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来临:父母如何平衡爱

2020-02-06 03:54:22 《分忧》 2020年1期

编前话——

从2015年10月,通过“全面放开二孩”的决议,到现在已经五年有余了。首批二胎宝宝,也已经上了幼儿园。很多人说,生二胎,经济要准备好,队友要能打能扛,更重要的,要提前准备好应对复杂的关系。但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唯有父母对自己的爱才最重要。面临同样的一地鸡毛,幸福的家庭能把鸡毛捡起,做成一个鸡毛掸子。不幸的家庭,就只能埋怨是对方造成如今的窘境而鸡飞狗跳。那些生了二胎的家庭,呈现的显然是不同的面貌……

二胎妈妈:谁搅乱了我生活的一池春水

关茜每天的朋友圈,绝对是我们办公室5个人必看的。关茜有两个儿子,年龄相差一岁半,老二发育得好,几乎和哥哥个头相差不多,两个小男孩都长得虎头虎脑的,棋逢对手,战事不断,尤其是早上,更是鸡飞狗跳,总是以其中一个人或大哭或挂彩结束。关茜无奈,为了舒缓自己的焦虑和无奈,便拍一段小视频放到朋友圈,也听听好友们的劝慰。和她一个办公室的我们几个,都是她忠实的粉丝,每天若没有两个小家伙的视频佐餐,好像吃饺子没了酱油和醋一样。关茜生二胎的整个过程和心路历程我们都知道。

大宝走路还蹒跚的时候,关茜就意外地懷上了二胎!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可老公坚持留下,他说:“孩子满心欢喜地来投奔你了,就不该杀了他(她)。”这句话太狠了。关茜连鸡都没杀过,怎么舍得去杀一个人呢?况且,当年她和老公手头也有五十多万元积蓄,养活两个孩子不成问题。婆婆也力劝她生:“你只负责生出来,孩子不用你带,剩下的都是我的事。”关茜对婆婆的话深信不疑,于是生下了二儿。对于这一点,老板在我们办公室唉声叹气了好几次:两年生俩,这活儿都撂给谁干?但我们心里还是觉得老板很仁义,毕竟是个私营企业。

但被大家称为“人生赢家”的关茜,甘苦自知,用她的话说没得瑟几天,生活的狰狞就朝她原形毕露了——小儿子一岁之前,是一段鸡飞狗跳、天昏地暗的时光。每天,家里充斥着小儿子要吃奶的哭声、两岁多的大儿子不肯上幼儿园的哭声;每天,家里都有干不完的活计。关茜试图花钱解决问题,请保姆带孩子,都以失败告终。眼看日子如此艰难,当初满嘴担当的婆婆也开始谋划临阵脱逃了。在老二两个月的一天早晨,婆婆借口梦见已逝的公公哭了,必须回老家给公公烧纸,就脚底抹油溜回农村老家了。关茜崩溃地冲老公咆哮:“你妈啥意思?把俩孩子都扔给我?那当初是谁说的我只管生,不管带?”

老公的脸色也不好看:“我得出去跑,得想办法挣钱!不挣钱,拿什么给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女子本柔弱,为母则刚强。既然脑子短路选择了二胎这条荆棘丛生的路,那么现在就算跪着也得走下去!关茜唯有咬紧牙关。

然而,事情实在是太具体了,一个人带俩孩子实在吃不消,关茜只得把自己那正在小县城跳广场舞的妈妈“加急”请来。妈妈虽常埋怨把关爸一个人丢家,但心疼女儿,也只有过来一起挺着,只求日子快一点过。生活,也曾露出一线光明:小儿子出生半年后,老公财运还不错,赚了一百多万,再加上他们手头原有的五十多万,关茜和老公信心满满地走进了售楼部,打算给孩子买套学区房。当时房价还不离谱,一套130平方米的三居室,只要130万。老公说:“我们手头有150万,我们全款买下一套三居室吧?老人来了也好住。”售楼小姐很期待地看着关茜。可关茜看到怀中的儿子,突然很没有安全感,说:“如果我们买房把手里的钱花光了,拿什么养活孩子?我们还俩孩子。”老公说:“买不买你决定吧。”于是关茜说了一句让她抱憾终生的话:“不买。回家。”等大儿子来年上小学了,关茜再去问那个学区房,只能买二手的了,但二手的价格将近400万元了。5年前,关茜有钱啊,并且有150万元现钱,就因为自己当时想多留点钱养二胎,才没有勇气下手,以至于错失了一个发大财的机会不说,还连累儿子的未来。关茜浑身发抖地回到家。5年前的那个决定,让关茜很长时间都成了我们办公室的祥林嫂。“你们说,我当时为什么没买呢?”关茜说。

“从经济学上分析,资源永远是有限的,一台40寸电视硬要拆成两台20寸的,一包糖果硬要分成两份,一个哈佛大学的学费硬要拆成两个野鸡大学的学费,谁肯接受?越是在资源被威胁的情况下,共享资源的人彼此之间更容易产生矛盾!比如我的两个儿子。”西南财大毕业的高材生关茜感慨。

前段时间跟两个孩子聊了一会儿天,关茜问他们:“你们觉得你们每天要吵架多少次?”“最好不要超过两次吧。”大儿子说。“哦?”关茜拉长了尾音,补充问道,“那,一个月呢?你们觉得要吵架多少次?”“最好不要超过30次吧。”两个儿子互相看了一下。关茜内心哭笑不得,表面还得继续故作淡定,“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我们去泰国,那10天里你们就只是吵了三次架,如果按照这样的频率,一个月都不会超过10次呢,多好。你们觉得回家后就做不到了,是吗?”针对两个孩子的争执问题,关茜和老公梳理了一下。实际上他们的吵架模式大多是因为抢东西,比如哥哥拍篮球拍得正起劲,然后弟弟突然跑过去抢了篮球就跑;或者是哥哥觉得弟弟自己玩得很欢,不肯跟自己玩很生气;又或者是哥哥弟弟在同一件事情上的想法截然不同发生了争执……而早餐的吵架则是,两个人吃什么永远有争执,甚至每个人眼前的鸡蛋都要比较一下。

有时候关茜也挺纠结,就是要不要介入、到底如何介入,总是在天平的两端挣扎,孩子们哭起来的时候,一个抱着她的左手抹眼泪,另一个抱着她的右手擦鼻涕,关茜也是仰天长叹,这就是真实二胎妈的写照吗?

专家点评:

在《我们长大了》的节目中,大S提到:“女儿会主动攻击弟弟,经常故意拿东西在弟弟的头边挥,看有没有机会打到他……”这一幕在二胎家庭中是多么常见啊!国际著名亲子沟通专家阿黛尔·法伯曾提出这样一个假设:如果有一天,你的丈夫突然伸手揽住你说:“亲爱的,我爱你爱得一塌糊涂,我决定了,我要再找个跟你一样的妻子!”你的反应是什么?这其实就是老大的反应。老大眼中的老二,就像那个突然闯进来的“第三者”一样。当妈妈与二宝“坠入爱河”时,老大对于二宝与生俱来的敌意就会加深。要知道,老大一切不可爱的行为,都是在呼唤爱。在二胎家庭里,如果老大的情绪和行为发生了明显变化,父母却置之不理,没有采取积极行动化解的话,则极有可能让老大陷入焦虑、无助的状态。二胎的到来,很可能会让老大丧失对自己的信心,他会通过寻求关注来找到归属感。因此,当老大用极端行为来寻求关注时,身为父母,我们一定要多一份理解,多关注一下那个内心脆弱的孩子。

龙应台曾说:“作为第一个孩子,曾经独占父母的爱和整个世界而后又被迫学习分享,他的态度是紧张的,易怒的,敏感的。”作为父母,如何平衡愛,是我们必须做好的功课。

首先对孩子的关注要平均,但爱要独特。很多家长信奉“一碗水要端平”,痴迷于绝对的平等,给孩子的东西要一模一样,完全平均。但是,你会发现,孩子并不买账。比如当你切了两块一模一样的蛋糕时,总有孩子会说:“你给他的比给我的多!他的比我的大!”就像关茜的两个儿子每天早上比较面前的鸡蛋大小一样。你开始急了:“没有啊,我给你们的都是一样的,完全一样的。”可是孩子不信你的解释。关茜就发现,两个儿子的争执打斗经常来源于此。当孩子提出质疑时,最好的做法是,按照其独特的个体需求来给予满足,而不是忧虑给孩子的东西是否完全平均。我们要关注每个孩子的个体需求,同时也要给孩子独一无二的爱。对于大宝,可以多安排他与父母之间单独约会,制造特殊的回忆,多倾听大宝的想法。《唤醒半睡的自己》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你可以说给大宝听:“你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们是你的父母。我们百分之百地爱你,你比弟弟妹妹先来,你已经拥有我们百分之百的爱,还会继续拥有我们百分之百的爱。”只有大宝打心底确信父母的爱从未变过,才会有精力对二宝展现出爱。

其次要抛弃“大让小”的想法。“老大就应该让着老二”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会同时伤害到两个孩子。这句话是对老大的“道德绑架”,它残忍地压制了老大的感受,怀疑自己是否被爱;同时也是对老二的肆意纵容,可能会让老二无视规则,恃宠而骄。美国杰出的教育家简·尼尔森说:要同等对待两个孩子,这样才不会让一个孩子形成“受害者”心态,另一个也不会形成“欺压”心理。所以,当两个孩子发生矛盾时,要按规则办事。最后,让老大拥有参与感和成就感。记得孙俪在参加《金星秀》时,说:“小花的一切都是等等教的,甚至妹妹的名字也是哥哥取的。”聪明的父母应该懂得如何体现老大的价值感,有了价值感和参与感,老大就有了归属感。他会明白,我当了哥哥/姐姐后,不仅没有失去爱,还多了一份责任感,一份属于这个大家庭的责任感。他也会明白,有了二宝,只是世间又多了一个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而已。

黄磊的女儿:“我想在姐姐头上钻洞变成她女儿!”

黄磊曾发送了一条微博。多妹居然想要在姐姐头上钻一个洞,然后爬进去,这样,将来姐姐生宝宝的时候,她就可以做姐姐的女儿了。不得不说,多妹的想法真的好生吓人,但细品之下,却感到非常暖心。她这是有多爱姐姐,才想着钻进姐姐的身体里,去当她的女儿啊!不知不觉中,黄磊家大女儿多多已经十三岁了,二女儿多妹已经六岁。翻看黄磊和孙莉微博,姐妹俩同框的照片,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相亲相爱的温馨画面,让人非常羡慕。最近多多又解锁新发型,这次她和妹妹一起剪掉了长发,换上同款短发,利落清爽,可爱有加。秋日暖阳下,这对小姐妹花快乐嬉戏,妹妹还细心地提醒姐姐有蚊子;妹妹参加学校活动,想要扮演小飞象,但是孙莉不会制作道具,心灵手巧的多多当仁不让,亲手为妹妹制作了精美的小象鼻子和大耳朵;姐妹两人巴黎走秀,妹妹临上场前突然胆怯退缩,多多悉心安抚妹妹情绪,牵着妹妹的手一同闪亮登场;姐姐亲手制作的珍珠奶茶,多妹特别给面子,一喝就是一大杯;姐姐喂妹妹吃饭,妹妹表示能吃得更多;而妹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姐姐给她画脸……

黄磊曾经说过,多多就像个小妈妈一样照顾妹妹,还把妹妹看成是家里最可爱的人儿。现在家中有了弟弟,两个姐姐对这个新的家庭成员的到来也非常高兴。相比之下,身边很多二胎家庭常常闹得鸡飞狗跳,两个孩子打得不可开交。而黄磊家中的孩子们,却永远是和谐共处的美好画面,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在处理两个女儿关系时,黄磊的做法似乎有些“另类”。曾经一个采访,主持人问黄磊,家里有了新成员有没有分给大女儿更多的爱,黄磊表示,我们是一个很常态的家庭,没有刻意安慰老大。黄磊的这个“无为而治”,看似不够上心,实则很明智。因为黄磊了解多多的性格比较大条,也很爱分享,并且能够保证她不会因此受到冷落,所以才没有特殊处理,而是选择“平淡”地度过这个“特殊时期”。事实上也是这样,多多没有一点排斥妹妹,反而非常欢迎和欣喜。在参加《爸爸去哪儿》时,黄磊说:“大的一定要让着小的,作为姐姐要爱护妹妹。等小的长大了,你要跟她讲,姐姐已经出去了,你还跟在爸爸妈妈身边,所以你要让着姐姐。”大的要让着小的,因为妹妹处在需要照顾的年龄,很多事情不能自理,而绝不是因为“偏心”;将来小的也要让着大的,因为你有父母照顾,而姐姐正在独自打拼。这个“让”,不是忍让和退让,而是谦让和礼让,是手足之间对彼此的一份理解和爱护,能愿意去为对方着想。黄磊说,“懂事”的意思,是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能懂得事情的含义。所以,要把“让”的背后原因告诉孩子,尽量让老大去学着理解和接纳。

这里所说的大的让着小的,难道不是对大的孩子不公平吗?其实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多多在家里得到了足够的爱和关注,她与父母建立了稳定的安全型依恋,更没有因为弟弟妹妹的到来,受到一丝丝的怠慢。而且,大的让着小的,也并不是时时刻刻的,更不是绝对的。有一次,多妹看到姐姐玩具比她的多,就跑去问爸爸:“为什么姐姐的玩具多?”黄磊不是要求姐姐“让”出来多的玩具,而是告诉妹妹:“因为是姐姐先来的啊。”简简单单的一句回答,就事论事,没有丝毫不公和偏袒,两个孩子都没有受委屈,非常智慧地化解了妹妹的“小疑惑”。姐姐可以打耳洞、染头发、参加各种活动,而妹妹不能享受这些,并不是因为父母偏心姐姐,而是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和年龄发展而已。正因为黄磊能看见每一个孩子的存在,并真心爱着他们,尊重他们,关注他们,用平和的心态,大的格局去处理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她们才能徜徉在爱的海洋里,轻松自在,彼此相爱。

专家点评:

要平衡好两个孩子间的关系并非易事,除了给予同样的爱和关注,父母还要避开以下的误区。

切忌相互比较。黄磊的两个女儿,多多文艺多才,妹妹精灵搞怪,个性不同,各有所长。每个孩子都是独特而独立的个体,都有各自的人生道路,没必要去比较和衡量。心理学家认为,每个人都有追求优越的心理,这是人的天性。“你看看你姐姐比你厉害多了,你看妹妹比姐姐漂亮多了。”这样的话永远也不要说。比较,滋生嫌隙,伤害手足感情。把三个儿子送入斯坦福大学的陈美龄女士说,“‘快向你哥哥学习,这样的话,我一次也没有说过,我会集中精力加强他们各自的优点。”只有这样,孩子们才不会落入相互竞争、恶性比较的窠臼,而是努力发展自己的个性,寻找自己的人生价值。

切忌刻意追求“平等”。曾经在一本育儿书上看到一个案例,一位媽妈为了显示自己的“一视同仁”,连给两个孩子分巧克力时,都要用一把天平来称重,甚至精确到克重。可这样的费心却并不讨好,孩子们反而更变得斤斤计较,谁也不肯吃亏。其实,二胎家庭里,没有绝对的公平。越是刻意追求平等,孩子越是变得敏感。意大利教育学家蒙台梭利说过,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那么玩具不一定要买两套。物质上的平等,并不是真正的平等,而唯有发现每个孩子的真正需求,教会他们学会分享和等待,才能帮助他们建立健康轻松的关系。

切忌忽略大的孩子。虽然黄磊说过要大的让着小的,但是他对大女儿的感情没有一丝削弱,反而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对多多更多了一份不舍和牵挂。其实,当二胎到来,大的孩子最怕的,不就是父母不爱自己了吗?可因为老二的到来,父母难免分散精力,但尽管相处时间可能会变短,爱绝对不能打折扣。海姆·G·吉诺特博士说:“当每个孩子被唯一的珍视时,孩子就会变得坚强。”有了这份独特的关爱,大的孩子心中便汇聚了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收获满满的安全感。

编后话:

生第二个孩子,所需要的家庭条件不只是经济,队友给力不给力,老人能不能帮忙那么简单。不“随便”生孩子,把爱与精力都准备到位,再去迎接一个孩子,是每对父母、每个家庭应有的担当。一项来自英国华威大学团队的研究表明,当家里有不止一个孩子的时候,年龄较大的孩子往往更倾向于欺负后出生的兄弟姐妹。通过对6800名1991年到1992年出生的儿童进行长期跟踪研究后,目前该研究团队的负责人Dieter Wolke表示:“兄弟姐妹之间的相互欺凌往往被父母和教育者看作成长中很正常的一部分历程,但实际上它也是家庭暴力的一种,而且是家庭暴力中发生最为频繁的一种。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欺凌会导致长期的不良影响,比如孤独、犯罪行为或者精神健康问题等等。”

为什么年长的孩子喜欢欺负自己的弟弟妹妹呢?传统意义上的解释认为,年长的孩子会担心弟弟妹妹抢走父母对自己的爱与关注。就如后出生的孩子永恒的自卑情结一样,先出生的孩子永远都有被抛弃和不公平的焦虑,这可能会使孩子忽视父母客观上公平的给予。全面开放二胎之后,很多独生子女——尤其是血气方刚正处在叛逆期的初中生们自发地在全国组建了大量“反二胎联盟”聊天群。这些孩子的父母在政策出台后,要么开始打算生二胎,要么已经付诸实践。而孩子们在群里讨论的,除了对未来出生的弟弟妹妹们分走父母之爱的担忧,更多的是讨论怎么样交涉或威胁父母放弃二胎的念头,更有甚者会给母亲已经怀孕的成员出谋划策,试图帮助“自己人”打掉他们母亲腹中的胎儿。

因此,比起客观上的公平给予,让孩子领悟到“父母的爱不会被分走”对孩子而言更加重要。而当年长的孩子本身参与到对弟弟妹妹的照顾中时,不仅有利于发展他们的自主性,更容易让他们将自己代入到“养育者”而不是“被养育者”的角色当中,自然不会产生太强烈的被养育者之间的竞争意识。当孩子发现自己能替代父母给弟弟妹妹一定的照顾时,其产生的荣誉感与责任感也很容易冲淡焦虑感。是的,父母无法陪伴孩子们终老,而唯有手足,是他们携手迈向未来人生的坚实伙伴。惟愿他们往后余生,能兄友弟恭,姊妹和睦。

GLG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网 鑫彩网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有规律吗 鸿运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彩票有假吗 福建泰顺棋牌俱乐部 上海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