.3万人,每年约有3 000~6 000名运动员退役,当前各省市的退役运动员平均安置率仅为40%左右[1]。冰雪运动作为小众项目,其训练过程周期长、强度大、比赛及训练相对封闭。在我国90%以上的优秀冰雪运动员均是从少儿时期开始从事专业的冰雪训练,根据《体育事业统计年鉴(2016年数据)》统计,2016年我国冰上项目优秀运动员人数达821人,雪上项目优秀运动员人数达272人,其中共有24名冰雪运动员处于职业转换过渡期(见表1)。

冰雪运动员长期从事专业性训练,退役后生活环境以及社会角色与在役训练期间相比差异巨大,这种生活空间以及交往人群的变化也使运动员承受着极大的生理、心理压力,对运动员新的就业产生了严峻的考验[2]。运动员退役后的职业技能转换,首先是要适应和学习退役后融入社会,并走入新的工作岗位的行为规范和生活方式的转换,然后在不断提升基本素质的同时,将职业技能充分融入到当前的职业角色之中。当前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的就业安置方式主要包括一下三种途径:政策安置、知识安置、经济安置。

1.1 政策性安置

自1980年我国首次派出28名男女运动员参加第十三届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至今,我国已经派出冰雪运动员参加了11届冬奥会,从最初的无一名运动员进入前六名到收获金牌,冰雪运动员艰苦卓绝的努力为展示中国形象,提升中国国际地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国家为了鼓励和表彰这些在世界体育舞台上为国争光的优秀运动员,特由国家民政部、劳动总局、体育运动委员会联合制定了《关于招收和分配优秀运动员等问题的联合通知》,以“组织分配”的安置手段对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学习、就业问题做出了较为系统的规定[3]。这种政策性的安置手段为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提供了良好的保证。一般安排较为优秀的运动员进入政府部门,而普通运动员则分配至企业、事业单位等。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以及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这种政策性安置方式逐渐受到社会的诟病。同时也随着退役运动员数量的逐年增多,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事业单位,都无法将退役运动员完全安置,当前政府要求的是简洁高效的安置方式,尽量减少组织机构的臃肿,并且对需要安置运动员的个人素质要求越来越高,因此国家逐步推行了其他安置手段。

目前,我国采取多部门合作拓宽体育相关就业岗位和就业渠道,积极鼓励退役运动员自主创业并提供相关优惠政策。在体育相关行业都采取优先或考核等方式选用退役运动员的优惠政策以此减轻退役运动员负担。在2002年9月由国家体育总局、中编办、教育部、财政部、人事部、劳动保障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的意见》其中强调:在体育行业新增就业岗位方面要优先选用退役运动员。各级教育、人事、劳动保障、体育部门要积极创造条件,拓宽退役运动员就业渠道并鼓励其自主择业。200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印发《运动员聘用暫行办法》的通知中要求各级体育行政部门应积极创造条件,拓宽退役运动员就业渠道。各类体育事业单位招聘体育工作人员的,对取得优异成绩的退役运动员,可以采取直接考核的方式招聘;对其他退役运动员,应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聘用等优惠政策。2014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了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再次强调了要积极拓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渠道。在发展体育产业,增加体育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过程中努力创造更多适合退役运动员的职业转换机会。加强与各部门合作,为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工作创造条件。加大与人社、民政等部门协调力度,积极争取面向退役运动员开发和设立社区公益性岗位、体育社会工作岗位的配套政策及措施,鼓励和引导退役运动员面向基层就业和通过多种形式灵活就业。

1.2 知识性安置

1987年1月3日,国家体委、国家教委联合颁布了《关于著名运动员上大学的有关事宜通知》,通知中确定了就学的范围、申请的程序、文化补习等相关内容。通过进入高校学习,一方面可以提高退役运动员的知识文化水平,拓宽其未来的就业渠道;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4年的大学生活缓解政府对于退役运动员政策性安置的压力。1999年,国家体育总局颁布了《关于国家体育总局直属体育院校免试招收退役优秀运动员学习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中指出:符合普通高校体检和政审要求,高中毕业或相当于高中文化水平,年龄在30周岁以下,在国际、国内大型体育赛事中取得过一定成绩的退役优秀运动员,经国家体育总局审批同意,可以面试进入国家体育总局直属的北京体育大学、上海体育学院、武汉体育学院、沈阳体育学院、成都体育学院、西安体育学院进行学习深造[4]。这种安置措施的出现很快成为许多退役运动员的首选。

进入21世纪,我国社会物质和精神文明不断提高,岗位用人的门槛也随之增高。因此,我国一方面是让退役运动员进入高校进行深造以提升个人文化素质为未来就业作铺垫,另一方面是对退役运动员每年都会进行组织关于职业技能方面的培训,以促进运动员就业的方式来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为主要手段,同时也是对运动员的综合素质及文化教育要适应当前社会发展和未来就业趋势起到桥梁作用。200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做好运动员职业转换过渡期工作的意见》所指出:要指导符合条件的运动员通过免试保送的方式进入高等院校学习;为不符合免试保送的运动员提供集体辅导、个别培训,帮助他们通过单独招生考试或参加高考进入高等院校学习。面向运动员开展各类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帮助运动员获得与运动项目相关的、符合运动员本人特长的、社会急需的体育行业职业资格证书,为运动员退役后继续在体育行业发挥特长创造条件。2010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体育总局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也指出:拓宽体育运动学校运动员培养输送渠道,为运动员就学、就业创造条件鼓励体育运动学校的毕业生通过普通高校运动训练、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单独招生和高等学校招收高水平运动员等单考或统考形式,进入高等学校学习。积极发展高等体育职业技术教育,开展运动员职业转岗和职业培训工作。2012年体育总局、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央编办关于深入贯彻落实《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的通知要求:各级体育、教育行政部门要为退役后有意愿从事体育教师工作的退役运动员获取教师资格创造条件,做好退役运动员获得体育教师资格培训、资格考试和资格认定工作。2014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了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继续加大专项培训力度,提高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工作的专项能力。引导运动员进入高等学校继续学习和深造,并通过高校毕业生渠道实现职业转换。2016年5月,由国家体育总局发布施行体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推进优秀运动员进入高等院校学习的各项政策改革。全面开展运动员职业意识养成教育、运动员职业生涯规划和职业培训工作。可见,我国在退役运动员知识性安置方面作出了很大举措。

1。3 经济性安置

2002年以后,国家在退役运动员安置策略上有所转变。主要体现在开始通过经济补偿的方式鼓励退役运动员自主择业。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人事部、财政部下发了《自主择业退役运动员经济补偿办法》,办法中明确了自主择业经济补偿的基本原则、实施范围和经济补偿费标准。具体根据运动员参加运动队的年限、取得的成绩和本人退役前的工资待遇等因素,按照基础安置费、运龄补偿费和成绩奖励三部分核算一次性补偿一定数量的货币,用以支持其就业[5]。为了进一步落实退役运动员的安置问题,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社会保障部联合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社会保障工作的通知》,通知中对退役运动员失业保险进行了明确规定,若退役运动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且符合《失业保险条例》规定条件的,失业保险经办机构应及时足额为其发放失业保险金,以保障退役运动员的基本生活来源。2007年国家体育总局、中央编办等六部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的意见》,意见中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并切实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建立和完善运动员社会保障机制和就业培训制度,积极创造条件,拓宽就业安置渠道,鼓励退役运动员自主择业。200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做好运动员职业转换过渡期工作的意见》中指出:在过渡期内,运动员实现组织安置、就学或再就业的或过渡期满的,聘用合同终止。除组织安置的运动员领取一次性退役费外,其他运动员可按照本地区相应政策享受自主择业经济补偿。2010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体育总局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也指出:各级公共就业服务机构要积极为运动员提供职业介绍、职业指导等服务。符合条件的运动员,可按规定享受职业介绍补贴和职业培训补贴政策;持《再就业优惠证》的就业困难运动员通过初次职业技能鉴定(限国家规定实行就业准入制度的特殊工种)、取得职业资格证书的,可按规定享受一次性职业技能鉴定补贴。运动员退役时,按规定领取退役费或自主择业经济补偿金。建立运动员自主择业经济补偿标准的动态调整机制。运动员自主择业的,按规定享受相应的就业扶持政策。对退役运动员自主创业按规定给予政策性支持。

2 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中存在的问题

现行的“竞技体制”以及我国独有的政治生态下,使得运动员在役期间始终以提高自身运动成绩、获取金牌为国争光为最终目标。大多数在运动员早期的专业化训练和单一的管理模式下,运动员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文化知识和职业技能的相关学习,始终处于“体教分离”的状态。退役后,由于运动员社会适应能力较弱,在激烈的人才市场竞争中明显处于劣势。例如,曾经打破世界纪录的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直言:“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三年级的文化,连拼音都不会”,最后她做了“搓澡工”;世界技巧锦标赛冠军刘菲退役后一身伤病,没有工作而生活困窘;被誉为“亚洲第一大力士”的才力退役后在贫困中被疾病夺走了生命;前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退役后为了谋生,一度摆地摊[6]。运动员退役后生活窘困的案例比比皆是,根本原因还在于职业技能转换机制的不健全,当前导致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困难有以下几个原因。

2.1 文化教育的缺失是制约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国家对于人才的需求越来越趋向于综合性,因此仅有高超竞技水平而欠缺文化素质的专业运动员退役后很难实现快速的再就业。举国体制之下,我国的竞技水平大幅度攀升,在国内外的赛场上不断创造辉煌,这一切成绩得益于运动员艰苦卓绝的努力。冰雪运动员大多从少儿时期便被选入专业队伍从事训练,没有机会进入普通学校进行系统化的知识学习,在训练队中学习的文化知识都是零散的,达不到文化课水平的要求,服役期间文化素质水平和综合能力得不到充分积累,退役后的职业技能转化难度将会进一步增加。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用人单位对于相同专业水平的运动员的考核录用标准首先是运动员的文化素质和综合能力。因此,加强文化教育,提升冰雪运动员的文化素养和综合能力是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需要攻克的难题。

2.2 安置措施的局限性是导致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率低下的决定性因素

当前国家对于退役冰雪运动员安置措施的重点是直接给退役运动员安排工作岗位或给予一笔补偿金,而忽视了运动员步入社会后的生存能力和人生的长远发展。但实际上一方面政策性安置的岗位难以针对运动员的职业技能发展,尤其冰雪体育行业可安置的岗位极其有限,退役冰雪运动员在新的工作岗位无法发挥自身的特长,更容易暴露自身文化素养低下的缺点;另一方面,当前的培养体制下,运动员属于弱势群体,难以适应退役后的社会生活,即使获得了一笔补偿金也难以自主创业开启新的职业生涯[7]。因此,当前的安置措施仍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退役运动员过分依赖国家给予的安置而忽略了提升自身的综合职业素养是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率低下的决定性因素。

2。3 社会需求薄弱是影响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的重要条件

冰雪运动一直以来属于高冷小众的运动项目,社会对于这类运动员的需求有限,尤其冰雪项目运动成绩近年来才略有提升,取得冠军或举世瞩目成绩的运动员屈指可数,社会对于取得显耀成绩的运动员接纳程度较高,而对于同样经过艰苦训练却未取得成绩的运动员常常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8]。值得庆幸的是,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举办权,我国冰雪体育产业飞速发展,对于冰雪体育人才的需求也大幅提升,当前形势下冰雪运动员退役后有机会进入冰雪体育场馆从事教学、培训、管理等相关工作。但冬奥会后,为备战本届冬奥会所培养的大批冰雪运动员将何去何从,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3 影响我國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的因素

3。1 社会因素

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是一个系统的公共性问题,涉及到人事、劳动、社会保障、民政等政府部门,需要国家、社会、市场的联动才能创造行之有效的解决法案。一方面,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各地方行政机关精简机构、事业单位和企业竞聘上岗、减员增效的现实情况使得退役冰雪运动员的政策性安置渠道越来越窄。另一方面,国内开设冰雪运动专业的体育院校屈指可数,退役冰雪运动员难以进入既能保留自身专业技能又能提升知识文化水平的高校进一步深造,可见知识性安置亦难以将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进行充分转化。另外,社会对退役冰雪运动员的接纳程度也直接影响着其职业技能的转化,由于冰雪运动员长期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从事训练和比赛,社会经验和适应能力均较差,不善于与人交往,退役后常常难以被社会快速接纳。

3.2 政策因素

对于退役冰雪运动员的就业安置问题,国务院、体育总局等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规。从1965年国家体委出台了《关于做好调整处理运动员工作的通知》,到1980年国家体委、民政局、劳动部联合颁布的《关于招收和分配优秀运动员的联合通知》,再到2002年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的意见》,国家对冰雪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保障和就业问题愈发重视[9],一方面,国家注重公平和效率鼓励退役冰雪运动员自主创业而拓宽退役冰雪运动员的安置渠道;另一方面,通过高校培养、职业技能培训等措施提高退役冰雪运动员的文化底蕴和职业素养,从而提高退役冰雪运动员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

3.3 自身因素

冰雪运动员的自身素质和职业技能对其退役后能否成功就业有着直接影响。我国绝大部分冰雪运动员从少儿时期开始从事专业的冰雪运动训练,长时间高强的训练使得运动员很难有时间和精力接受系统文化教育,同时,在“金牌至上”理念的长期影响下,运动队往往忽略了对运动员综合素质的培养,导致很多冰雪运动员拥有较高的专业技术水平和竞技能力,但因为缺乏和外界沟通的能力和技巧,加之文字处理能力差、团队协作能力不足,社会适应能力偏弱等问题,难以在退役后找到合适的就业岗位。

另外,生理因素也影响着退役冰雪运动员的职业技能转换。多数冰雪运动员退役时的年龄相对较大,长期高强度的训练与比赛,使大部分冰雪运动员留下了不同程度的伤病[10]。有些运动员由于身体原因难以胜任正常工作,也造就了相当数量的企事业单位不愿意接收身体有明显伤病的退役冰雪运动员,这也给退役冰雪运动员的职业技能转换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制约了其就业的选择。

4 加快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的对策

4。1 树立培养现役冰雪运动员全面发展的价值观

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转换的主要症结在于运动员自身文化素质缺失,难以满足用人单位对综合人才的需求,因此首要解决的问题在于树立培养现役运动员全面发展的价值观。具体可从一下措施入手:首先,从运动员服役开始重视冰雪运动员的基础教育,使运动员并行参与冰雪运动专项与文化教育的训练,真正实现“体教结合”。其次,将运动员的文化成绩与教练员、领队的考核相挂钩,根据综合成绩合理安排竞赛,为冰雪运动员退役后的职业技能转型打下良好的文化基础。再次,借助高校力量实行联合办学的合作关系,推荐综合素质较高的优秀运动员继续深造,以获得和当代大学生同等的就业政策和机会。通过对冰雪运动员服役期间的综合培养才能实现运动员退役后职业技能的成功转换。

4.2 有针对性的开展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培训

现阶段,对于正在退役或已经退役的冰雪运动员开展职业培训是加快冰雪运动员退役后职业技能转换的重要途经。一方面,要根据冰雪运动员的知识结构、兴趣特长等差异有针对性的开展培训;另一方面,要更多注重职业技能、职业素养等方面的知识,帮助运动员快速掌握新职业的业务知识和技能[10]。另外,对于退役冰雪运动员的心理和思想观念的辅导和培训同样不可忽视,需要有针对性的开展职业测评、心理辅导和就业指导,不但有利于帮助退役冰雪运动员树立正确的职业目标,同时也能够更好的帮助退役冰雪运动员适应职业生涯的重大转变。

4。3 加强退役冰雪运动员就业平台的构建

近年来,随着我国冰雪体育产业的快速发展,一大批投资者将目光聚焦冰雪体育产业,因而催生了一批知名的冰雪企业,如崇礼的万龙、云顶;吉林的万达、万科。这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也为冰雪体育人才创造了理想、有效的就业机会。若能够将现有的冰雪体育信息有效整合,通过全方位的采集冰雪体育企业的人才需求,并整合退役冰雪运动员信息,不但可以为用人单位和退役冰雪运动员搭建联络通道,同时,通过冰雪体育资源网络平台系统可以实现冰雪体育信息资源的共享,充分利用网络优势为退役冰雪运动员开辟高效、迅速的就业信息交流天地,这将为退役冰雪运动员的职业技能转换提供保障。

4.4 完善退役冰雪运动员社会保障制度体系

完善退役冰雪运动员社会社會保障制度体系,不但能促使退役冰雪运动员有效地参与到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生活,同时更加有利于我国竞技体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具体而言,首先要建立健全退役冰雪运动员再就业的法律保障体系,保障退役运动员能平等的获得再就业机会。其次,鉴于退役运动员对国家荣誉所作出的突出贡献,可以参考专业军人的优待条例,并充分发挥“下岗再就业优惠政策”为退役冰雪运动员制定再就业保障制度。第三,推进退役冰雪运动就业服务的社会化和制度化,为退役冰雪运动员提供免费的就业信息和就业指导。通过对退役冰雪运动员社会保障制度体系的完善,不但可以保障退役冰雪运动员的基本生活,同时也将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顺利举办提供有力支撑。

5 结 语

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将促进我国培养大批冰雪运动员,从长远来看,加强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是我国冬奥会成功举办以及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当前,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

仍存在着诸多问题。现行的“竞技体制”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下用人单位的人才需求之间的矛盾是影响我国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转换困难的根源,因此需要通过树立培养现役冰雪运动员全面发展的价值观、有针对性的开展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培训、加强退役冰雪运动员就业平台的构建、完善退役冰雪运动员社会保障制度体系等措施实现退役冰雪运动员职业技能的充分转换,以确保冰雪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来源和社会保障。

参考文献:

[1] 陈晨曦, 孔祥武。创业培训援手运动员再就业 (关注退役运动员再就业①) [N]。人民日报, 2008-11-25(12)。

[2] 林然,郑延峰.冰雪项目运动员退役执教后的角色转换[J].冰雪运动,2013,35(5):39-41.

[3] 高可清,张强,等.公共管理视角下我国退役运动员的职业发展[J].中国行政管理,2013(5):73-75.

[4] 孟凡强,冯红火,等。我国退役运动员再就业保障的制度缺陷与对策思考[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 2009,23(1):69-72。

[5] 丁玲玲.对我国退役运动员职业生涯规划的研究[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0,28(6):34-36.

[6] 王晋伟.退役运动员就业的再思考[J].绵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7,36(2):133-135.

[7] 种莉莉,孙晋海,等.退役运动员再就业状况调查研究—以山东省为例[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2,35(9):34-39.

[8] 常娟,李科,等.论退役运动员的角色转换—以体操运动员庞盼盼为个案[J].湖北体育科技, 2015,34(12):1048-1050.

[9] 宋文鹏.关于对退役冰运动员职业转换的研究—以转型体育教师为例[J].体育大视野, 2017,7(1):211;213.

[10] 常娟。我国退役运动员角色转换的影响因素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8,41(7):49-55。

[11] 张洋,王晓娟,李贵森。2022年冬奥会背景下首都群众冰雪运动发展的SWOT分析[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7,35(4):26-32。

极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七星彩票计划群 福建11选5官网 大象彩票计划群 北京快3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冠军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走势规律怎么看 智慧彩票投注 极速赛车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