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

2020-02-03 09:35:19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刘帆

水州府的官道上,一匹马飞奔着。

到达来客庄,柔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老板娘那里掂一壶酒,自顾自地在店门靠窗的位子坐下,呵口气,立时现出一股白雾。他啜一口酒,柜台后的老板娘正看向他。

柔然转过脑袋,窗外是起伏的山峦。

客栈外,树枝上光秃秃的,北风已经卷走了来客庄的秋声。

来客庄里的这家悦来客栈,来过多少人,没人认真算过。这个客栈,有点儿不同,全部是会耍点儿刀枪棍剑的人来此入住。据说来客庄的开山人来客,身形彪悍、手段凶狠,却侠肝義胆、古道热肠,很少人见过来客拔剑相向。但奇怪的是,人们都说他出手厉害,是个狠角色。如同江湖上所有离奇的传说一样,来客,后来神秘地消失了,无影无踪。悦来客栈,包括现在的老板娘,都没有人再见过他。

柔然,长衫飘飘,马背上驮着与悦来客栈不相匹配的东西——蓝布小包,里面装着几本线装书,所以当他叩响悦来客栈的大门时,大厅内喝酒的人看他,目光里夹杂着冷漠和嘲讽。

门口的一张空桌前,柔然斯文地坐在那里喊道:“老板,小菜两三样,牛肉一盘。”

店小二端着菜在前,老板娘紧跟在后:“这位客官,打哪里来?要往何处去啊?”

柔然啜着酒,悠悠地答道:“多喜养福,去杀远祸。四海都是来向,五湖亦是去处。”

客栈内哄堂大笑。

老板娘也笑,不过,她吐气如兰、媚眼如丝,说道:“你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住在本店吗?”

柔然答道:“客栈往来人,何必问东西。”柔然一仰脖子,将碗里的酒喝干,眼睛看向马厩,突然,“嗖、嗖、嗖”,三枚钢镖钉在拴马桩上,闪着寒光。

老板娘斜睨钢镖,微微一笑:“好身手!只怕要见官。”

柔然冷笑:“此地贼人出没,事留余地,便无殃悔。”

远处角落,有人摩拳擦掌,似乎想要动手。

老板娘望了望四周,对柔然一笑:“书生,本店庙小,不能留你。”旋即招呼伙计:“小二,送客!”

老板娘话音未落,柔然已到门外。

“这个书呆子,口气倒不小。”老板娘徐徐说道。

柔然自是听不见了。他叹口气,待呵气的白雾散去,忽然,前方一匹马疾驰而来,人马来到柔然身边,抱拳问道:“兄弟,来客庄悦来客栈还有多远?”

柔然哈着热气,手一指:“不远,前面亮灯处便是。”

来人道:“荒郊野岭的,你不住店,在此作甚?”

柔然本来是往前走的,乍一听,猛然回头,只见一柄闪着寒光的剑正朝自己的脖子飞来。

柔然微微偏头,端坐马上,岿然不动。

那人近前,用剑逼着柔然:“你知道来客吗?”

柔然声音哆嗦了一下:“不知道……”

那人收剑:“看来你是个路人,不懂江湖。老子还以为你认识我!”

柔然连连摇头:“处江湖之远,不知江湖之事,抱歉!”

那人突然生起气来:“没你的事,你走吧!”

柔然扭头想走,不料刚一转身就惊讶地喊叫起来:“我的小包!”

那人傲然目视:“小包留下,不杀你,你走吧。”

柔然作势要抢,不料那人提剑催马,扬鞭就跑。

柔然哆嗦着,深吸一口气,立即嘶叫一声,向那人远去的方向撒马狂追,此时已经没有在客栈里被人耻笑的模样。

柔然不停地抽打着马的屁股,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劫贼!哪里逃!”柔然的马跑得很快,那人回首,顿时吓了一跳,加大马力继续狂奔。柔然穷追不舍,马蹄嗒嗒,空旷里,宝驹声声嘶鸣,前面的人吓得肝胆俱破,慌乱中,马前蹄奋起,仰天嘶鸣,人被摔到了地上。

柔然近前,喝道:“劫贼,还我小包!”

那人惊魂未定,柔然抢过包,不说话,剑指那人。

那人吓了一跳:“你要作甚?”

“没什么,宝剑配英雄。”柔然捡起那人的剑,“好剑,可惜了!用在盗抢上,你不配用此剑!”说完,柔然左手握剑,右手为掌,陡然间,剑已断为几截。

来客断魂掌。

“你是来……客?”

“客已知道你,你还不知羞。”柔然抬起手,断剑在夜色里寒光闪闪。

那人愣住了,生怕被缚见官,在黑暗中颤抖着。

“有恶不可再恶,切记度己度人。”

那人点头如鸡啄米。

声音渐渐弱化,猛抬头,人已不见踪迹,只有远山月光白茫茫一片。

那人呆坐良久,竟生出无限兴奋。

忽而他手拍脑袋,一愣神,立即赶往悦来客栈,客栈里仍有人在饮酒。

老板娘望着门前红红的灯笼,似乎在想着什么。

那人站在客栈内,瞅着老板娘。他说起来客,老板娘瞪大眼,问:“你在说书吗?”

“来客满天风,空山你不知。店大欺主客,何处报人恩?哈哈。”客栈外似乎有声音穿透而来。

很多人不说话,酒香自在,随风飘荡。

选自《三门峡日报》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一个小演员的故事
迷路的高跟鞋
家乡的云
鸟人范
一生
九尾狐
彩8彩票计划群 GLG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能不能玩 幸运28彩票计划群 环球一号彩票计划群 智慧彩票投注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杀号公式 上海11选5走势 上海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