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夜

2020-02-04 06:36:57 看天下 2020年3期

淡豹

曲比阿木的大哥曲比阿洛通过博士资格考试的那个夜里,我们喝酒,吃烤串,一直玩到快天亮。那是阿洛当晚的第三顿酒,他先跟导师和同学喝,再跟自己校外的朋友喝,唱完歌回来又跟我们喝。回学校时,阿洛已经瘫了,我们干脆六个人把他扛在肩上,像一支松松垮垮的军队。校门口的保安远远冲我们喊了几句,等我们走近,又被我们冲天的酒气吓得退进了保安室,阿木得意洋洋地吹起口哨,音调又高又响又悠扬,就仿佛非要把保安逼出来,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棒的好小伙子不可。

但曲比阿洛上博士这件事,依旧是件非凡的,了不起的大事。曲比家太倒霉了,即便我们镇已经是个无比倒霉的镇,曲比家也实在算是太倒霉了。他们家爸爸早就死了。那时他们家妈妈在外头打工,火把节后回来看了他们一次,之后就再没回来啦,他们跟着老奶奶住,靠小叔叔打工养活。结果呀,叔叔很快得肝癌死了,老奶奶在家又失火烧死了。

老奶奶死后,阿洛和阿木就成了孤儿啦。阿洛成绩糟糕死了,但是被下乡探访的台湾老师遇到啦,推荐他在电视上念了自己的作文,全凉山的人都看到啦。于是政府的人把阿洛选进希望班,还在学校的微机室里专门辟了一台电脑让他写作文,这可谓因祸得福。他画画好,美术老师培养他考上了成都的大学,又考取研究生,进了北京的民族大学。但是到了阿木这里,老师说,“你没有你哥哥的好运气了!总要向别人倾斜倾斜吧!” 穷的人有的是,孤儿那么多,更何况阿洛在大学里能领到奖学金,阿木绝对不算贫苦孩子了。

可谁能想到,北京有一个好老师,他跟美国的一位好老师认识,又跟浙江省一位企业家是好朋友,花了一笔钱在杭州重点高中里设了三届友谊班,专门选送凉山男生去读书。这样就有了我们,前前后后98个人,九月坐火车去杭州,一月回来,二月坐火车再去,七月再回来。我们啊,有的夏天就开始在县城里打工了,有的都19岁了,又被老师叫回来,送到杭州去。峨曲古的吉狄马加当时已经交了1200元给来招工的广东学校,人家保证学完摩托车维修以后只要考到证书本,就保证就业,当四个月学徒工就能抹平学费跟生活费。马加在峨曲古是全校第五,考试肯定没问题。结果他也被老师一个电话叫回来,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坐火车去杭州。曲比阿木也是我们中的一个。见到他,杭州的老师说,你就是作文男孩的弟弟啊!来,现场写篇作文吧。阿木把两片嘴唇噘得卷翘翘,像小猪嘴,啊啊呀呀故意胡乱说了一串话,结果老师以为他汉语不好,给他额外安排了一次考试,考不过就要强化补习,把阿木气坏了。因为阿木的缘故,我们把阿洛也纳入队伍,把他当成我们的老大哥。

现在我们一个个上了大学,发现北京的大学校园里的时尚,比杭州重点中学里的还要落后一些。可能因为我们满打满算也只有98个,并不能把杭州变得更土气,而许许多多像我们这样的人构成了北京的大学校园。

我们来到北京的第一个彝族年后的第一个春天,曲比阿洛通过了考试。这意味着阿洛准保能拿到博士学位,当教授,去美国,或者当上高官。

那天真是狂欢夜啊。我們跟阿洛喝呀喝,起初碰杯喝,后来抱着喝,就好像我们的老大哥是神灵送来的礼物,只要抱过阿洛,我们自己就也什么事都能干成。阿木的高数补考能通过,而吉狄马加已经在斗恶龙的关口上卡了四个月了,游戏手柄都捏油了,借着阿洛的好运气,也许今天就能冲过去。我们到如今还记得那一天,我们所有人都好像爬到了山峰的顶点。

我们可真傻呀。凌晨时分我们把昏沉沉的阿洛扛回宿舍,又回吉狄马加的宿舍打游戏。没能够通关。恶龙把我们拦在了城堡外。那只是后来的日子的前奏。如今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回忆那一晚,想象倘若狂欢夜永不结束,生活该有多么幸福。

盛通彩票网 山东十一运夺金 山东11选5走势 545彩票计划群 广西快3 澳彩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赚钱吗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七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