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之“鹰”:老当益壮的阿根廷A-4战斗/攻击机

2019-11-04 01:11:59 兵器知识 2019年10期

选锋

曾经和它一同出现在37年前那场发生在南大西洋上的激烈海空战中的飞机或舰船,大都已经退出现役而为历史陈迹了,然而这种飞机不仅依然在役,而且仍是阿根廷空军的主力作战机型,它就是A-4战斗/攻击机,只不过名号由原来的“天鹰”升格为了“战斗鹰”。

潘帕斯天空中的“战斗鹰”

沿袭传统的军机

“全速前进!敌舰向左转向,我们迅即逼近,投弹!英国军舰上的防空导弹腾空而起,我的僚机飞行员在无线电中大喊起来——你打中她了,长官!”

这一番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实录,取自阿根廷A-4攻击机飞行员阿尔伯托·乔治·菲利皮的战斗报告,报告呈报时间是1982年5月21日。当日下午,菲利皮所带领的“天鹰”三机编队朝马岛水域的英国特遣舰队投下12枚500磅(227千克)航空炸弹,重创了21型护卫舰“热心”号。

时至今日,类似的先辈事迹张挂在阿根廷空军第5航空旅驻地营房的显著位置上,昭示着A-4单位的骄傲过往,也在提醒着新一代A-4飞行员明了自己肩头所扛的责任。

航空旅是阿根廷空军的基本编制体系,当前阿空军共由8个航空旅组成,每个旅包括一个航空大队(执行飞行任务的主要单位)、一个技术大队(负责管理和维护飞机)和一个基地大队(负责基地建设、天气预报、飞行控制、跑道维护等)。

在全部8个航空旅中,第1旅和第9旅定位于运输,第2旅负责侦察,第4旅定位于训练和搜救,第7旅单纯执行搜救任务,负有“战斗”重任的就只有界定为战斗轰炸航空旅的第5旅和第6旅以及定位于攻击机旅的第3旅而已。

阿根廷“天鹰”在马岛战争中攻击英军“热心”号护卫舰的场景

而在这三支部队中,唯有第5旅装备使用A-4战斗/攻击机,第6旅原本装备的“幻影”Ⅲ等机型均已退役,目前暂时使用IA-63“潘帕人”ll轻型攻击机/高级教练机,至于第3旅的装备则是阿根廷国产的“普卡拉”轻型攻击机。

在阿空军的装备清单上,只有“普卡拉”、“潘帕人”和A-4被划定为“作战飞机”,其余的则是运输机、侦察机、教练机、直升机等三种“作战飞机”的在役数量分别为32架、22架和22架,其中数量最少的A-4是“性能最优”和战术定位最多样的。

不难看出,A-4在阿根廷空军中不仅表现出老当益壮的风采,而且还是这支规模和经费都非常有限的空中武力的当家支柱之一。不仅如此,除了巴西海军那仅剩的几架A-4舰载战斗机和教练机之外,仍然飞行在南美天空中的阿根廷A-4便可以说是“天鹰”战机家族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在役的孤例了。

曾经辉煌

和飞行员人选已经历了多代更替一样,当前在役的A-4亦非阿根廷最初从美国购置的那批“天鹰”,经历过马岛战事的初代“天鹰”已于1999年3月退役,而目前在役的A-4是自1997年起以技术升级后的新面貌出现的。

阿根廷和A-4的渊源,要回溯到53年前。1966年,时值A-4“天鹰”装备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整十年之际,美国人把50架面临退役的A-4B出售给阿根廷空军,其中首批12架于当年10月30日抵达南美大陆,拉开了这款军机在阿根廷超过半个世纪漫长服役史的序幕。

由于需要对库存物资做适当的维护,这50架“天鹰”直到1970年才全部交付完毕,它们以A-4P的型号名相继列装驻扎在雷诺兹城的第5航空旅的第5大队,从那时起,这个大队就一直保持着“天鹰”本色。

此后阿根廷海军也选择了“天鹰”,在1972年5月接收了16架A-4Q,这些飞机登上了阿海军唯一的航空母舰“5月25日”号,成为阿根廷海军航空兵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先进装备。

四年后,阿根廷购入第三批“天鹰”,这次是装备到阿空军第4航空旅第4大队的25架A-4C,其与A-4B的区别在于更换了较新的电子设备。此后阿军方仍有意追加A-4的订单,不过因为美国自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对军政府统治下的阿根廷实施武器禁运而泡汤。

当英阿两国在1982年就马岛主权争议进入交战状态后,阿根廷空军和海军分别有52架和10架“天鹰”在役,不过处于可用状态的数量要打上一个折扣。马岛战事期间,阿根廷空军的A-4B和A-4C远较阿海军的A-4Q活跃,更因为不时给英国舰队造成重大损失而屡屡登上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据统计,第5大队的A-4B在战时共执飞133架次,其中86次與英军发生交战,折损1 O架“天鹰”和9名飞行员;第4大队的A-4C执飞86架次,其中41次与敌交战,折损9架飞机和8名飞行员;而阿海军的A-4Q执行了30次任务和9次交战,损失3架飞机和1名飞行员。

以损失22架A-4——这等于目前阿空军装备A-4的全部数量——的高昂代价,阿根廷的“天鹰”飞行员们炸沉英国护卫舰两艘,驱逐舰、登陆舰和登陆艇各一艘,另外还令若干英国军舰不同程度受损。有观点认为,假使阿根廷空军和海军所使用的炸弹更加“靠谱”,英国海军的损失将会更加惨痛。

战争结束后,规模缩小的阿根廷空军对“天鹰”单位实施重组,第4大队在1983年12月15日把剩余的7架A-4C移交给第5大队。与此同时,阿海军的“天鹰”中队降格为训练单位,此后到1987年因可用飞机不足而解散,其最后一架A-4Q在1 988年4月退役。这样,空军的第5大队便成为阿根廷武装力量中唯一的“天鹰”单位。

編队飞行中的阿根廷海军A-4Q

还是回到“天鹰”

就算“天鹰”曾立下战功,不过这毕竟是问世于上世纪50年代的机型,所以阿空军在90年代开始认真考虑与A-4“结束关系”。在逐步将第5大队的A-4B和A-4C退出现役的同时,阿空军向美国寻求购入二手F-16或F/A-18“大黄蜂”的可行性。

然而这一动议不易实现,结果使得阿根廷的眼光最终还是回到了A-4身上。最初提出合作方案的是A-4的“本家”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麦道公司自1992年10月开始为西班牙空军的A 4机队提供升级服务,“顺道”提出升级阿空军的A-4,不过双方并未就合作细节达成一致。

到了1994年,麦道公司又抛出另一个合作案,内容是向阿根廷出售原属科威特空军的23架A-4KU,这也被阿方拒绝了(附带一提,这批来自科威特的A-4后来由巴西海军在1998年购入)。

最终在阿根廷新A-4项目上抢得先机的还是洛克希德公司(后成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简称洛马公司),依托在美国的资源,洛克希德可以帮助阿空军以合理价格购买一批机况较好的美军封存A-4,而凭借刚刚收购阿根廷军事航空公司的优势,洛克希德提出对这批封存A-4的升级可以在阿根廷国内展开,从而将显著降低成本。

在洛克希德的协调下,阿根廷空军与美国海军签订了价值7000万美元的合同,购入了32架A-4M和4架OA-4M。A-4M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版本的终极型号,发动机、电子设备和座舱都有改动,OA-4M则是陆战队基于TA-4F教练机改成的前进空中管制型号,在阿空军中则仍定位于教练机。

购入相对之前的A-4B/C/Q较新批次的“天鹰”,只是这一轮军购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由洛克希德设在阿根廷的分公司负责对A-4M和OA-4M实施技术升级。升级的费用远超购买成本,阿空军与洛克希德达成的协议标价达到2。14亿美元,而技术更新将同时在加利福尼亚和阿根廷的昂塔里奥、科尔多巴进行。

1995年8月2日,阿根廷购买的第一架A-4M(序列号C-905)离开亚利桑那州的戴维斯·蒙汉空军基地,安全飞抵昂塔里奥;9月6日,第二架A-4M(C-906)完成交付。不过经过检查,阿方发现这两架飞机的翼梁根部都存在结构问题,于是又都飞回美国更换部件。9月30日,第一批4架A-4M开始在洛马公司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的“臭鼬工厂”展开升级工程。

正在接受空中加油的OA-4AR教练机

升级为“战斗鹰”

首批完成升级的4架单座“天鹰”(C-906、908、917、918)和一架双座“天鹰”(C-903)于1997年12月12日正式交付阿根廷空军,不仅分别获得A-4AR和OA-4AR的新型号名,而且还被冠以“战斗鹰”的响亮名头。接收了“新机”的第5大队也得以继续保持其A-4本色。

次年8月,由洛马阿根廷分公司完成的第一架本土升级A-4AR在科尔多巴完工,此后的“战斗鹰”升级基本在科尔多巴和昂塔里奥两地进行。1999年3月15日,第5大队装备库中的最后一批A-4B和A-4C全部退出现役,而到了2000年1月7日,又有两架A-4AR“战斗鹰”(C-905和C-916)交付第5大队。

其实到那时为止,阿根廷的A-4升级计划实际上只完成了一半,不过由于经费受限,阿空军在接收了18架“战斗鹰”后不得不宣布项目结束,而将另外18架A-4列入库存。

从“天鹰”变为“战斗鹰”,虽然谈不上焕然一新,但阿空军的A-4毕竟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技术提升。飞行员面前的仪表板上增配了两台多功能显示屏、一具平视显示器和一块辅助控制面板,而基于数字任务计算机和地面任务地图系统,飞行员的任务规划和行动记录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提升。

“战斗鹰”新增的航电设备还包括AN/ARL-93(v)1型雷达警报接收器(RWR)、兼容GPS的双联EGI-2激光惯性导航系统、敌我识别系统(IFF)以及防擦撞及照明装置,所有这些设备都通过美军制式的MIL-STD-1 553B数据总线连接。

有意思的是,在升级开始前,阿空军一度认为自己可以获得F-16的部分技术,而之前阿方向美方求购这种飞机的努力并未成功。按照洛克希德公司的规划,准备为“战斗鹰”装配AN/APG-66多功能数字化火控雷达,而这正是早期型号F-16的同款雷达。

不过最终令阿根廷人失望的是,改装到“战斗鹰”上的是ARG-1雷达,据称这款雷达“非常接近”AN/APG-66,只在部分指标上略有不足,但实际上,所谓的ARG-1是AN/APG-66的“缩水版”。阿空军后来了解到,洛马公司之所以在“战斗鹰”至关重要的机载雷达项目上“减配”,主要是因为受到了来自英国的巨大压力——后者毕竟还没有忘记在马岛吃到的苦头吧!

武器方面,“战斗鹰”在空中格斗时使用AIM-9M“响尾蛇”空空导弹,在对地攻击时使用“达尔多Ⅱ”,这是一种阿根廷国产的500磅GPS制导炸弹。另外,升级后的A-4还配备了以色列BVR技术公司提供的空战机动仪表吊舱(ACMI),这是一种模仿实战条件下的演练作训的利器。

阿空军的A-4AR均已采用低可视涂装

边境巡逻者

阿根廷空军的“战斗鹰”于1998年3月首次公开亮相,由吉尔莫·马丁内斯少校驾驶的一架A-4AR前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洛斯·塞里洛斯国际机场,以“世界上最先进的天鹰”姿态亮相智利航空航天展(FIDAE)。

三个月后,数架“战斗鹰”参加了阿根廷国内的一次军事演习,在其间同时展示了空战和对地攻击能力。很快,“战斗鹰”又在1998年8月参与到自己的第一次国际演习中,在这次有多国参加的代号为“阿奎拉一号”的演习中,第5大队的A-4AR与第6旅的“幻影”Ⅲ,以及美国阿拉巴马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87战斗机联队的F-16C/D同场竞技。

A-4AR特别参与了与F-16对抗的科目,并一度险些率先完成“击杀”,然而“最先进天鹰”的先天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在各方面远为优越的F-16很快就反败为胜,在格斗中实现了对“战斗鹰”的完胜。

此后,“战斗鹰”又成为在巴西、智利和乌拉圭所举行的多场年度联合演习的常客。而在演习之外,“战斗鹰”在国内的日常任务则以北部边境巡逻为主,这些巡逻并非防范邻国的军机,而是要打击自玻利维亚和巴拉圭而来的空中走私行为。

阿根廷一直饱受边境走私之苦,因此军方把相关的空中巡逻冠以“前线行动”之名,之前执行反走私任务的主力机型是“潘帕人”和“普卡拉”,之后便加入了“战斗鹰”。照理来说,A-4AR的加入能够极大地提升“前线行动”的硬度,但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一个关键因素是阿空军严令“战斗鹰”不得击落非法越境的飞机,飞行员们只能跟踪偷渡飞机,并向地面安全部队通报其行踪。

这一让战斗机难以发挥其效用的禁令自然令飞行员大为不满,他们开始在A-4AR的可抛式副油箱上涂绘“选择121.5”的字样,以示不满。原来,121.5是地面安全部队所使用的无线电频率,飞行员的意思是:走私飞机的飞行员自己按照这个频段去联系地面上的巡逻队吧!

第5大队的飞行员们和“战斗鹰”合影

保驾G20

阿根廷A-4最近一次高规格亮相的场合,自然是2018年11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了,“战斗鹰”在11月30日~12月1日的峰会期间扮演“空中警察”。

当阿根廷被选定为2018年G20峰会东道主之后,颇有人对这个探戈之国的空中保卫能力表示担忧,曾经的战斗机主力“幻影”Ⅲ已于201 5年11月退役,而由于多种因素制约,满足出勤状态的“战斗鹰”的数量在2017年底甚至已经降到了个位数。

为了不辱使命,阿空军的第3、第5和第6旅自2017年11月起展开强化联训,以“潘帕人”和“普卡拉”作为“战斗鹰”空战练习的对象机,同时调来KC-130H“大力神”加油机,培养“战斗鹰”飞行员接受夜间空中加油的能力。严格来说,这两个练习科目的效果都不理想。

参与G20“空中警察”任务的A-4AR机身徽记

有“战斗鹰”飞行员表示,由于“潘帕人”和“普卡拉”的转弯半径都很小,而且可以飞得很慢,对于志在“击落”它们的A-4AR构成了严峻的挑战。“虽然你很容易在雷达上锁定‘普卡拉,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就能进入一场从容的缠斗,你并不能在回转率上胜过它们。你的选择只能是打出一通炮弹,然后离开。”

至于夜间空中加油,这原本是阿根廷A-4单位的传统本领,只是这一科目在1985年不再被列入必察的项目,导致飞行员们对于夜间加油非常陌生,实际上直到目前,装备“战斗鹰”的第5大队尚未完全恢复这一能力。

但不管怎样,“战斗鹰”出色地为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撑起了空中保护伞。实际上早在2005年11月于阿根廷举行的“美洲会议”上,A-4AR就曾经担负过类似的使命。而在2018年G20峰会召开期间,共有5架A-4AR、5架“普卡拉”和4架“潘帕人”集中部署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的第1航空旅驻地,确保首都空域安全。

在此期间,“战斗鹰”始终成对行动,空中飞行总时长接近40个小时,每一个架次都配有空空导弹和机炮炮弹的实弹。有两架KC-130H加油机随时待命,不过并没有实施过空中加油。诸事顺利,没有发现入侵者,也没有进行过拦截——总之A-4AR圆满完成了任务。

阿根廷海軍的“超军旗”攻击机。几年前,阿根廷甚至计划再从法国购买一批二手该机

最后一抹余晖?

A-4AR完成了保障G20的任务,却也暴露出阿根廷空中力量的薄弱。实际上,在上世纪90年代选择继续信任“天鹰”,就可以说是阿空军在国民经济不景气、军费持续缩减制约下的无奈之举。

“幻影”Ⅲ退役后,“战斗鹰”成为阿空军首屈一指的主力机型,然而这种飞机毕竟距离其首飞已经有65年之久,这根“支柱”的坚固程度,阿根廷空军心里是有数的。

按照阿军方在当初购入A-4M和OA-4M时的打算,预计这批飞机在升级后的服役寿命约为10年,也就是说,“战斗鹰”本应在2007~2010年间陆续退役,而到了现在,差不多又一个10年又要过去了。

这种大幅超出原设想的超期服役,导致第5大队的相当部分A-4经常处于停飞状态,也就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了。由于兼并了麦道的波音公司早已不再对“天鹰”这种过时的轻型作战飞机提供技术支持,阿空军只能依靠仅有的零部件储备和保障团队维持战斗力,这自然意味着“战斗鹰”的路将越走越窄。

养护不力的后果一直在显现着。2005年7月6日,C-906号“战斗鹰”就突发事故坠毁,飞行员霍拉西奥·弗洛雷斯中尉随机而亡。之后C-936也因为机械故障折翼,所幸的是飞行员及时弹射逃生。而最近的一次事故发生在2013年2月14日,C-902因发动机空中停车急坠而下,在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机场附近化为火球。

是继续艰难地维持日益老旧的“战斗鹰”的战斗力,还是找到一种价廉物美的替代品,已经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阿根廷空军面临的主要难题。

几年前,阿军方曾计划从法国购买一批几乎与A-4属于同一时代的“超军旗”攻击机,这一采购案后来被政府搁置。此后阿根廷国会曾批准一项总额为6亿美元的采购经费,用以引进12架旨在取代A-4AR的战斗机,但同样无果而终。

随着人们对“战斗鹰”持续作战能力担忧的加剧,目前阿军方又启动了新一轮的替换考察,总的思路是从轻量级作战飞机中选择A-4AR的替代者,评估对象暂时包括意大利的M-346FA高级教练机/战斗机和韩国的FA-50战斗机等,采购数量在10~12架之间。

据悉,“战斗鹰”将在2020年全面退役,这将“真正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不过也有消息指出,一旦新机型选型进展不顺利,阿根廷“天鹰”很可能还会继续飞翔在潘帕斯草原的上空。

【编辑/行健】

 极速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计算公式 上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怎么看规律 彩98彩票计划群 亚洲彩票 东方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 99彩票网址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