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研究了70个变态杀手,发现自己也是个天生变态狂

2019-11-01 01:11:54 新传奇 2019年41期

詹姆斯·法隆曾看过大量心理变态杀手大脑的扫描图,并总结出了连环杀手的大脑模式特征。然而有一天,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有着和变态杀手一样的大脑扫描图。在一番自我探索之后,他发现了有些人沦为恶魔的秘密。

近日,《韩国日报》公布了广为关注的“华城连环杀人案”嫌犯李春宰高中时的照片。从照片里看,嫌犯就是一个普通人。

变态杀手与普通人到底有何区别?究竟是什么制造了这些人间恶魔?

一张脑部扫描图引发的混乱

詹姆斯·法隆是一名神经学家。1995年的一天,他接到了同事的电话,对方邀请他看一个凶杀案嫌犯的脑部造影图,分析对方的脑子是否正常。凶杀犯们之所以进行脑部扫描,是希望通过某种脑部损伤来换取宽大处理。

在大量分析后,他发现连环杀手在生理特征上是有规律可循的——相比正常人,他们大脑的边缘皮质(负责情感等),以及额眶部皮质(负责道德价值等)、前额皮质(负责记忆提取)都有所损伤。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变态杀手普遍缺乏人性,且面对受害者的尖叫和哭喊甚至是尸体时,表现得冷酷、无情和残忍。

脑损伤让患者性情大变的案例此前就有。1848年,25岁的美国青年盖奇在工地工作时,被一根钢筋穿透头颅。虽然医生的抢救让盖奇逃过一死,但他的前额叶却受到了严重损伤。原本,他是一个善良的工头,待人和气。但事故后,他却突然变得粗俗无礼,经常骂骂咧咧,既顽固任性又反复无常,周围的朋友们都说他“不再是原来的盖奇了”。

2005年,在发现变态杀手大脑的“玄机”后,法隆到很多医院和大学演讲。正当他以为关于心理变态的探索可以告一段落时,一张脑部扫描图打破了所有的计划。这张扫描图呈现的特征信息,与以往他研究的变态杀手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图中的那个大脑属于他自己。

起初他也没太在意,直到一次家族聚会,母亲把一本家族史给了他,上面记载了这个家族持续300多年的血腥暴力和自相残杀的恐怖癖好。

自1673年,他的先祖杀死亲生母亲后,家族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几个冷血凶手。其中就有用斧头劈死继母和亲生父亲的莉齐·博登,她被称为“史上最邪恶的女人”。除此以外还有7名杀人犯,皆因弑亲被指控,而按照杀手出现的频率,现在正好该轮到自己了。

得知嗜血先祖的故事后,法隆變得紧张起来,转向探索心理变态在基因上的奥秘。不久后,他发现变态杀手的犯罪行为与MAO-A基因(又称“战士基因”)有关。

大脑能产生一种可以让人平静放松下来的激素,名叫血清素。但MAO-A基因会导致血清素过多。携带该基因的人,在胎儿发育时期,大脑便会整个沉浸在血清素中。到出生后,因大脑已经麻木,血清素也就不再起作用,人将变得消极、敏感、暴躁,且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没有成为变态杀手

难道仅仅是脑损伤和基因变异,就能将人性推向黑暗面吗?法隆开始思考环境因素对自己成长的影响。

2006年的一天,法隆躺在浴缸里冥想。当他的视线落在后院的三腿园艺椅时,忽然灵感迸发。每个周末,母亲都会坐在那把椅子上修剪天竺葵,这种植物修剪过多会扼杀成长,但疏于打理又会生长缓慢,这令他联想到了培育的重要性。由此,他建立了一套关于心理变态的新理论——“三腿凳理论”。

所谓“三腿凳理论”,就是成为变态杀手的三个因素:额眶部皮质以及包括杏仁核在内的前额叶皮质功能低下(与脑损伤有关);基因出现多处高危突变(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战士基因”);童年早期经受过精神、身体或性虐待(另一个说法是,目睹或经历大量的暴力行为)。很多研究显示,在服刑的变态杀手中,幼年曾经受肢体、精神和性侵害的人数占比很高。

如“恶魔的门徒”理查德·拉米雷斯,他从1985年3月17日至8月30日,短短几个月,至少残杀了16人,并在现场留下他的记号——一个倒五角星(撒旦教的标志)。

拉米雷斯的幼年经历,与“三腿凳理论”中的第三条完全吻合:幼年时经常被父亲虐待;七八岁时还曾被一名老师性侵;表哥是一名越战老兵,经常给他讲战场上的血腥故事,最后还当着他的面枪杀了自己的妻子。

与变态杀手相比,法隆很幸运,他在悉心教养下成长,没有经受过任何虐待,这正是他没有变成变态杀手而成为了科学家的原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变态杀手是消极环境影响下的产物。

你能改变一个心理变态吗

然而,让法隆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身上具有明显的变态人格者特质。按照海尔病态人格量表的说法,他虽然没有反社会倾向,却满足了4个标准中的3个——虚荣、冷酷、不可靠。

比如,他非常记仇且善于掩饰自己的恨意,如果一个人惹毛了他,他会先装作云淡风清,再伺机报复。而复仇计划可以延迟数年,直到对方认为已经没事了,他才会开始一一奉还,并将报复的程度控制在与最初惹毛他的事件相同的水平。他还经常无视社会教条,做些出格的事情。

面对自己的变态人格,法隆也在试图与自己的大脑抗衡。

他一次次地审视和检查内心,戒掉了酒精和咖啡,外出散步,养成健身的习惯,在尝试改变的过程中,家人们也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

他用自己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变态人格者的世界,也再次让我们知道了家庭环境的重要性: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恶魔”是完全天生的,即便拥有一颗变态大脑,带着暴力基因,如果有慈祥和蔼的父亲和善解人意的母亲,那么即便这些变态人格者无法变成“天使”,也至少不会成为“恶魔”。

(中国新闻网 2019.9.29)

 赖子棋牌 鸿运彩票计划群 皇冠彩票计划群 520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138彩票计划群 环球彩票计划群 545彩票计划群 必发彩票计划群 荣鼎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