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了

2019-11-28 13:11:05 家教世界·创新阅读 2019年10期

关于生死——会有天使来爱你,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我也会化成隐形的翅膀,助你飞翔。

这部颇具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构成了当代儿童文学领域的一道靓丽风景线。故事内容激情荡漾,既有对现实生活的真切描绘,又结合了浪漫的魔幻手法,将充满希望的未来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他们体会出不一样的人生感受。

作家简介

黄蓓佳,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代表作品有《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我飞了》等。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等。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电视剧和戏剧曾获得国际电视节“金匣子”奖、中国电影华表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等。有多部作品被翻译成法文、德文、俄文、日文、韩文出版。

作品简介

《我飞了》讲述了一个少年跌跌撞撞的成长历程和两个少年之间清澈纯真的友情。小学六年级男生单明明的生活和其他同龄人不太一样。在家里,母亲的去世使这个家庭早早地失去了温暖,父亲根本顾不上管他,单明明总是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在学校,单明明的学习成绩勉勉强强,也不是老师宠爱的学生。一天,班上新来了一个清秀瘦弱的男生杜小亚,在其他男生欺负他时,单明明挺身而出保护了他,两个人成为了好朋友。和杜小亚的友情成为单明明灰暗的生活中出现的亮色,也给他原本单调压抑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虽然杜小亚因病离他而去,但想“飞”的理想和对杜小亚的深切怀念伴着他一路成长……

精彩文摘

杜小亚那天穿的是一身纯白衣装:白色的棉布衬衫,白色的化纤长裤,白袜子和一双纤尘不染的乳白凉鞋。连他的皮肤也是醒目的白色:苍白,柔白,透明的白,白得令人惊奇,仿佛一张极薄的绵纸,吹口气就会化成绒毛,飘散到天空中去,再也无法聚合。很久以后单明明才恍然明白,这样的白原来是一种病态,是造物主让杜小亚有别于正常人的一种标志。

杜小亚的个头很小,从单明明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头顶的一绺软发刚好跟单明明的肩膀平齐。他的眼睛大得让人心疼,跟他的瘦削小脸几乎不成比例,任何人一眼瞥向他,留下的印象绝对是那一双浅蓝色眼白的漂亮眼睛里的张皇无助的神色,像兔子被老鹰一个劲猛追,跑得快要断气的那种绝望和张皇。他的额头上、脸颊上、鼻梁上,青色和淡红色的血管透过皮肤依稀可见,有的地方还在微微跳动,让人马上就会想到自然课本上的人体经络图,于是心里担心它會破裂,泛出隐隐的恐慌。还有他的嘴唇,潮湿的,柔软的,上唇稍有点薄削,下唇却是异常丰腴圆润,粉白中染出些许嫩红,晨曦里的玫瑰花瓣一样,使整张面孔一下子有了颜色,添了活力,变得柔美而高贵。

班主任文一涛紧跟在杜小亚身后进来,他的手小心翼翼搭在杜小亚的后脑勺上,仿佛手底下是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东西,无论如何他也不敢用力似的。走到讲台正中的位置,在紧抓住裤腰的单明明和气红了面孔的李小丽之间,文老师站住了,就手把杜小亚的脑袋轻轻地一拨。杜小亚很自然地领会了他的意思,跟着止步,然后把身体转向了全班同学,脸上泛出一丝红晕,很快地又消退不见,恢复到苍白。

文一涛先对李小丽介绍:“新来的同学。”跟着目光扫过全班,“他叫杜小亚。”

文一涛在讲台上拣一支粉笔,回身往黑板上唰唰地写了几个大字:杜小亚。文一涛的板书一向写得漂亮,所以他每说一句什么,都喜欢即刻在黑板上写下来。

杜小亚跟着回身看他的名字。很自然地,他的目光溜到旁边,顺便看了一下那道积肥的数学题。目光再收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瞥见了单明明的窘态,弄懂了单明明和李小丽之间那种箭拔弩张的局势。

杜小亚低下头,眼睛不看单明明,看他那双断了一根带子的鞋,嘴里轻轻地说了几个字:“用除法,再通分。”

声音轻得像蚕儿吐丝,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音量,仅仅是唇语。但是单明明听见了,他读懂了。其实单明明真是个很机灵的男孩子。

文一涛吩咐杜小亚:“你上座位。坐第一排的那个空位子。”回头又对李小丽说,“李老师你继续。”说完话他就背着双手走出教室。任课老师的早读时间都不希望被人耽误和打扰,这一点他懂。

李小丽的面孔依旧愤怒地红着,而且越来越红,熟透的番茄一样。她的眼睛瞪得溜圆,一只手慢慢地抬起来,伸向单明明,手心里用劲地握着一截粉笔头。每当她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就喜欢用粉笔头掷人,一次掷不中再掷第二次,直到对方中弹。当然粉笔头打在身上不算很疼,尤其在距离稍远的时候,那不过就是蚊虫叮咬的触感。问题是被掷中的刹那多少有些难堪,挺丢面子。

李小丽的手臂已经抬伸到前胸,眼见得粉笔头就要出手,全班同学都已经意识到了,座位中一片寂静,每个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紧张和兴奋,等待着白光闪过之后那一声啪的轻响。千钧一发之际,单明明急急忙忙地大叫一声:“用除法!再通分!”

李小丽的手臂蓦地垂了下去。她挑起眉毛,惊讶地盯住单明明,充满喜悦而又不敢相信地问:“是你说的吗?你在说什么?”

单明明不无心虚地小声重复一遍:“用除法,再通分。”

李小丽深吸一口气,激动得好像要扑上去把单明明搂进怀里。“你看看!”她说,“数学有什么难的?只要用心,只要钻进去了,差生也照样能学好,木鱼脑袋也能够开窍。”她忽然意识到这话说得不太到位,赶快补充一句,“当然我们班里没有差生,单明明也不是木鱼脑袋。”她柔声地吩咐单明明:“你上座位吧。”

单明明如遇大赦,张大嘴巴,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一溜烟地逃离讲台,滑进座位。

路过杜小亚座位的时候,他做了一个瞬间的停留,想要说一句什么,终究又想不出该说的话,没说。但是他闻到了一种特别的气味,若有若无的,像青草又像木屑,苦涩中带着一缕奇妙的异香。

可是生日早晨起床以后,单明明彻底伤心了,因为单立国什么也没有买。桌上,柜子里,床底下,哪儿都找过了,家里一样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单立国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睡觉,呼噜打得震天动地,鼻息把茂密的胸毛吹得波浪一样翻动,满屋子弥漫着一股龌龊的汽油味、汗酸味、洒肉味。然后单明明在垃圾袋里发现了那张重笔粗描的价格表,纸头已经被油污浸得透亮,上面还粘着卤猪耳朵的零星碎屑,两只绿头苍蝇趴在碎屑上交头接耳,兴奋得直搓脚丫子。

单明明穿着背心短裤,在垃圾袋前垂头站了好久。然后,他什么也没有说,背上书包,出门上学去了。

那天第一个倒霉的是巷子里聋老太家的小狗发财。

应该说发财是一条长相挺可爱的狗。黄白相间的长毛柔软而且光亮,瀑布一样顺两侧肚皮逶迤下来,险些就演变成了拖地的抹布。乌溜溜的圆眼睛充满惊讶,显而易见地幼稚。耳朵总是支棱着,有点闲事婆的模样,好像全世界的大事小事都在它的关心范围内似的。聋老太靠出租两套住房为生,可是她的房客很少能住满三个月,原因是发财这条狗太滥情,太喜欢对人表示它的热情和好客。它的表示方式又过分单调,不管人家对它的印象如何,一厢情愿地就扑上去了,先用鼻子嗅,前前后后的,好像人家的衣服上沾着不洁之物,而后热情洋溢地追着舔人家的手和脚,舔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来,舔得人家满身口水腥臭。轰它,推它,踢它,它一点不生气,以为你逗它玩,热情更加倍。房客受不了,抱怨给聋老太听,聋老太还不高兴,嘴巴一撇说:“我们发财就是这脾气。”意思是人家房客不識好歹,“檀香木盖茅坑——香臭不分”。房客当然不干啦,一生气,退租!就这样,聋老太的房子一年有半年是空着的。

单明明从巷子里走过去的时候,发财听到他的脚步声,老远就迎出来了,立起两条后腿,前爪亲热地抱住了他的一只手,粉红的舌头伸出来,准备履行老一套的欢迎仪式。要放在从前,单明明也并不特别反对,狗舌头舔在手背上痒丝丝的,热乎乎的,真的是挺好玩。可是单明明今天心里窝着气,对发财就没有好脸色了。他先是大声地呵斥,跺脚,龇牙瞪眼做出很凶的样子。偏偏发财是条脸皮很厚的狗,一点也不计较单明明的态度,讨好和献媚如故。单明明就恶作剧地掏出一瓶风油精,用劲晃动着往手心里倒。发财不知是什么好东西,歪着头,支棱着耳朵,两眼傻呆呆地盯着看。单明明倒满一手心淡绿色的液体,突然扬手往发财的嘴巴上一抹。发财的舌头下意识地伸出来一舔,片刻时间身子往后退缩,脑袋猛地后仰,眼皮颤抖着,显出万分惊愕的样子。然后它嗷地一声哀号,泪汪汪地看了单明明一眼,痛苦不堪地回头走了,一路上都在小声呜咽,流下了一长条黏稠稠散发出薄荷辣味的口水。

接下来倒霉的是跟聋老太家同住一院的胖女人筱桂花。

筱桂花是整条巷子里人人都讨厌的人,原因是她极度自私。比如夏天吧,巷子里很多人家都把竹榻、凉椅搬出来乘凉,人多,巷子窄,那就得互相谦让点儿,尽量别让自家的物件占了公用地盘。筱桂花不管,她搬出来的竹榻是全巷子里最宽最长的,比人家英国女王的睡床还要大,恨不能全家老小都摊手摊脚地睡上去。本来不宽的巷子被她的竹榻堵得只剩一条羊肠道,胖人要侧过身子才能勉强通过。

家教世界·创新阅读 2019年10期

家教世界·创新阅读的其它文章
等一会儿
十岁练什么
那个会长树的建筑现在怎么样了?
栩栩如生
挑妈妈
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安徽快3计划 235棋牌 彩盈彩票计划群 GT彩票计划群 新宝GG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 云鼎彩票计划群 博乐彩票计划群 诚信网投开户 山东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