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后母子重逢:艰难的千里寻亲路

2019-12-31 09:12:22 职工法律天地·上半月 2019年7期

张东亮

上世纪60年代,逢“国家三年困难时期”,连鱼米之乡的江南也陷入饥荒,造成大批婴幼儿被父母遗弃。这些弃婴后由相关部门用火车运至河南、山东等地,由家境殷实的缺儿少女家庭抱养。这一群体被称为“江南弃儿”。山东农民赵淑亮和许多江南弃儿一样,经历过怨恨、绝望和挣扎,最终他决定原谅这个世界,为弥补生命中残缺的部分而踏上千里寻亲路……幸运的是,2018年末他终于迎来了跨越50年的母子重逢,身世之谜也随之解开。

苦情汉子的坚守养父母在不寻亲

1968年出生的赵淑亮是个朴实的北方农民,家住山东莒县长岭镇一个小村庄。在他的童年记忆中,父母和六个姐姐对自己很疼爱,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和老幺,赵淑亮在成长过程中得到了全家人的关爱呵护。

小时候生活贫困,家里偶尔改善生活,姐姐们都会把自己碗里少得可怜的鸡蛋或肉片夹给赵淑亮吃,笑着对他说:“多吃点,长成大个子将来好保护你姐!”

但從八岁起,活泼又顽皮的赵淑亮就第一次遭遇了身世的打击。那天他放学回家,见村头一群孩子在玩游戏,也想加入。不料,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孩却推搡了他一把,鄙夷地说:“你是捡来的,我们不和野孩子玩!”听了这话,小淑亮愤怒地和他们干了一仗。但直到他负伤落败而归时,身后还传来“从山沟里捡回的野孩子”的嘲讽。

回到家,赵淑亮流着委屈的眼泪问父母:“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是捡来的野孩子?”母亲怜惜地把他搂在怀里,不断给儿子擦着眼泪说,是谁干的,我找他父母去!却并不解释他的身世。父亲却故作轻松说:“傻孩子,别听他们胡说,其实每个小孩都是从山沟沟里捡来的呀。”一番哄劝,小淑亮被父母糊弄了过去。

十来岁的时候,赵淑亮因为在学校与捣蛋孩子打架,又一次被骂“连亲爹娘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回家后,他把书包往地上一摔,再次质问母亲:“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别骗人了,孩子都是妈妈生出来的,根本不是从山沟里捡来的!”此时年龄稍大的他,已经知悉了生命的来源。母亲听了儿子的问话,脸上顿时露出紧张神色,皱着眉对赵淑亮说:“当然是我们亲生的,你不许再听信别人胡说,回家乱问这种话!”

为了不惹父母生气,此后再听到关于自己身世的风言风语,赵淑亮心里即便充满了痛苦和疑惑,却也不敢找爹妈寻问了。母子双方一直保持着默契,谁也不愿提这件事。

二十多岁结婚生女后,赵淑亮通过向村中老人和亲友旁敲侧击地打探,已基本确认自己是被爹妈抱养来的,这不禁令他陷入失落彷徨和痛苦纠结中。

一方面,每个人都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我到底是谁,我来自哪里,亲生父母何在?而另一方面,他又怨恨亲爹娘:你们既然生下了我,为何又要抛弃我?让我在成长中遭受屈辱和疑虑……

当看到日渐年迈的养父母双鬓染霜、腰板佝偻的模样,赵淑亮便打消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20多年来,养父养母对他视如己出,家中六个姐姐对他这个小弟也十分疼爱,养恩大于生恩!赵淑亮痛下决心:假装不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养父母健在一天,自己就绝不寻亲。

与这个世界和解不惑“孤儿”踏上寻亲路

时间一晃到了2015年,47岁的赵淑亮和妻子通过养猪、种果树,已经把两个女儿抚养成人。大女儿有孩子,他当上了外公,小女儿也是成绩优秀的高中生了。而赵淑亮本人还是村里的会计,平时帮助村支书处理村里的工作,还要传达各方面的精神,也是村里的联络员。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已经把自己的根扎在了山东莒县。

但这时养父母都已经去世,80岁的父亲临咽气前,还明确告诉赵淑亮说:“孩子,你不要怨恨我和你妈,你确实是我们从浙江福利院抱养回来的,只是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想认亲,就去找吧!我们把你养大,你给我们养老送终,父子母子一场,你也仁至义尽了!”赵淑亮紧紧攥着老父亲干枯的手,泪流满面,一句话也说不出。

四十多年来,赵淑亮的心灵一直被“我从哪里来”所拷问。人总要追寻自己的血缘,即使再难,他都想通过寻亲来弥补生命中残缺的部分,试着与父母、过去及自己和解。他已经老了,连自己的孩子都组建了家庭,当了妈妈。养父母过世后,赵淑亮感觉自己忽然成了大地的孤儿,一个个思念二老的不眠之夜,他忍不住会想:我的生父生母还健在吗?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思来想去,他决定原谅这个世界,到陌生的故乡去寻找亲生父母,揭开困扰了自己半生的身世之谜!

养父母去世后,舅妈给了赵淑亮一张写有“戊申闰七月廿一日丑时”的红纸条,记录着他的生辰,是赵淑亮的亲生父母所留。47年过去了,纸张被反复打开、折叠,早已残破不堪。拿着这条红纸,赵淑亮踏上了寻亲之路。

堂弟在浙江湖州做生意,赵淑亮先去了湖州,然后又辗转来到杭州、舟山、金华等地,但因线索太少,一无所获。回家后,他根据女儿的建议,把自己的信息登到了寻亲网站上,但苦等一年也杳无音讯。

2017年11月,赵淑亮再次背上近百张山东大煎饼做干粮,踏上了南下寻亲路。这一次,他不仅没找到失散半个世纪的亲人,还在台州遭遇了骗子,两个年轻人谎称在附近一个渔村见过一家人,和他长得特别像!赵淑亮很激动,当即坐上他们的摩托车前往,却被拉到海边僻静处抢劫一空……

赵淑亮欲哭无泪,蹲在寒雪呼啸的路边车棚里熬过一夜,才被从湖州赶来的堂弟“救”走。

回到山东,妻子疼惜之余也替丈夫鸣不平:“凭什么要你一次次大海捞针似的去找他们,遭这些罪!当初可是你亲生父母遗弃了你,如果他们在世,那边的人但凡还有点良心,就不能主动寻找你吗?”“不管他们怎样做,我自己首先要尽力,因为我想知道根在哪里,想活个明白!”赵淑亮垂着头说。

不久后,大女儿给赵淑亮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并教会他用手机上网。2018年初,赵淑亮在QQ上加入了寻亲相关QQ群,通过大家的交流他才吃惊地了解到,1959-1961年,逢“国家三年困难时期”,连鱼米之乡的江南也陷入饥荒,造成大批婴幼儿被父母遗弃。这些弃婴被福利院收养后,又被分批派送到北方相对殷实的缺儿少女的家庭中,这些孩子被称为“江南弃儿”,赵淑亮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

50年后母子重逢天南地北一家亲

后来通过寻亲群的消息,赵淑亮得知2018年8月2日,嘉兴人民公园有一场江南弃儿寻亲会,他决定去碰碰运气。临行前,妻子依在院门前暗自垂泪,并祈祷上苍开眼,能早日让丈夫与亲人相见,好去除折磨了他半辈子的心病!

8月2日上午,嘉兴寻亲会现场。数百名来自山东、河南、安徽等地的男女,操着近似的北方口音,眼含热切地走进了江南弃儿寻亲团。他们有的手里拿着幼时物件,有的举着牌子,有的拉着横幅,更多的人像赵淑亮一样,拿着写有自己出生信息的寻人启事,在熙攘人群中驻守观望……眼看时间无声流逝,身边含泪相拥的认亲场景始终没发生在自己身上,赵淑亮眼神中的光芒黯淡下去,希冀再次变成了失望。寻亲会结束,他和大家一起留下了血样,落寞离场。

伤心的赵淑亮准备回山东。就在这时,他突然接到了寻亲会组织者苏姐的电话。原来,嘉兴市秀洲区新塍镇有人看到了这场寻亲节目的直播,发现电视上的赵淑亮,长像与自己很像,可能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傍晚时分,两个五旬男子找过来,一见赵淑亮就激动地喊:“太像我父亲了,比我们都像!”再一看赵淑亮掏出的那个红纸条,信息都对上了。为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又采集了母亲沈阿大的血样,与赵淑亮做DNA比对。结果出来后,三兄弟抱头痛哭:“你真是我们失散半辈子的亲兄弟啊,走,找妈去!”听了二哥杨金林的话,赵淑亮当场泪奔。

车子开到嘉兴秀洲区新塍镇杨家浜村口,赵淑亮便示意司机停车,他要从村口一步步走回自己出生的那个家。家中,三哥三嫂早已准备好了鞭炮和烟花,也请来了镇上的厨师在家里烧菜,迎接从1200公里外回来认亲的弟弟。

当见到阔别了50年的四儿子,84岁的母亲沈阿大老泪纵横。赵淑亮紧握住老人颤抖着的手,喊了声“妈”,随即陷入沉默。半个世纪过去了,生他的妈妈说着浙江方言,赵淑亮却操着一口地道的山东话,母子俩虽然紧紧相拥,却完全听不懂对方的话。但这已经不重要,知道自己也是有亲妈的人,找到自己的血脉来源,赵淑亮心中多少委屈都放下了!

趙淑亮的生父已经去世。1968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一日,沈阿大生下了家中的第四个儿子,当时全家人仅有一间草棚,苦熬着过活。当第四个儿子来到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父亲痛下决定:“让好人家收留他吧,免得饿死病死。”

就这样,杨家四子刚出生3天,就被父亲放到了镇上。他躲在街角听着幼子的啼哭,心如刀绞,后来发现孩子被人送到了嘉兴福利院,才抹着泪回村。他不知道的是,四儿子几天后又被送到了浙江省福利院。

与此同时,山东莒县农村一户赵姓人家,已经生了6个女儿,后经人介绍,他们不远千里从浙江省福利院抱养了杨家四子,取名赵淑亮。

饭桌上,生母一边颤抖着手给赵淑亮夹菜,一边眼泪哗哗地述说着:“那个时候太苦了,我的衣服白天穿在身上,晚上就给你垫在下面当尿布,送走了你,我接着穿。”老人言语间充满了对四儿子的愧疚。赵淑亮则在旁边流泪听着,没说一句话。找到生母,知晓人生来处,他感觉自己不再孤独,那颗彷徨、挣扎了几十年的心,也终于踏实了。

在嘉兴故乡生活了4天,赵淑亮不得不告别生母和哥嫂们,回山东沿着原本的轨迹继续一家人的生活。母子离别时,沈阿大一直送他到村外,泪眼模糊,心如石坠,一如50年前那个阴郁的清晨,她站在村头,看丈夫把这个儿子抱走……

回山东后,村邻们得知赵淑亮找到了江南的生母和亲人,纷纷前来道贺。2018年9月,二女儿考上大学的喜讯传到他们微信上建的“南北家庭群”,嘉兴的三个哥哥都给侄女发了红包。

“年过半百,我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人生三大喜事——找到了血脉亲人,入了党,女儿也考上了大学!”赵淑亮开心地说,2019年中秋节,他将带着妻女、女婿、外孙同去嘉兴,与南方的家人齐聚一堂。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99棋牌 56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能玩吗 云顶彩票计划群 广西快3开奖 极速赛车有软件计划吗 平安彩票网站 大发彩票计划群 印象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