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领域结构转型中的音乐流变

2019-08-09 07:43:03 戏剧之家2019年20期

阎艺方

【摘 要】《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是德国哲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于1962年出版的重要著作,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产生使得18世纪的音乐导向积极的发展方向,它使音乐成长于一个健康的、开放的氛围,在符合民众的审美趣味的同时又富有精神内涵和价值。

【关键词】公共领域;音乐风格;资产阶级

中图分类号:J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20-0057-01

代表型公共领域的产生与封建君主专制密切相关,君主根据等级制度将领土层层分封,每个领主有着对于自己封地内人、物的管辖权。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权力的主体迫切需要一些代表性符号来显示自己的权力,以显示他们与普通民众的区别。权力通过外化形成了一种权力符号,“他们在民众面前所代表的是其所有权”,穿戴华丽、仪表精致得人往往大权在握。

代表型公共领域内的艺术往往也摆脱不了这种社会功能的束缚,“音乐是一种权利的仪式的工具”,它是权力展示的一个手段,甚至就是权力本身的组成部分,加之那个时候的普通民众并不能负担起音乐,这就使得具有代表功能的音乐自上而下成为那个时代的主流。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从巴洛克晚期到古典主义时期之前的音乐精致、富有装饰性的特点。音乐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展示,是区分上层社会贵族与平民的工具,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严格意义上来讲,代表型公共领域形成于路易十四的时代,路易十四将各领主、贵族留在宫中,将政权、军权全部集中起来。这就有了公共和私人之分,各诸侯的管辖内的领地、人、事物不再是其私有财产,出现了真正意义上公共领域。“代表型音乐风格”在15世纪勃艮第宫廷中就已成熟,但并没有泛化成一种时代风格,而后经过发展演化,到巴洛克时期已十分明显,从巴洛克音乐偏好装饰性、宏大的风格中就可以看出。18世纪随着宗教的没落、君主专制逐渐达到鼎盛,这种具有装饰性、雅致的音乐风格渐渐成为主流,摇身一变成为那个时代精神风貌的代表。

在路易十四的影响下,封建等级特权逐渐被取缔,公共与私人的分化日益明显。集权政策在保证了大权不会旁落的同时,也导致了君主的个人财产与公共财政的分离,代表型公共领域萎缩,公共领域的重心也由宫廷渐渐外延,“随着现代国家机器越来越独立于君主政体的个人领域,上层世界自身也在不断摆脱宫廷,在城市里构成了一种平衡势力”,公共权力领域由此產生。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在国家与社会之间进行调节,在产生政治功能之前,它一直是作为文学公共领域存在的(此处文学泛指文化),对那个时代的文学和艺术有很大影响。代表型公共领域音乐中首当其冲的应是巴洛克晚期的音乐,以吕利的芭蕾歌剧最为典型,歌剧中神话人物所代表的是国王,歌剧的所有不切实际的奢华、风格的宏大只是为了彰显王权。

路易十四晚期时的宫廷社交已经开始走了下坡路。随着宫廷的衰落,城市接着承担了宫廷的文化功能。最早的华丽的室内沙龙是模仿宫廷出现的,沙龙中的贵族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境界,有资料显示贵族对于君主是“憎恨”的,此时的贵族脱离了宫廷“权力表演”的束缚,本身又被剥夺了实权,置身于沙龙这么一个各个阶层理应平等存在的环境,本身不需要再代表君王,在音乐导向上便撇去了种种代表君主、权力等宏大壮丽的元素。但是身为贵族的他们自认为即使没有实权其血统也高人一等,本身不愿意放弃这种高贵,瞧不起平民和新兴资产阶级,所以在艺术上往往表现为一方面强调自己高贵身份,以区分于平民和资产阶级,另一方面又不像处于代表型公共领域中那般需要代表君主或权力。与代表型公共领域时期相比,此时的音乐中所有宏大、壮丽的因素消失,留存下来的只是他们的贵族身份和天生的优越感。

随着中产阶级财富的累积,想通过沙龙社交融入上层社会的人也越来越多,初期的沙龙中尽管有足够数量的平民音乐家和财力丰厚的资产阶级,音乐风格却还保持着贵族风味,原因在于中产阶级的财力达到一定程度时,贵族无可取代的身份地位使他们困扰,他们不断通过向贵族的生活方式靠拢、迎合贵族的趣味来使自己更像贵族,在音乐取向上逐渐达成共识。

而后随着社会发展,贵族与资产阶级逐渐融合,一方面,贵族与中产阶级的联姻使得两者各取所需;另一方面,堕落的社会风气使官爵买卖成为可能,“富有的商人通常在第三代取得贵族称号”。此时, “贵族以及正在和他们同化的银行家和官僚等杰出市民阶层同知识分子可以说是平等相遇,新的思想不断在传播。”沙龙不再像初期一样以旧贵族的思想为主导,甚至贵族比资产阶级更能接受和推广新的思维方式。沙龙中的音乐也在悄然发生改变,音乐变成可供讨论的形式,音乐的好坏需要根据沙龙公众的趣味来决定。18世纪的艺术批评就产生于这种氛围下,它代表的是有评判能力的业余爱好者,“他们是公众的代言人,同时又把自己当做公众的教育者”,由此,音乐风格开始逐渐从贵族趣味转变为以资产阶级大众趣味为主导,这一转变为古典主义时期“音乐经典”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参考文献:

[1]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

[2]爱德华·福克斯.欧洲风化史[M].海豚出版社.

[3]伊沃·苏皮契奇。社会中的音乐[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05。

 爱投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有什么规律吗 极速赛车app下载 极速赛车有那些风险 大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印象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不是假的 极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上海11选5计划