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

2020-02-03 09:35:19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吴卫华

《山海经》上说:“青山之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明朝永乐年间,魏州人魏子博,是当时的巨富,喜欢起宅造院,而且规模宏大用料精良,家具多用红木制作,紫檀木、黄花梨、楠木质材的家具,随处可见,其中不乏精雕细镂美轮美奂之作。

魏子博只有一个叫如甘的女儿,长得超凡脱俗倾国倾城,人若初见,往往惊为天人。魏子博对女儿爱如掌上明珠,但这魏如甘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神情,做父亲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只管一个劲儿地什么好给她什么。

那年,魏子博请来能工巧匠,特意用极品小叶紫檀木,给如甘打造了一张贵妃榻。贵妃榻又称美人榻,腰身窄而长,距离地面半米左右,类似长凳但周身三面设有围栏。它造型优雅,可坐可卧,专供女人小憩所用。

工匠们为了精雕细镂好这张贵妃榻,用尽了毕生所学。魏子博供应他们的饭食里,竟然连一片肥肉也看不到。按说以魏子博这么大的家业,不该这么浇薄,于是工匠们对魏子博的慢待很是不满,但也只能窝在心里。工匠们不舍得作废了这么贵重的紫檀木,虽然对魏子博不齿,还是用心地打磨完了贵妃榻。

如甘去看那张打磨好的紫檀木贵妃榻时,立时就被它那在一片紫气莹莹的原色中厚积薄发的精致征服了,尤其是那屏风式透雕的围栏中间,纤毫毕见地雕镂着一只长有九条尾巴的狐狸。它的媚眼中带些戾气,皮毛光泽得在夜间都能闪出毫亮,九条尾巴围绕着身体,像一圈如梦似幻的祥云。

如甘第一次流露出对什么物件欢喜的神情,其实如甘喜欢的是贵妃榻围栏上的那只长有九条尾巴的狐狸。

如甘日常深居简出不愿与人交往,更不去人多的地方。七月十五盂兰节那天,魏子博为如甘早亡的母亲去寺庙斋僧,如甘不得不亲自随父亲去上香替冤亲拔倒悬。他们在佛前上过香出来后,正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挨着如甘走的妇人,突然怀疑地盯着如甘,皱起鼻子大声说:“什么味道,臊烘烘的熏死人了。”如甘听后脸上骤红,疾步向前走去。那个妇人在后面指点着如甘跟旁人说:“味道是从那位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别看她长得仙女似的,身上的味儿却像死猫烂狗一般。”一时招惹得众人都看如甘。如甘的脸色红得都要滴出血了,窘得手脚也软了。魏子博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不堪的一幕。这时有个穿白衣服的俊美男子挤近如甘,他手里拿着一个掰开的奇怪水果,果皮密生三角形刺,里面的果肉淡黄色,正是这种大家都没有见过的水果,在散发着臭不可闻的气味,一时间压过了所有别的气味。那正是新近从南洋传进来的榴莲。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恶臭来自榴莲。魏子博见那解去如甘困窘的男子,竟是在他家制作贵妃榻的一个李姓木匠。

从寺院狼狈回到家后,如甘倒在贵妃榻上号啕大哭。如甘一直落落寡合的原因,就是她的腋下有狐臭,她的狐臭很严重,如果用别的香味去掩盖,气味混杂后更加让人闻之作呕。魏子博也不知从哪儿听来的秘方,说有狐臭的人,日夜坐卧在紫檀木制作的贵妃榻上,紫檀那典雅郁重具有药疗效果的特殊香气,就会慢慢浸透到人的身体里,把狐臭治愈,于是特意让人给如甘制作了一张紫檀木贵妃榻。

如甘受到这么大的难堪,再不肯走出闺房半步了,日夜睡在贵妃榻上。贵妃榻围栏上雕镂的那只九尾狐,细长柔媚的眼睛日夜盯着如甘。狐眼开始看着像是柔媚,其实蓝眼睛深处有种冷彻骨髓的戾气。等如甘的精神日渐恍惚时,九尾狐眼中那不易为人觉察的戾气,竟悄然泯去不见了,和如甘成了真正的相见两不厌对看互媚好。街坊间也开始流传着如甘睡的贵妃榻上有只活狐狸,并说如甘就是一只狐狸精,否则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狐臭味儿?

眼看着如甘精神错乱,奄奄一息,魏子博遍请名医,却丝毫不见起效,无奈之下贴出告示,说不管是谁,只要能治好如甘的病,愿以半份家业相赠。李姓木匠看到告示,去问魏子博:“你是魏州的首富,家里打造那么好的贵妃榻,为什么却不肯让我们吃上一顿肉菜,这回却肯为治女儿的病拿出半份家业?”

魏子博惊奇地反问李木匠:“难道我给你们的饭菜不好吃吗?”

李木匠說:“不是不好吃,就是看不到一点儿肉块。”

魏子博叹口气说:“那是上好的精肉糜啊,哪里会显出肉的形状呢?”

李木匠听得满脸羞愧,讷讷地说:“小姐的病,我看是能治好的,你不妨带我去看看。”

魏子博有病乱投医,就把李木匠带到了如甘的房间。李木匠围着贵妃榻看了看,让魏子博把贵妃榻围栏上的九尾狐木雕取下来,烧成灰烬用清水调成膏后,让如甘内服加体外涂抹,什么时候把灰膏用完什么时候病就好了。

魏子博按照李木匠说的去做,灰膏用完后,如甘的病果然好了,更神奇的是连如甘的狐臭也完全消失了。在魏子博的一再追问下,李木匠道出了实情。李木匠的师傅是个精通鲁班术的人,谁要是得罪了他,他就会在干活儿时利用秘术整治主家,如果他在斗角里放两只对着头的蟋蟀,这家夫妻就会一辈子吵架不休;或者在角上的夹墙里放一盏长明灯,这家人一睡觉就觉得有光刺眼,夜不能眠。李木匠的师傅在贵妃榻上雕镂出一只活灵活现的九尾狐后,日常坐卧在榻上的如甘就受到了九尾狐的荼毒,只要把九尾狐烧灰服食,不仅能治好如甘的蛊痛,还能借着紫檀殊异的香气治好狐臭。

李木匠没敢要魏子博的钱财,据说学了鲁班术的人,不是断子绝孙就是残疾,或者殃及亲人。

选自《百花园》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一个小演员的故事
迷路的高跟鞋
家乡的云
鸟人范
一生
鬼市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快三投注 爱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极速赛车怎么赢到钱 内蒙古11选5 云鼎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138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