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发展趋势与影响分析

2019-08-09 06:08:59 经营者 2019年12期

王英华

摘 要 2008年爆发了金融危机。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态势下,一系列关于先行金融工具会计准则(IAS39)顺周期现象等问题接二连三地暴露出来。当今世界,我国会计准则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在不断地靠近乃至全面趋同。我国依据本国金融行业的实际情况,以新政策的规定为前提,制定出适应本国国情的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笔者立足于政策本身,多角度全方位聚焦上市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对新政策实际施行效果进行科学层面的分析。

关键词 分类与计量 减值方法 新政策 上市企业

一、引言

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下,各利益集体更关注之前的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存在的漏洞。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在各方压力下,举行会议进行考量和决议。经过漫长的讨论,新的准则将通过三个阶段持续性的工作:金融工具的分类与计量、减值方法以及套期会计,对IAS39进行相应的修订。能否借助调整的新政策,解决金融风暴下先行金融工具会计准则暴露出的问题?投入使用的新政策能否经得起现实的考量?一场关于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发展趋势和影响的讨论引起了各方利益集团的高度关注。

二、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的历史和现状

从可操作性的层面上看,新政策按照预期的程度缓解了之前存在的金融资产计量不一致的弊端。同样,新政策的各项标准准则仍然不可避免地需要继续完善。比如操作环节中可以自行增加调节利润的空间,操作的自由度有利有弊,在不同案例中难以权衡。还有难以估量的无报价权益工具,这点值得研究者持续关注。[1]与此同时,嵌入衍生工具后的相关计量工作,其复杂性会不可避免地增加,具体操作方式值得商榷。金融资产的投资者们、活跃其中的中介机构以及监管机构三方统筹规划等都表达出金融工具会计准则亟须进行有效改革。原有的金融预期损失模型显然无法解决缺乏充足理论依据这一问题。金融预期损失模型,基于现实层面,其可操作性是短板。施行的新政策有针对性地缓解了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现行的问题,如分类的原则以及方法在极大程度上得到了合理范围内的简化。

基于现实层面,新政策应该落实于实务上的可操作性,只有这样现行金融工具存在的问题才能由理论过渡到实践,从而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新形势下,我国会计准则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持续不断地趋向统一。涉及现行金融工具会计准则中的基本问题,则需要根据随时变动的市场进行多次的深度分析,研究者们试图在变量中寻找可实体操作的规律。其中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问题是,作为目前评估金融工具价值主要方法的公允价值,具有难以解决的“顺周期”等问题。公允价值一时之间成为全球专家讨论的焦点,越来越多的专家领导对这个不可忽视的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讨论研究。

在新环境背景下,金融资产的分类标准界定还存在不明确、模糊不清、操作性差的现实性问题。经过改革后的新政策并没有改变公允价值估值困难这一问题。对于金融资产估值依旧使用实际损失法,其结果不一定能反映资产的真实性。实际损失法带有严重的滞后性。[2]与此同时,金融工具计量的相关企业从业者对盈余管理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也亟须解决。专家领导们针对一些诸如金融资产分类、计量以及减值的方式提炼出的一些主要观点,也值得研究者深入研究。

三、现有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在新政策下比较与效果的分析

(一)金融工具会计新旧分类变化和效果的分析

为了适应协调新的金融经济形势,IFRS9对金融资产分类和计量的规定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它进一步评估总结了预期损失模型的主要特征,IFRS9将预期损失模型与已发生损失模型之间进行了多维度区别分析。

IASB对金融工具进行了阶段性的改革,它用三分类法替代现有的四分类法。我国一直以来持有这样的观点:三分类法和四分类法在实际操作上没有过多差异性。基于这个前提,我国金融体系是可以适应三分类法的。与此同时,美国一贯主张金融上的创新,对金融资产全面采用公允价值计量的方式是美国的主张与做法。[3]由于国情不同,美方提出全球范围内采取全面公允价值计量的操作体系。基于我国稳定金融市场的要求,绝对的全面推行公允价值计量的体系是不适合本国企业的持续稳定发展的。

(二)金融工具会计计量在新规定下变化及效果的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IFRS9创新性地引入了其他综合收益,它要求金融资产公允价值计量及其变动需要计入其他综合收益。与此同时,处于处置状态已经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那一部分不可以转回。基于我国实际情况,我国金融专家并不赞成综合收益的部分不允许转回这种损害企业利益的做法。

以目前我国上市的企业为例,通过例子可以清楚了解不同的计量模式和减值方法的转变对我国上市金融企业带来的不同影响。

案例一:FVTOCI分为权益类及债务类资产,两种计量方式存在差异。

如果100万元自营购入股票可以分类为FVTOCI,累计浮盈10万元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在终止确认时以市场价110万元抛售,那么10万元只能算进权益,10万元无法转进损益表。

假如100万元自营购入的债券通过了例行的双重测试,分类为FVTOCI,累计浮盈10万元依旧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终止确认的时候以市场价110万元进入市场,那么10万元还可以转进损益表。

(三)上市企业面对新政策的改变与影响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预期损失模型是新政策进一步提出的一个新减值模式。根据原有的操作情况来看,预期损失模式在经济学理论上存在前后冲突的问题。[4]首先,对企业管理阶层人员来说,预期损失模式在实务上可操作性较弱。金融监管和会计准则还是没有分离开来,而我国历来认为两者一定需要分离开来。

结合上述分析和案例呈现,我国上市企业现在对于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的条例依赖性是高于国际水平的。国内与国际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在长远性方面的步伐一致,这点毋庸置疑。我国金融工具会计准则更应该坚持严格的可控性以及可操作性。新政策下,金融工具计量的相关企业在改变管理金融资产的业务模式的时候,灵活度更高。政策规定三类金融资产之间是可以进行重分类的。企业管理层需要将本企业投资组合进一步细化成一个个更为精确的分子组合,经过细化的投资组合能够更好地反映本企业的业务模式,有利于企业发展。

四、结语

国内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的深化修订是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需要研究者们进行持续的实践与观察。我国金融经济环境中的多种变量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庞大的数据支持,引进算法对准则的制定是否有益仍需考量。基于國内经济结构与产业类型,我国上市企业(尤其是金融上市企业)需要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因地制宜地调节。基于国际化的视角,立足于本国的经济现实,这样多重考量下的金融工作会计准则才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最佳路径。

(作者单位为广西凤糖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参考文献

[1] 成丽莉,曹国俊,唐家艺.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实施初期影响显著——基于上市金融企业2018年上半年报数据[J].金融会计,2018(10):20-28.

[2] 孟庆彬.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的主要变化及影响[J].现代金融,2018(07):39-41.

[3] 戴宁.宏观经济金融化背景下的金融工具会计准则[J].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8):176-177.

[4] 王金莲.金融工具国际会计准则在我国企业中的执行问题研究[J].中国国际财经(中英文),2018(7).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千旺彩票计划群 福建11选5 7070彩票计划群 拉菲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app 大象彩票计划群 必发彩票开户 pk10怎么玩 极速赛车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