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浮力

2020-02-03 09:35:19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孙在旭

突然有一天,每个人头上一尺的地方就出现一个定时炸弹。它就这样悬浮着,不管你走到哪,它都如影随形。这些炸弹论个头儿只有苹果那么大,都用黑布包着。但谁都不会怀疑它的威力。

我们隐约能听到倒计时的声音。但谁也不能把它的黑布打开,也不能把它赶走,根本做不到。只要你的手一去拿它,它就像有了生命似的迅速躲开,而你不可能一直拿一直拿,再说了,如果它被激怒了选择提前爆炸怎么办?谁又敢冒这种风险呢?

你也想过让你的同伴把它从你头上拿开,但是,当每个人都身陷囹圄时,你又怎能指望得到别人的帮助呢?

等你终于明白各种各样的尝试都徒劳无功,你就只能忍受着这种未知死亡的威胁。稍微让你感到宽慰的是,这种威胁毫无区别地对待每个人。在它面前,人是平等的,就连拆弹专家头上也不例外地悬浮着这东西。

怎么会出现这种荒唐事?是某个阴谋家利用在大气层外的卫星控制的吗?还是外星人玩的一场小小的把戏?

一开始人心惶惶,每个人都陷入沉思。在生命的未知终结之前,又被强行加入一种未知期限,这种双重威胁不得不让人感到惶恐和无奈。可是几年过去了,却没有一个爆炸事件。

可是这些头顶上的死神实在是太碍事了,比如,当你像以前一样穿过一道门时,突然一声闷响,它到门框上,你也就随之被弹了回来。当情侣接吻时,两颗炸弹也会碰到一起,发出轻微噼啪声,生怕碰触火花导致爆炸。就连做爱时也无法摆脱这种尴尬。试想一下,把每天当做末日来度过,是一种什么心情呢?

终于有一天,一个帽子商发现了商机,他首先把自己头上的炸弹用帽子盖住,样子很滑稽,就像高级厨师的帽子一样,但至少比那铁疙瘩要好看一些,装饰可以掩盖丑陋。他亲自到街上去游走,很快帽子賣到脱销。

可是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人们纷纷摘掉帽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头上一尺有炸弹。

今天,我走在街上,看着远处的人群,他们头顶的炸弹像一片乌云似的随之移动。在这片乌云之中,我分明看见一朵鲜红的大丽花,它的下面,是一个女孩明亮的脸。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一个小演员的故事
迷路的高跟鞋
家乡的云
鸟人范
一生
九尾狐
山东11选5走势 大红鹰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开奖 快三投注 上海11选5开奖 新疆喜乐彩app 河北快3代理 上海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登陆 98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