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争端影响的模拟分析

2019-11-01 02:11:45 现代管理科学 2019年9期

吴鹏 何冲冲

摘要:文章应用CGE模型对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进行模拟,模拟结果显示:(1)中美一旦爆发贸易战,所有商品的世界出口价格指数将上升0.04%,全球总投资将减少0.20%,全球贸易总量将减少0.34%,全球等价变化计算的社会福利将减少23214.73百万美元;(2)针对于中美两国的模拟结果显示为,中美贸易争端将使得中国和美国的福利、GDP以及实际工资同步损失。且中国面临的恶化程度更为严重。相对的,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中美经贸关系紧密的临近国家的福利和GDP将拥有不同程度的获得;(3)同时我们的分析还发现,这场贸易争端虽然能阻碍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的数量,却无法形成对中国产出和贸易技术水平的遏制。

关键词:中美贸易争端;CGE模型;模拟分析性

一、 引言

2018年我国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综合分析国内外形势,我国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并存。世界经济有望继续复苏,但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很多,主要经济体政策调整及其外溢效应带来变数,保护主义加剧,地缘政治风险上升......需要应对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目前,这些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集中表现在中美贸易争端。迄今为止,中美双方已经历了多轮关税加征和事态升级的过程。2018年4月3日,美国依据“301调查”结果正式公布本次贸易摩擦中第一项拟加征25%关税的商品清单,涉及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同年次日,中国同样公布对等的第一项针对美国向中国出口商品关税清单,标志着中美之间贸易领域正式展开博弈。2018年6月15日,美国对关税涉及产品种类进行调整,并公布最终实施的500亿美元商品加税清单,同样中国也针对性制定了反制措施;其中双方清单分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两批执行,并相继于7月6日和8月13日開始实施。双方由此进入针尖对麦芒的“精准打击”阶段。其后,美国方面日益将两国贸易争端推往恶化方向不断升级,2019年5月10日,美方宣布对2 000亿美元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2019年6月1日,中国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2019年第3号公告已于6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清单中的部分商品,分别实施加征25%、20%、10%的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实施加征5%的关税。

当前,中美的贸易冲突不断升级,关税手段持续加码使得双边经贸关系乃至多边贸易体制都逐渐趋于不稳定状态,全球贸易的环境持续恶化。如何对实行的关税政策加以评估,是本文的研究重点。对比于现有的研究,本文除了考虑了中美贸易争端对中美双方以及世界其余地区的产出、贸易和福利等影响,还将中国的行业产出技术水平以及进出口技术水平纳入考量。下文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为文献综述,第三部分为中美贸易冲突的影响分析,最后是结论性评述。

二、 文献综述

国内外学者对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已进行了广泛的学术探讨,主要可归为两个层面:成因探究和影响分析。

关于中美贸易争端产生原因的研究可以归结为贸易因素、市场因素、朝核因素、税改因素、就业因素、技术因素。(1)贸易因素:导致中美贸易摩擦最直接的原因是美国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而逆差的来源主要来源则是美国的进口越来越依赖于来自中国的出口的产品。但在中国的出口市场中,出口至美国市场的比重基本保持稳定。而中国进口市场中,来自美国的商品占比则显著下降,取代美国份额的主要是东亚的韩国、日本等国家(姚洋等,2019);(2)市场因素:美国现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Peter Navarro曾公开表示,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制造了许多“国家冠军”,并在国际贸易中有效地开展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通过“非法出口补贴”“侵犯美国知识产权”“松懈的环境保护”,以及“普遍过度使用劳动力”等手段逐一破坏美国的行业及就业(Navarro et al.,2011)。从美国发布“232调查”报告和“301调查”报告看,不难发现Navarro的这一观点已成为美国政府挑起贸易争端的借口;(3)朝核因素:张岸元等(2019)指出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美方两次在是否加征关税的关键问题上反悔,都伴随着朝美关系的缓和接近过程中的波折起伏。可以认为,是否加征关税决策与朝美关系的变化至少在时间上存在密切的关联。最近美国财政部部长Paulson在新加坡的讲话也证实了张岸元等(2019)这一观点。Paulson认为,2018年导致中美关系恶化的首要原因是“在如朝鲜问题等很多中美应该有共同看法等问题上,中美经常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案”;(4)税改因素:张华新等(2019)认为税改等美国国内政策是构成美国发动贸易争端内在动因。税改计划将美国企业所得税率由当前的35%降低至15%,即便从世界范围来看,税改计划实行的税率也接近于最低所得税标准。因此,在下个十年内,预计税改将减少美国联邦收益共约11.98万亿美元。但是特朗普政府的税改计划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美国政府的支出规模和收入分配方式,若执意实施税改将减少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从而增加财政赤字。因此特朗普政府期望通过对大宗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以在短期内增加财政收入,弥补税改造成的财政收入损失;(5)就业因素:美国对中国采取贸易保护措施的另一重要理由是认为中美贸易造成了美国就业率的下滑。但是戴枫等(2016)曾对此做过研究,发现美国就业率的下滑主要是劳动生产率提高导致的,而并非源自于“中国的掠夺”。2000至2003年,中美贸易仅造成美国3.11%的就业规模的减少。而2007至2011年则是3.58%,且中国对美出口造成的美国就业减少的影响正在不断减弱;(6)技术因素:中美贸易战的核心因素被认为源于中国的技术赶超。美国特朗普政府公布对中国的“301调查”结果显示,涉及加征关税的1 300多种约500亿美元的产品中主要包括了机械装备、医疗和航天航空等高科技产品。这些产品与“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目录完全一致。杨飞等(2018)的研究也表明,中美技术差距缩小、贸易逆差(或进口渗透率)和利益集团政治游说是美国对华反倾销的主要影响因素,经济因素对美国对华反倾销影响较小。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经济影响的研究。Muro等(2018)梳理了中国为反制美国“232调查”出台的128税目清单和反制“301调查”出台的106条税目清单,并将之匹配到美国各州相应的就业。最后结合美国总统特朗普2016年选举投票结果,认为中国清单的背后逻辑是美国的生产地理,打击的目标是共和党主要势力所在州的代表性行业。从可能受到影响的就业数目看,当前的打击力度还没有达到全力出击的程度。Guo等(2018)使用多国多部门一般均衡模型,模拟美国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对中国的进出口、产出、实际工资等影响,结果发现,如果中国采取反制措施的同时加大对其他经济体产品(以东盟、欧盟为主)的进口,中国的福利将不降反升,而美国则无论如何都将面临较高的损失。黄鹏等(2018)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认为全球价值链在中美贸易摩擦中起到了缓冲作用,但随着摩擦规模的扩大,关税的累计效应也会放大,中国受到的负面影响将会叠加。吕越等(2019)根据2018年中美两国公布的4月份初步清单和6月份两批实施清单,通过对贸易消减效应、福利效应和贸易转移效应的模拟,其模拟结果显示:(1)从贸易影响来看,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和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将大幅减少,且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减少额度远超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减少额度;(2)从福利效应来看,虽然中国的增税清单对美国目标产业的打击程度更大,但中国所遭受的总体福利损失却大于美国,约为美国的2。6倍;(3)从产业损害来看,中国受影响最大的则是大豆和汽车行业,美国受损最大的行业为机电行业;(4)从贸易转移来看,中国进口来源将主要转移到巴西、德国和日本等市场,而美国进口来源将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日本和德国等市场。齐鹰飞等(2019)就四轮关税加征对中美两国就业和福利的影响进行了模拟分析。其结果表明,中美贸易争端的冲击在投入产出网络中的传导使得各行业关税升幅与就业损失之间存在非对称性。同时,虽然两国的总就业和福利均有所下降,但二者降幅在两国间同样存在非对称性。其中,中国的福利损失高于美国,而美国就业损失大于中国。樊海潮等(2018)的量化分析的结果表明:当美国单方面提高进口中间产品关税时,会恶化其福利水平。但是进口最终产品关税的提高,会使得其福利水平有所改善。但是受中间品贸易的影响,中美两国爆发贸易摩擦后,两国福利水平均会发生恶化,且与美国相比,中国福利水平的恶化程度更为严重。和文佳等(2019)的研究指出,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会使我国的金融机构产生贸易摩擦存在惯性的预期,进而显著增大三个金融行业(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的系统性风险走势。同时由于证券业和保险业抵御贸易摩擦冲击的能力较弱,存在跨行业传染的风险。

三、 实证模拟

通过对中美两国贸易数据统计分析发现,近年来,中国的平均关税水平呈显著下降趋势。特别自2001年加入WTO以后,平均關税水平一直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其中,中间品关税和资本品关税接近于美国的相应的平均关税水平。但是最终品关税仍然处于高位。双边贸易的数据显示,中美进口占自身总进口的比例和中美自对方国家进口占从对方国家总进口比例在2011年至2017年间总体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但是中国商品出口至美国的比例维持在相对稳定的同时,中国进口美国商品的比例却呈现下降趋势。说明中美两国的经贸关系联系紧密,难以分割,但是双边贸易的不平衡性也在拉大。

本文以中美贸易争端为背景,应用CGE模型在量化经济平台网站上进行模拟。模拟的结果显示,中美一旦爆发贸易战,所有商品的世界出口价格指数将上升0。04%,全球总投资将减少0。20%,全球贸易总量将减少0。34%,全球等价变化计算的社会福利将减少23 214。73百万美元。由此可知,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影响是全球性的,且主要表现为负效应。

而针对于中美两国的模拟结果显示:宏观方面,中美贸易争端将使得中国和美国的福利和GDP同步损失。其中中国的福利损失为0.39%,GDP损失为0.04%。美国的福利损失为0.05%,GDP损失为0.04%。实际工资方面,两国同样面临着恶化的局面,美国的实际工资水平将减少0.09%,而中国的实际工资水平则将减少0.49%。所以从增量来看,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的消极大于对美国的影响。贸易平衡方面,此番贸易争端能给美国带来14 390.37百万美元的净收益,而中国将损失6 074.23百万美元。所以从国际收支来看,中国付出的代价仍然大于美国。

同时我们发现,世界其他地区的福利和GDP将拥有少量的获得。美国的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将分别从中拥有0.12%、0.30%的福利获得和0.02%、0.03%的GDP增长。而中国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也分别从中拥有0.05%、0.06%的福利获得和0.01%、0.01%的GDP增长。由此可以判定,中美贸易争端的赢家并非中美双方,而是世界的其他地区,尤其是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紧密的临近国家。对于中美两国而言,此番争端可谓“损人不利己”。

中美贸易战的核心因素被认为源于中国的技术赶超,可以认为这是一场角逐未来经济主导者的战略性贸易摩擦(佟家栋,2018)。美国特朗普政府公布对中国的“301调查”结果,拟对涉及的加征关税的产品与中国为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经济结构转型目标的重点产业相吻合。经济增长理论和实证研究表明,影响经济增长的核心因素是技术创新能力,其中前沿技术和高技术产业是国际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主要大国为了重塑制造业作为实体经济的核心竞争力,相继推出“再工业化”和高端制造业发展战略。故本文以中美争端为背景继续探究中美贸易战分别对中国、美国和世界其余地区带来的产出技术变化。虽然模拟结果表明,中美贸易争端将导致中国出口至美国的汽车、运输设备、电子设备和机械设备的大幅缩减(分别为-11.74%、-52.44%、-20.48%、-61.82%)。但是对于中国的行业产出技术水平以及进出口技术水平的影响的变动值却为0。意味着中美贸易争端,特别是美国妄图对中国采取对技术抑制的手段虽然能阻碍中国出口产品的数量,但并不能对中国的产出和贸易的技术水平产生任何影响。

四、 结论

本文应用CGE模型在量化经济平台上对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进行模拟,模拟结果显示:中美一旦爆发贸易战,所有商品的世界出口价格指数将上升0。04%,全球总投资将减少0。2%,全球贸易总量将减少0。34%,全球等价变化计算的社会福利将减少23 214。73百万美元。而针对于中美两国的模拟结果显示为,中美贸易争端将使得中国和美国的福利和GDP同步损失。其中中国的福利损失为0。39%,GDP損失为0。04%。美国的福利损失为0。05%,GDP损失为0。04%。实际工资方面,两国同样面临着恶化的局面。总体来看,在两国都造成损失的同时,中国损失幅度大于美国。相对的,世界其他地区的福利和GDP将拥有少量的获得。同时,这场贸易争端虽然导致中国出口至美国的汽车、运输设备、电子设备和机械设备的大幅缩减,但是无法造成对于中国的行业产出技术水平以及进出口技术水平的影响。意味着中美贸易争端无法形成对中国产出和贸易技术水平的遏制。

针对以上结果,本文提出政策建议:首先贸易战对双方带来的一定是伤害,乃至对于全球市场都有消极影响。故两国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谈判,争取和平解决争端。其次美国的贸易战的手段无法遏制中国的崛起,应敞开大门,参与到国际市场的竞争,这样才是对其本身最有利的做法。最后美国发动此次贸易争端是绕开WTO多边谈判机制的专断行为,这将使美国负担“违约”的信誉成本,并冲击现有WTO框架下的国际经贸秩序。故中美双方应当回归理性,回归WTO多边贸易体制,以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案。

参考文献:

[1] 姚洋,邹静娴.从长期经济增长角度看中美贸易摩擦[J].国际经济评论,2019,139(1):10,148-161.

[2] Navarro, P。, G。Autry。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A Global Call to Action [M]。Pearson Prentice Hall,2011。

[3] 张明,程实,张岸元,邵宇,殷剑峰,王孜弘,葛天任, 东艳,肖立晟,范为,吴庆,李奇霖,罗志恒,张斌,张一.如何渡过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水域?[J].国际经济评论,2019,(1):89-145,7.

[4] 戴枫,陈百助.全球价值链分工视角下中美贸易对美国就业的影响:基于WIOT的结构性分解[J].国际贸易问题,2016,(10):62-73.

[5] 杨飞,孙文远,程瑶.技术赶超是否引发中美贸易摩擦[J].中国工业经济,2018,(10):99-117.

[6] Muro,M., J.Whiton., R.Maxim.How China's Proposed Tariffs Could Affect U.S.Workers and Industries [EB/OL].

[7] Guo,M。,L。Lu。,L。Sheng。, M。Yu。The Day after Tomorrow: Evaluating the Burden of Trump's Trade War[J]。Asian Economic Papers,2018,17(1):101-120。

[8] 黄鹏,汪建新,孟雪。经济全球化再平衡与中美贸易摩擦[J]。中国工业经济,2018,(10):156-174。

[9] 吕越,娄承蓉,杜映昕,屠新泉.基于中美双方征税清单的贸易摩擦影响效应分析[J].财经研究,2019, 45(2):59-72.

[10] 齐鹰飞,LI Yuanfei.跨国投入产出网络中的贸易摩擦——兼析中美贸易摩擦的就业和福利效应[J].财贸经济,2019,40(5):83-95.

[11] 樊海潮,张丽娜.中间品贸易与中美贸易摩擦的福利效应:基于理论与量化分析的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8,(9):41-59.

[12] 和文佳,方意,荆中博。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影响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9,383(3):34-45。

[13] 佟家栋.中美战略性贸易战及其对策研究[J].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1-3.

作者简介:吴鹏(1995-),男,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浙江工业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生,研究方向:国际贸易;何冲冲(1995-),男,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硕士生,研究方向:机器学习。

收稿日期:2019-06-11。

 七星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苹果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计划龙虎 山东11选5计划 云顶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不是假的 山东11选5 极速赛车都有什么玩法 彩客网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