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

2020-02-03 09:35:19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刘晶辉

对老约克来说,整个世界都糟糕透了。

一束精心准备的玫瑰花,差点要了他的命。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老约克手持美丽的花束,突然将其呈现在自己爱慕已久的康娜眼前。

这其实根本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单相思而已。

康娜本就对老约克多年的追求不胜其烦,再加上当时老约克那张因为过于开心而略带扭曲的脸,一声惊叫,她用力推开玫瑰花,慌乱中,打掉了老约克戴了多年的护眼墨镜。

白箭般的阳光齐刷刷刺向老约克的双眼,他的眼睛在感受到一种异常明媚亮丽的光芒和痛楚后,便永久地坠入了黑暗。一个好心的年轻人路过,他及时搀扶住在马路中央跌跌撞撞的老约克,使他免遭对面一辆急速行驶的小汽车的倾轧。

“我失明了,这一天终于来了。”老约克对自己说。

多年的眼疾造就了老约克敏感的体质和神经。他一开始只是不适应光,后来开始怕光;再后来,老约克开始怕人,不再喜欢和别人相处,不再喜欢和别人说话,不再喜欢见人;到最后,他连听到陌生人的声音都会觉得不安。

老约克一直独身,父母去世以后,除了从年少时期就开始暗恋的康娜,老约克觉得自己不再有什么牵挂。在他尚有最后一丝感光能力的时候,他鼓足勇气去见了康娜一面,但可怕的是他却因此永远失明了。

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将自己送入无边的黑暗中,老约克在极端痛苦的同时感受到了一种解脱,爱而不得,却不能放下,这对老约克来说是一种囚困,现在伴随着康娜无礼的谩骂和推搡,自己心中的淑女形象全无。老约克深信从那一刻起,已经不再爱这个刁蛮、绝情的女人了。

没错,需要一个了结,但是优柔寡断的老约克从来不能做到,他甚至都不敢去表白。纠缠了一生的爱,又或者说是不爱,总之,是放不下,该怎么为之定义呢?老约克不知道,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一切,似乎终于可以结束了。

是康娜,他的爱人,亲手终结了这一切。

没有爱,就不会再有伤害。

老约克把家里珍藏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他摸索着,打开密室的大门,又关上,步入深不见底的,为自己深耕多年的地洞。那是他很多年前为了安度晚年准备的,现在,派上了用场。那里有粮食、水,但一切都是与世隔绝,最重要的是,那里不会有伤害自己的康娜。

即便早已搬到最偏僻的远郊,暗夜远处火车隐约的汽笛声,密不透风的窗棂偶尔被风袭击的鼓噪,都会让老约克战栗不已。唯有地洞,在百尺厚土之下,可以让老约克逃避、解脱——如果除了死亡,还有第二种选择的话。

地洞的一切都是舒适的。老约克和他的心一步一步循着阶梯下沉,一米,两米,五米,一直到更深处。他身心都舒泰不已。除了还活着,他觉得这里和死后的另一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感到一种自得,外界一切伤害包括康娜,都永远地消失了。不再会有光的刺痛,声音的烦扰,也不再会有邻居们对他这个半瞎子的假关心,实际是看他出丑,看一个瞎子怎么出洋相,至少在老约克心里,认为一定是这样的。

就这样,老约克在地洞中,竟然安稳地过了数十个年头。

他在地洞中已经垂垂老矣,老约克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他忘记了一切,地上的一切,忘记了康娜。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鼹鼠,只是最基本的,在活着,却早已丧失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基本的意识和情感。两只瞎掉的眼睛的眼窝处也变得干枯、木讷,轮廓甚至都有些不清晰了,老约克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眼睛。

什么原因呢?老约克竟然打了一个喷嚏。他觉得这一定是他这辈子最后一个喷嚏了。他的脑子像一个生锈的发动机一样开始运转起来,就像回光返照那样,搜寻着。

干枯的双手下,老约克缓缓吃力地掀开被單,摸出一抹玫瑰花瓣的残渣,隐约留有一丝暗香。大脑的发动机艰难而又兴奋地点燃,行进,最后抵达了目的地,停了下来。

终于,他依稀记起,在遥远的很多年前,一个妙龄女郎声称自己对一切花粉过敏,老约克却总是记不住,仍然想用最美的玫瑰花捕获她的芳心,得到的永远是闭门羹。

“约克,快拿开你的玫瑰花!”女孩说着打了一个喷嚏。

是呀,就是这样的喷嚏,那个女孩打的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喷嚏。想到这里,就在他想起那个女孩的同时,伴随着双眼处一股久违的猛烈刺痛——就和他最后一次见到阳光那样,老约克用尽生命中最后一丝力气,笑了,然后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1期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的其它文章
一个小演员的故事
迷路的高跟鞋
家乡的云
鸟人范
一生
九尾狐
福建快3 云鼎彩票计划群 GLG彩票计划群 上海时时乐 聚发彩票投注 平安彩票是真的吗 长江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开奖 极速赛车规律公式 菠萝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