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日努力沿着友好轨道前行

2019-11-01 15:11:0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 《日本时报》网站10月29日发表文章称,中日在友好轨道上取得进展。

文章介绍,4个月前,日中两国领导人在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间隙举行了会晤,同意实现两国关系重回正常发展轨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年春天访日。

文章称,这一访问将完成去年安倍访问北京时开启的领导人会谈交流。这是日本近年来对华政策的目标。由于恢复了友好关系,中断了7年的战略对话在8月份恢复。10月份,一艘中国导弹驱逐舰抵达日本,这是中国首次派舰参加日本的阅舰式。

文章称,10月22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了德仁天皇的即位庆典,体现了日本和中国的亲切友好政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0月21日说,希望通过王岐山副主席此访,“继续保持中日两国高层交往势头,推进各领域务实交流合作,推动中日关系沿着健康、正确的轨道持续向前发展”。

文章认为,双方都希望改善关系,两国都在向对方示好,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美国施压的回应。日本与美国签署了一项有限度的贸易协议,而北京和华盛顿正朝着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迈进。两国都面临美国进一步的压力。

文章最后写道,中日两国正在努力保持友好,但进展只能一步一步地取得,尤其是在事关政治互信的问题上。

【延伸阅读】日媒:中日论坛发布《北京共识》促交流

参考消息网10月29日报道 日媒称,中日两国政经界人士和专家等探讨安全保障及外交的“东京-北京论坛”10月27日在北京发布《北京共识》后闭幕。共识中写进了推进两国国民广泛相互理解及青少年交流。

据日本广播协会网站10月27日报道,这一论坛是由日本民间团体“言论NPO”等方面于10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办的。

中国前驻日大使程永华在27日的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中日关系已经克服了邦交正常化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完全回到了正常轨道。改善的势头来之不易,应该珍惜。程永华还表示,除了经济层面的合作以外,还有必要加快人员交流。

该论坛会议通过了一份共识,建议两国为加深国民之间的相互理解而进一步推进青少年和媒体等人员交流,而为了构筑可持续的和平机制,在两国民间层面建立一个协商安全问题的框架。

另据共同社10月27日报道,中国前驻日大使程永华在闭幕前的演讲中强调称应抓住历史机遇,创造良好氛围,促进两国关系发展。

日本前防卫相中谷元表示,“朝鲜半岛稳定是日中两国在安保上的共同利益”,认为防卫交流和合作很重要。

报道表示,《北京共识》指出日中两国有责任引领区域一体化、促进各国合作发展。《北京共识》还提出尽快谈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加快日中韩自贸协定谈判进程等。

(2019-10-29 14:28:23)

【延伸阅读】邱华盛、冯昭奎:论明仁天皇在中日外交中作用兼及与中国科学家的交往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参考消息网特稿。

原标题《论明仁天皇在中日外交中的独特作用兼及与中国科学家的交往》,原文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2019年第5期(全文约1。6万字)。

【作者】邱华盛,河南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研究员

冯昭奎,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消息网10月28日报道 明仁天皇以《日本国宪法》赋予的“日本国的象征”这一特殊地位,长期倡导和平,维护日本宪法和平主义原则,珍重有着两千多年友好交往史的中日之间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真诚期望中日两国人民相互友好,从而在中日外交中起到了独特作用。明仁作为科学家从事鱼类学等方面的研究,其对科学事业的热爱和执着,树立了作为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日本国家象征的天皇形象。明仁天皇积极同国内外科学家进行交往,显示了日本皇室作为世界上历史最古老的皇室在保持其文化传统的同时,又具备了与时俱进、追求现代科学、发挥独特“皇室外交”作用的另一面。

尊重中华文明对日本的影响

明仁天皇长期倡导和平,维护日本宪法和平主义原则,珍重中日之间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真诚期望中日人民相互友好,从而在中日外交中起到了独特作用。明仁从皇太子到即位天皇期间,无论出访还是会晤外宾,都要经过日本内阁的建议和批准,从而使其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日本政府的外交战略意图。但明仁天皇在从事外交活动的过程中,在必要时也能按照个人意志通过自己的言行“自主发挥”。

明仁从皇太子时代开始就一贯维护日本宪法和平主义原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思想感情方面的原因。1945年是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遭遇反法西斯国家最猛烈反击的一年。当时明仁才12岁,亲身经历了美军飞机对东京的猛烈轰炸,深刻感受到战祸的残酷和惨烈,致使他对战争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恐惧和憎恶。其二是法律制度上的原因。因为“天皇制之所以存续下来,体现了美国利用天皇制对日本实施统治和管理的战略意图……对于日本而言,是以‘接受永久放弃战争的和平主义(宪法第九条)换取‘象征天皇制的存续。”因此,天皇制存续与宪法和平主义原则应该说“本是同根生”,是融为一体的,这成为明仁从皇太子时代开始就一贯维护日本宪法和平主义原则的重要原因。战后初期日本统治层也认识到,“如果日本要维持天皇制且‘护持国体,就必须断然地放弃战争,并确立和平主义的新宪法”。因此,日本右翼分子企图背弃宪法和平主义原则,必将对战后至今日本以象征天皇制与和平主义相结合为核心的政治架构造成严重的挑战,从而破坏象征天皇制与宪法和平主义的“和谐共存”。平成30年安然度过,有力地回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频频挑战。

明仁天皇尊重中华文明对日本的影响。中华文明对日本的影响极其深远而广泛。直至今日,在日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依然留存着古代中华文明的印记。存留在日本社会和皇室中的中华文化传统在明仁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引起他对两千多年中日交往历史的珍视和敬重。这成为明仁在中日外交中发挥独特作用的一个根本动力。

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明仁对中国的访问有力地带动了中日关系的“升温”,对中日经济合作关系特别是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的发展起到一定促进作用。明仁天皇在中国领导人为他举行的欢迎晚宴上就日本侵华历史郑重表示:“在(中日)两国关系悠久的历史中,曾经有过一段我国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有专家认为,正是他的这番讲话使整个访华期间的气氛变得温暖。几天后,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在西安参观唐代寺院大慈恩寺时,西安西大门城墙台阶上站满了欢迎的群众;在上海,站在街道上的居民向明仁的车队挥手致意,微笑的天皇挥手回应,车速也按照他的要求放慢了。

从皇太子到继任天皇期间,明仁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历史曾多次表示“深刻反省”。在踏上中国土地的当晚,明仁发表了对过去战争表示悔恨的这番话,不应该被认为是为了在这次访华期间博得中国人民好感而“特制的礼物”。明仁天皇和皇后在中国所受到的欢迎,是战后日本任何一届领导人访华所未曾有过的,生动地体现了明仁天皇作为对华外交角色的独特性。

与中国科学家常年保持交流

明仁天皇对科学事业的热爱和执着,树立了作为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日本国家象征的天皇形象,显示了日本皇室作为世界历史上最古老的皇室在保持其文化传统的同时,又具备了与时俱进、紧跟科技全球化潮流的现代科学的另一面。二战后,日本把科技作为立国之本。在政治上的权能受到极大限制的明仁主动选择了自然科学作为他的终生爱好,亲力亲为地从事鱼类学研究,这也许纯粹是出于他作为不得干预政治的“自然人”的个人偏好,但客观上则显示出与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国家偏好的高度一致,反映了明仁作为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日本天皇,恰如其分地履行了自己的责任。总之,与时俱进的科学追求、亲身参与的科学实践、成绩卓著的科研成果、关注生态的环保意识,这就是明仁天皇的学者风范。也许社会大众看到的明仁天皇受制于日本的繁复礼教,总是显得很严肃,但在与明仁有接触和交流的科学家看来,明仁“平易近人”,“他会毫不介意地坐在你实验室的凳子上直接跟你聊天”,“他是一个特别放松的人。他不光自己很放松,也很会让他身边的人放松下来”。

1992年10月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访华期间,还特意访问了中国科学院,这并非是为了给访华日程“填空”,而是有两个特定原因。其一,天皇本人就是从事鱼类学研究的科学家;其二,明仁天皇与中国科学院以及中国相关科研机构和大学的科学家早有交往。明仁天皇到访中国科学院时说:“中国的科学技术在古代时就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日本长久以来学习了中国的科学技术,遗憾的是,到了近代,闭关自守的日中两国都曾比欧洲落后了几步。回顾科学发展的历史,我深深感到在探讨自然界真理的科学领域,各国学术界开展跨国界的交流非常重要,我本人在研究鱼类的过程中也深切体会到这一点。为了人类的将来,为了保护地球的良好环境,我衷心希望世界各国保持密切合作。我希望两国在这方面取得更多进展,为世界科学的发展做出贡献。”明仁天皇的这段话显示了他对科学事业的热爱,对中日科技交流合作的重视,对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关注,对古代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及其向日本传播的历史的理解和尊重。

1993年6月,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应邀担任在冲绳举行的国际科学讨论会的主席。抵达东京后第二天,周光召在赤坂御所与明仁天皇进行了约40分钟的交流。明仁说:“通过召开这样的会议来促进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和文化发展是很好的。冲绳古时称琉球,受中国文化影响很深。冲绳去年修复了毁于战火的首里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中日军的司令部就设在首里城的地下。冲绳岛的战斗以日军司令官的自杀而结束,但有1/3的岛民死于战争,这是日本在战争期间最大的一次牺牲。战争武器越发展,造成的损害也就越大。我希望不要再发生战争。”

明仁天皇经常关注中国的白鱀豚保护事业,在鱼类学及相关研究领域和中国科学家保持交流,是他与中国不断交往的主线,也成为他与海外人士进行真诚合作的故事之一。1986年明仁点名邀请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到其皇太子住所做学术报告。1996年国际水族馆大会在日本召开,明仁特意邀请了20多位国内外参会代表到皇宫进行交流,他和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专家刘仁俊的热烈对话,比其他国家代表与天皇交流的时间长了许多。

早在1979年明仁皇太子就收到厦门水产学院伍汉霖教授的来信,求教有关虾虎鱼研究中的问题。明仁在回信中表达了希望加强学术交流之意。1989年以来明仁天皇曾先后12次接见伍汉霖,还将伍教授的临时研究室设在自己的研究室隔壁。英国科学史家乔治·萨顿说:“科学就其本质而言是国际的,是不同种族的人共有的,因此它是使世界各民族人民联合起来的最强有力的结合物。”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明仁作为皇太子或天皇多次将中国科学家请进皇宫进行交流,既是为探讨科学问题,也是对中国科学家乃至中国人民怀有真诚善意的表现,显示了其积极利用科学,在“皇室外交”这个“受约束空间”中通过自然科学交流手段来开展国际交流,特别是以此来推进存在历史问题隔阂的中日人民友好关系的良苦用心。将中国科学家请进皇宫进行交流,是明仁非常独特的“皇室外交”创举,对促进中日关系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2019-10-28 14:10:52)

【延伸阅读】刘江永:日本皇室与中日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参考消息网特稿。

原标题《日本皇室与中日关系》,原文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2019年第5期(全文约3。0万字)。

【作者】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

参考消息网10月28日报道 2019年4月30日,年逾85岁的明仁天皇退位,改称“上皇”,美智子改称“上皇后”,5月1日,德仁即位,称为“上今天皇”,成为包括神话传说在内的第126代天皇,雅子妃成为皇后,日本进入令和时代。

日本天皇制的变迁与中日关系

日本古代史的记载主要源于中国的古籍。例如,汉代《史记》中记载秦朝的徐福东渡日本求仙而未归,被视为中日交往的历史发端。据日本最早的古代文献《古事记》记载,日本第一代天皇是神武天皇,但这实际上是神话传说。《古事记》记载的前33代天皇均无生辰年月和在位时间。自推古天皇(554—628年)起,日本天皇制的变迁可以说就是一部日本史的写照。中国文学家郭沫若曾把中日关系概括为“岁月两千玉帛,春秋八十干戈”。这种说法并无不可,但若笼统地把中日关系说成拥有两千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则不太恰当。从有记载的日本皇室变迁的角度看,中日交往大体经历了以下八个阶段:

一、中日正式交往与日本古代天皇制的形成期。这一时期大约100年,日本处于飞鸟时代(593—710年),正值中国隋唐时期。日本第一位女皇推古天皇的侄子圣德太子摄政。他根据儒学思想于603年制定“官位十二品”,604年颁布“宪法十七条”,提倡以和为贵。607年日本遣使小野妹子与隋朝建立关系。圣德太子去世后,日本通过“大化改新”,建立起古代天皇制和以天皇为中心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国家,“倭国”改称“日本”,首次使用年号“大化”。663年,日本支援百济攻打新罗,新罗向唐朝求援,中日围绕朝鲜爆发了白村江海战。这是中日首次交战,以唐朝和新罗联军获胜告终。

二、日本古代天皇制国家的兴盛与中日友好交流的繁荣期。这一时期大约持续了80多年,贯穿日本的奈良时代(710—794年),是历史上中日最友好的时期。这一时期是中国的盛唐时期,是唐代文化输入日本的鼎盛时期。当时,圣武天皇酷爱佛教、儒学。自630年至894年,日本共任命遣唐使19次,真正到达中国13次;日本遣唐留学生有26人,加上留学僧90人,共计116人。阿倍仲麻吕、鉴真等中日友好佳话传颂至今。

三、日本古代天皇制国家的衰落与中日官方交往的疏离期。这一时期大概持续了390年,中日双方和平相处,不即不离。日本进入平安时代(794—1185年),天皇大权开始旁落到藤原家族手中。其后,日本从模仿唐朝的律令政治转向武家政治,迁都平安(京都)。906年唐朝灭亡,代之而起的五代十国,与日本没有正式来往。

四、镰仓幕府掌权与中日对立期。这一时期大约120年,日本进入镰仓时代(1183—1333年)。1192年击败平氏的源赖朝迫使天皇封其为“征夷大将军”,在镰仓建立起幕府统治构架,天皇被架空。1271年元朝建立后,1274年发兵日本失败而归;1281年又派兵伐日,再遭惨败。其重要原因之一是两次均遭遇台风,日本称之为“神风”。

五、皇室衰落的战乱时代与中日从海禁到勘合贸易期。这一时期从1333年到1603年,其间中日两国不睦约70年,通过勘合贸易交往约140年。明太祖朱元璋于1369年遣杨载出使日本遭拒。其后倭寇不断骚扰中国沿海,明朝政府被迫实施海禁。1401年足利义满开始与明朝政府修好。明成祖同意中日开展“勘合贸易”。1404年至1547年,日本共派出17次勘合船队。后因日本国内矛盾上升及倭寇盛行而终止。

六、德川幕府统治与中日从交恶到恢复交往期。这一时期大约270年,中日交恶约50年,恢复交往约220年。丰臣秀吉1590年统一全日本。1592年和1596年,丰臣秀吉两度率军侵朝,欲占中国,结果兵败病故。其后,德川家康于1603年迁都江户(东京),建立德川幕府,天皇被架空。1609年萨摩藩入侵琉球国。日本国内稳定后,中日重开交往。1654年,中国福清万福寺大和尚隐元应邀赴日,其传授黄檗文化,对日本产生了深远影响。

七、日本近代天皇制与军国主义统治下的中日战乱期。德川幕府垮台后,1868年日本确立了以明治天皇为中心的君主立宪制。1871年中日刚签署《中日修好条规》,翌年日本便开始侵吞琉球国。1889年日本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之。……天皇统帅陆海军。”从1874年首次入侵台湾到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几乎每隔十年日本就发动或参与一场对外战争。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嘉仁天皇即位,日本进入大正时代。1914年日本企图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取代德国占领山东半岛;1915年大隈重信内阁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1926年大正天皇去世后,裕仁天皇即位,日本进入昭和时代,建立起以天皇为核心的军人法西斯统治,迅速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直至1945年战败投降。战后美国为有效控制日本而采取了庇护政策,才未深究天皇责任。

八、二战后日本象征天皇制与中日和平期。二战后日本天皇制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天皇作为虚位元首不掌实权。1947年5月3日生效的《日本国宪法》规定,天皇是日本国和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战后的《日本国宪法》不仅在客观上挽救了因侵略战争惨败而濒临崩溃的天皇制,而且使日本极右势力企图再度利用天皇制复活军国主义成为幻想和泡影。

从邓小平与裕仁天皇的握手到明仁天皇访华

二战后,裕仁天皇没能实现访华。1975年9月,裕仁天皇曾表示,日中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后,若有机会访华将很高兴,但此事应由日本政府决定。1978年8月12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同年10月23日邓小平副总理访日,出席互换和约批准书仪式。中国领导人历史上首次与日本天皇会面。裕仁天皇表示:“在日中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其间发生过不幸的事情,但正如您所说,那已成为过去。今后两国要永远友好下去。”

1989年1月8日,明仁继承皇位,定年号为“平成”,并决心要做致力于和平的天皇。早在1973年7月,明仁作为皇太子就曾向中国驻日大使陈楚表示:日中两国有悠久的文化交流历史,曾经一段时间里,日本对中国做了非常有愧的事情,希望两国永远友好下去。在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下,1992年10月23日至28日,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访问中国。明仁天皇在欢迎晚宴上的致辞中提及历史问题时表示:“在两国关系悠久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我国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灾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战争结束后,我国国民基于不再重演这种战争的深刻反省,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和平国家的道路。希望日中两国的良好关系进一步发展为不可动摇的关系。”这次访问开创了有史以来日本天皇、皇后访问中国的先河,意义十分重大。

然而,天皇访华后的中日关系并未像许多人预期的那样向良好稳定的方向发展。主要是中日之间的历史认识矛盾、台湾问题及钓鱼岛主权归属认知争议等相互关联的结构性矛盾,再次严重影响了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其重要的国际背景是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苏联解体,这导致日本国内政治力量对比的结构发生根本变化。日本右翼势力在政界失去制约,使日本政治右倾化抬头,原有矛盾再度集中爆发,影响了中日关系健康发展。

德仁天皇对中国充满善意与好感

德仁天皇1960年2月23日出生。2015年德仁在他55岁生那天时表示,在战争记忆逐渐淡去的今天,谦逊地回顾过去,向对战争没有直接认识的下一代正确传递悲惨经历和日本走过的历史道路,十分重要。同年5月,他指出:“日本战后正是因为以和平宪法为‘基石,重建国家,才享受着和平与繁荣。我希望,战后70年成为把和平的珍贵铭记于心,重申我们和平信念的机会。”2019年8月15日,德仁作为天皇首次表示,在此回顾历史,“深刻反省”的同时,殷切期盼战争灾难不再上演。

未来三年,中日关系改善与发展将迎来新机遇。2020年日本将主办东京奥运会,202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明仁天皇访华30周年。届时,将举行北京冬季奥运会、杭州亚运会。中日可以通过多样化的纪念活动和友好交流,促进两国关系健康发展。与此同时,中日还存在一些矛盾和问题需要通过对话、沟通得到缓解和解决。防止这些结构性矛盾引发不测事态或激起民族情绪的对立,是中日危机管控的当务之急;跨越结构性矛盾的干扰,就生态环境、防灾减灾、医疗养老、经贸合作等进行务实合作,是中日两国的明智选择;努力扭转中日两国民间感情改善的不对称性和两国人员往来的不平衡性,是中日关系进一步改善面临的现实问题。关于未来中日关系的前景如何,日本能否在《日本国宪法》下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

(2019-10-28 14:06:00)

【延伸阅读】外媒关注中日八年来首次海上联训:折射两国关系升温

参考消息网10月26日报道 外媒称,上周,日本海上自卫队和中国海军进行了海上联合训练,这是八年来的第一次。

据美国《星条旗报》网站10月23日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发表声明称,这次为期一天的行动是在日本关东地区以南海域举行的一次“友好训练”。东京和横须贺海军基地就位于关东地区。

声明称,日本海上自卫队“五月雨”号护卫舰和中国海军太原舰10月16日进行了无线电使用等通信训练。

声明称,日本海上自卫队希望通过此次演习提高战术技能,加强合作,增进与中国军方的相互了解。

据报道,太原舰10月10日抵达日本港口城市横须贺,原计划参加日本于10月14日举行的国际舰队阅舰式。然而,在台风“海贝思”给日本中部造成破坏和严重洪灾后,日方取消了这一活动。

日本海上自卫队发言人说,上周是两国第三次进行联合训练。上一次联合训练是2011年在中国青岛附近海域举行的。

根据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声明,它在过去一周还与多个访日参加国际舰队阅舰式的国家一同进行了其他训练。

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教授斯蒂芬·纳吉说:“你必须从实质出发看待合作。这并不是一次联合军事行动。”

他说,这次训练应该有助于在危机期间进行沟通,但并不代表军事伙伴关系。

另据《日本时报》网站10月24日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一份声明中称,其与中国海军举行了八年来的首次“友好训练”。

日本“五月雨”号驱逐舰与中国海军太原舰10月16日在关东地区南部海域举行了通信训练。此次训练正值这两个亚洲大国的关系升温之际。据报道,这是两国军队举行的第三次联合训练。

报道称,此次友好训练被广泛视为两国旨在恢复防务交流的最新努力。

10月16日,在日本东京晴海码头,人们欢送中国海军太原舰。新华社记者 马曹冉 摄

(2019-10-26 09:39:09)

【延伸阅读】日媒:王岐山访问促中日关系回正轨

参考消息网10月24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0月23日上午在东京元赤坂的迎宾馆,与前来日本参加10月22日德仁天皇“即位礼正殿之仪”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举行了会谈。双方就日中合作关系进行了磋商,确认促进日中关系稳定发展。

据《日本经济新闻》10月23日报道,为出席22日举行的“即位礼正殿之仪”,多国首脑和阁僚级人士云集日本。安倍晋三首相在庆典举行的同时,连日来忙于进行“马拉松式的双边会谈”,仅在21日就接待了23位外国政要,22日又与4位嘉宾会晤。派什么人出席典礼也体现出不同国家与日本的关系,中国此次派出的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出席仪式的嘉宾来自19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联合国、欧盟、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均派代表参加。而1990年11月的平成即位礼约有16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派员出席。

到场嘉宾的身份也能反映出日本与各国的关系以及当前的国际局势。

报道称,中国派出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赴日,规格明显高于1990年的平成即位礼。日本政府关系人士将此解读为中方对日中关系的重视。王岐山22日与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在财务省举行会谈,围绕今后的经济合作交换了意见。

此外,据共同社10月22日报道,为出席日本天皇“即位礼正殿之仪”访日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2日与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东京都内的酒店举行会谈,就促进日中两国交流达成了重要共识。

福田在会谈后接受媒体采访称,即位仪式受到了中国仪式的影响。他透露在会谈上,对于“希望创造旨在让众多国民参与并相互加深了解的机会”的想法,王岐山给予了赞同。

(2019-10-24 12:09:26)


金沙彩票计划群 彩788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走势 状元彩票计划群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大无限彩票计划群 贵州快3代理 河北11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5开奖 平安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